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沉&泽/
    洗澡洗澡洗澡。

     厨房里,易沉沉在忙着脸红;浴室里,安泽则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半捂着脸。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心跳一直很快,是在敲门等待自家女友开门时,还是进门了之后?

     “出息啊...哥们你出息点。”

     安泽一手撑着腰,看到镜子里自己止不住上扬的嘴角,捂脸无奈地对自己说。又不是没恋爱过,怎么现在就这么像初丁?

     他抚了抚胸口,均匀呼吸好让自己淡定下来。转身,目光落在挂钩上的蓝色毛巾上,他眨眨眼,伸手把毛巾拿下来。

     是很新的毛巾,两条,一条横格纹一条竖线纹,很容易区分开。

     应该是一条擦身体,另一条擦头发用。

     他用手捏了捏,感觉毛巾很松软,想必吸水性也会不错。就这,安泽也联想到“沉沉是很会过日子的女生”,又笑了起来。

     再看到一个挂钩上挂着同款的旧毛巾,不过是嫩黄色的。这就应该是易沉沉的毛巾了。安泽抿着笑意,又把放在架子上的衣服拿了下来。是易沉沉刚才放上来的。

     是一套篮球服诶......他拿起来看了下,又在身上比了比,好像不是新的?

     安泽有的疑惑,挠挠耳朵把衣服折了一折放回去。随手挑开沐浴器开关,被冷水水流冲了一下背,再站着等着水慢慢变热。一手撑在边上的扶杆,安泽舒服地吐了口气,背上紧着的肌肉慢慢放松。

     “沉沉?”

     “......”

     “沉沉?”

     “唔?”

     易沉沉正在厨房里做菜,因为抽油烟机开着,一时没听到安泽叫她。第二声总算听到了,拿着菜铲就出来了。

     “怎么啦?”她小碎步跑到干湿区,偏着耳朵站到浴室门口。

     里面的水流声停住。

     “沉沉,你沐浴露是哪一瓶?”安泽在里面问:“蓝色的还是绿色的?这个小瓶子的好像也是......”

     “都可以用,只是因为味道不一样所以都买了。”

     易沉沉回答:“旁边架子的洗发水也是,只是味道不一样而已。”

     “噢。”

     安泽应了一声,隔着磨砂玻璃看着外面易沉沉的影子。即使知道她看不见他,这时他也有点不好意思地往里面站了站。

     “那你用的是哪一个?”

     我要和你用一样的。

     “噗,你凭意念感觉一下吧。”

     “qaq哦。”

     “舒服地洗干净出来吧,我做饭去啦。”

     “好。”

     安泽拿手抹了把脸,看着架子上排排坐的沐浴露们,陷入了沉思。

     片刻之后,安泽洗完澡。出来前他把自己微湿的头发抓成了凌乱感,再对着镜子摆了几个表情,方才装作若无其事地出来。易沉沉这时候还在厨房里,他蹑手蹑脚地走进,一手抓着肩头的毛巾,微倚在门边。

     “沉沉。”

     安泽故意压低声音:“我洗完了。”

     啊呀...这菜怎么这么香啊。他顿时觉得好饿。

     但是还要保持住刚出浴微懒的样貌!

     “唔?好。”

     易沉沉正在把用完的菜板洗干净,单手提着从水龙头下冲过,沥了沥放在旁边架子上。转身,被这个洗干净的美人晃了下眼。

     _(:3」∠)_不愧是...安泽。

     安泽没有错过自家女友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艳,心里暗暗有点满意。从前总是被人说好看,他一度有了反向心理,觉得男人好看会削弱气场,所以对自己颜值没有太大重视,只是因为做演员于是很重视保养。现在觉得,长得好看还是非常有优势的一点。

     “咳。”

     迎着易沉沉的眼神,他很谦虚低了点头,等着她夸他。

     没想到易沉沉一步凑上来,他下意识往门板上缩了缩,屏住呼吸。

     “唔......”

     安泽稍微睁圆眼,看着易沉沉皱了皱鼻子,在他身上闻了一下。轰——脑袋有点空白。

     “阿泽现在闻起来像只大猕猴桃。”易沉沉抬脸一笑。她当然察觉到了安泽在她凑近时的惊讶,但正如他下意识后缩一样,她欺身而上也是下意识动作。

     不是平时的易沉沉会做的事。但做了的话,感觉...不错的。

     赶在脸上热度升起来之前,易沉沉努力崩住淡然表情,把安泽推出门外:“快去吹头发啦。在洗手台下的柜子里有吹风机,吹干净再坐着。”

     “诶?嗯——”

     还没回过神来的安泽狂跳的胸口被推远。

     易沉沉:“呼......”

     又过了一会儿,终于可以吃饭了。穿着篮球服的安泽吹干了头发,顺毛的样子看起来很居家。易沉沉则穿着宽松的t恤,素颜扎着小辫,看起来显得年纪也小。

     “我来。”

     “这个我来。”

     “哎呀,汤我来拿。”

     虽然是安泽帮忙拿菜,但易沉沉也不是完全空着手,也会拿一下碗筷和杯子。但安泽速度比他快,往桌上放完一道菜就赶紧回身把易沉沉手上的东西接过来。

     两次之后,易沉沉哭笑不得:“哎呀!”

     安泽顺手接过她手里的冷水壶,往前一步让她撞到自己怀里,空着的手再把她揽住,脸上全是笑:“吃饭啦吃饭啦。”

     揽住的时候顺手揉头。

     易沉沉无奈看了他一眼,但嘴角的勾上去的弧度怎么放不下来。

     “吃吧。”两人坐下来之后,易沉沉倒了两杯水,一杯给安泽,一杯给自己。

     “好!”

     就等这一刻了。安泽响亮地答应,刚拿起筷子,又突然想到什么,一拍脑袋。易沉沉有点疑惑,不过没等她问,安泽就起身到旁边去把沙发上的手机拿了起来。

     “第一次吃沉沉做的饭,我要拍个照留念一下。”

     安泽解释,拿起了手机。

     “好呀。”易沉沉挺高兴的,把桌上的菜再仔细地摆了摆。她这张桌子是很简单的宜家风原色木桌,长形,大概适合两人吃饭的大小。因为喜欢这类简约自然的风格,易沉沉又去配了一套瓷制餐具,底色的蓝白条纹的那种。

     现在拍起来,正好看。

     “可以了吗?”

     “嗯!”

     安泽想象着自己是摄像师,把手机举出了单反的效果,仔仔细细地把食物来回拍了一张。再给易沉沉看,她表示满意。

     安泽目光一转,又兴致勃勃地让易沉沉坐好。有了女朋友了,相册里自然要有女朋友的影子。于是让易沉沉撑着脑袋看镜头,一会儿让她装吃饭,拍了二十多张后,他心满意足地同易沉沉以菜为主景自拍了一张合照。

     “是用这张沉沉的照片做手机桌面好,还是用我们合照的这张好?”

     安泽叼着根糖醋排骨,把手机给易沉沉挑。

     “唔,合照的吧。”

     安泽拍照水准很不错,不用滤镜调就很有感觉。看到画面里的自己笑得甜甜,这让易沉沉有点不好意思。

     “哎,但是沉沉这张也很好啊。”

     安泽选择困难症了,犹豫着看着手机嚼下肉,把骨头吐出来:“那把这张单人照片做桌面,合照做屏保好了。”

     “噗。”

     易沉沉笑了笑:“诶。”

     “怎么?”

     “唔...感觉是读书时候的孩子才会做这样的事。”拿照片做手机桌面,他天天看着的话......她有点不好意思。

     “喜欢的事不分年龄,什么时候都可以做。”安泽抿着嘴笑着,眼睛弯弯,几下把屏保和桌面设好放到手跟前。“啊呜”扒了一大口饭进嘴里。

     “啊,不过.......”

     嘴上虽然有点推拒,但易沉沉心里还是涌上了甜意。不过才笑了一下,她经纪人的谨慎心又上来了。

     “照片容易被人看到的吧?如果做屏保和手机桌面的话?”

     现在还不是公开的时候啊。

     安泽一愣,伸向筷子的手顿了顿。不过也就一秒,他又准确地夹了一筷子菜青椒肉丝到碗里。

     有点不甘心地低头嘟囔:“那我走的时候再改......”

     “嗯。”

     两人很自然地把这个话题度过去,但多少还是有一点点小小的不高兴。易沉沉抬眸看了一眼自家男友,犹豫了一下,伸过手去摸了摸他放在桌上的手。

     安泽一愣,又笑起来。

     现在高兴了。

     再继续吃饭。不知道是饿了还是饭菜太好吃,安泽今天战斗力尤其强,吃了两大碗饭。自然而然地,菜也全部都吃光了。没有剩菜是好习惯,易沉沉很满意。安泽又主动去洗碗,半撒娇着让易沉沉给他系围裙。

     啧,这小男人。

     现在换易沉沉倚在门边监督他洗碗了。

     “沉沉要休假多少天?”

     “大概一个星期。阿泽呢?”

     “我休三天。之后还有工作要做。”

     安泽认认真真地用清洁球刷着碗,偏了偏头:“马上是时装周,之前没去,现在得去了。”

     “k家的?”

     “嗯。竺秋去吗?”

     “去。”

     易沉沉笑眯眯道。因为是北世娱乐老大的女儿,竺秋从不缺这类资源。之前竺秋觉得自己咖位小硬是不去,现在名声和口碑起来了,k家的秀便可以理直气壮地去看了。

     其实只要能拿到第一席座位,不管是否名气可以上都应该去。不过易沉沉理解和尊重竺秋的选择,便随她。

     “那正好。”

     安泽手上刷盘子更用力了:“我们又可以见面啦。”

     恋爱一个月,实际相处才五天...这一恋爱就异地的痛苦谁经历谁知道。

     想女朋友想得跟猫抓似的。

     “那趁这几天休息,我给你做点好吃的。把你喂胖再回去干活。”易沉沉抱着手臂笑。

     “好。”

     安泽把最后一个盘子刷完,冲干净沥在架子上。再仔细地把手套冲干净放好,回身张开手臂抱住易沉沉。

     “好。”他把她搂在怀里左右晃了晃,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

     当天晚上,安泽微博更新。

     [晚饭吃了玉米排骨汤,还有糖醋小排,很饱很满足。洗了猕猴桃味的澡,又舒服地看了电视,最后在阳台上吹了风。现在该说晚安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