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沉&锦
    “沉沉我可怎么办呐!!!”

     一进门,就看见一大坨粉色“东西”蹲在床上挠头发:“火鸡怎么来了啊啊啊啊!!!噩梦!噩梦!”

     “起来,别把头皮屑弄得一床。”

     易沉沉扶着墙把短靴脱下来,换上舒服的布拖鞋。趿着鞋子走到床前躺下,好整以暇地伸了个懒腰。

     其实接到电话的瞬间,我也吓了一跳我会说?

     “果然我那个噩梦成真了啊!!!果然梦不是反的都会成真!我梦到火鸡站在我面前!她就真的跨越千山万水来到我面前了!”

     竺秋抓狂地挠着脑袋,烦躁得不行:“我妈还真把她扔过来了!这可怎么办!又不能不甩她,可甩她我又烦!”

     “就放着吧。”

     易沉沉挠挠头发:“多大点事…今天看到她,好像…”

     “变聪明点了是不?”

     “….是。”

     -------------------

     易沉沉与陈锦的第一次相遇,实在不是什么美好的记忆。

     想起某人当时初见时红衣红发的搭配,易沉沉就恨不得把脑袋里的内存格式化一次。

     我最喜欢的红色,居然被穿成了这个德性。

     当年,易沉沉和竺秋21岁,陈锦20岁。

     这世界上,没有哪个人能真正自己同父异母的血缘妹妹能处理好关系的。竺秋自认为善良但不是圣母,所以对于这种“抢走了妈妈全部的爱”的存在,她心里又憋屈又羡慕。当易沉沉真的接触到竺秋的生活,同这个陈锦打了几次交道,才深深领会到没有这样陈锦这样的兄弟姐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刚才阿姨给我打电话叫我接她,这次是…”

     “刚才她也跟我打电话了。要我给她安排一个角色,哼。”

     听到易沉沉的问话,竺秋在床上翻了个身:“还真当我是大牌随便就能塞人进组?如果我今天演的还是我当年出道时候的那种小电视剧,单凭我的面子,说不定还真能给她加一个有几句话的配角。但这个剧是宁河导演说了算,哪怕我自己也是通过试镜进来的,连我爸的面子也只是能让我在这边过得好点。”

     从鼻子里“嗤”了一声,竺秋不知自己是什么心情,也不知是在说谁:“她还真是异想天开。”

     “行了,你就把她当成助理跟在身边,这几天我看着她,不会出什么幺蛾子的。”

     对于陈锦,易沉沉也很是头疼。两年前的陈锦看到自己就很不客气,而自己对她也很没眼缘。但毕竟是竺秋的血缘亲妹妹,易沉沉也不好表达出喜恶。但竺秋的妈是个神奇的人,一厢情愿地觉得毕竟是血亲,竺秋帮陈锦是应该的,她在背后使劲,竺秋碍于母亲的面子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唯一能有决定权的*oss一遇上竺秋母亲的事情就装死,所以之后,扮坏人的事情只有易沉沉来做。

     易沉沉叹了一口气:“希望她不会做出两年前,探班的时候直接找导演毛遂自荐演主角的戏码。”

     “还有一年前去试镜,被刷下来的时候搬出来我的名字那情况。”竺秋捂脸。

     “还有之前上选秀节目…那个拍得跟“人间真情”似的mv...我可从没打算要签她。”

     易沉沉看向竺秋,而后者想起那段回忆,愈发不堪回首:“我这是做了什么孽,有这样一个妹妹…”

     “哎。”

     看她现在的打扮和举止,好像聪明点了…是吧?

     -----------------------

     “沉沉姐,这边!”

     一看到易沉沉和竺秋过来,陈锦马上站起来朝两人招招手,指着桌子上的面点:“刚才赵哥说沉沉姐喜欢吃这个,所以我就多拿了点。呐,还有奶黄包。沉沉姐喜欢吃这个的吧?”

     “谢谢。”

     小方桌上是四个人的位置。竺秋肯定是不喜欢同陈锦坐一边的,于是易沉沉面色如常地坐下来在陈锦边上。把包随手放在身旁的位置上,伸手拿了一个馒头慢慢吃着。竺秋则是走到一边,自顾自地夹着喜欢吃的东西。

     然后两叠面点放在了易沉沉面前。易沉沉从善如流,几口把小馒头啃完,拈了一块黑米糕吃。陈锦见状一笑,也没有多说话,低头吃着自己的。

     “沉沉姐,我今天…”

     “沉沉姐,你看看这个。”

     陈锦正要说什么,剧组里的宣传小妹拿着平板电脑跑过来,弯腰站在易沉沉跟前,把平板递给她看。

     “沉沉姐,觉得这个怎么样?我们昨天晚上商量出来的宣传计划…”

     因为易沉沉是学新闻出身,在宣传这方面是把好手。而宣传的小妹刚好也是c大出来的,所以有什么好的宣传点子还会给易沉沉看看:“这几天《梓木传》的剧照出来了,看时间的话我们的档期应该会和他们对上,我想…”

     “拿过凳子,坐过来慢慢说。”

     易沉沉示意小宣传把凳子拖过来,自己往旁边挪了挪。宣传小妹“嘿嘿”一笑,动作麻利地从旁边的桌子边拖了张椅子过来,坐在易沉沉旁边,刚好把易沉沉和陈锦隔开。

     “我们的档期会和他们对上。对方的女主是另一个公司的新人,但是男主很厉害,是宋潜,就是活动去年百花奖提名的那个。他们和我们的宣传手法不一样,我们是除了剧照还有一开始必要的记者采访之外,基本上都没什么大的料往外抖了。但是他们是通过演员刷微博还有买热点的方法做宣传,最近也炒了下男女主的绯闻。我们现在打算这样…”

     易沉沉有一口没一口吃着早饭,听着小宣传的方案。而竺秋也坐在她旁边静静地吃着。陈锦仔细地听着小宣传的话,心里设想了好几个预案,把话头在舌尖上滚了滚,思考着怎么开口。

     但没等陈锦想好一个漂亮的开场白,小宣传就噼里啪啦把方案说完,易沉沉也没有什么异议拍了板。

     “那就按照你们的建议吧。拍照片什么的我们没有问题,微博互动也可以。”

     易沉沉听完,朝小宣传点点头:“预案已经做得很好了。只要不是炒绯闻,我们都能配合。”

     “谢谢师姐~那我去找老大汇报。”

     “嗯。”

     “吃完了吗?”易沉沉把最后一勺粥舀进嘴里,看向陈锦。

     “啊?”

     被易沉沉突然一问,陈锦有点意外:“吃完了。”

     “吃多一点,吃盒饭得等到上午戏拍完之后,饿了没有地方给你去买东西的。”

     “..哦。”

     虽然易沉沉好心建议,但陈锦并没有当一回事。面前的一叠馒头只动了两个。竺秋暗笑了一声,麻利地把碗里最后一点面条吃完:“走吧,工作去。”

     --------------

     “前辈,我来帮你拎东西。”

     “啊,前辈,这个灯光怎么打啊?反光板我来拿,我来拿。”

     “是啊,沉沉姐人真的特别特别好,很会照顾人的啊哈哈哈。”

     进组一会儿,陈锦就同剧组里的小群演聊上了。不时搭把手帮人举下反光板递一下工具什么的。虽说这种事情基本上都有人干,陈锦把活揽在自己身上反而会给对方添点麻烦。但碍于她是易沉沉带进组的,人长得也算好看,众人也接受了她的好意。

     虽然她这会儿表现不错,但两年前那杀马特造型以及“你们都不懂我”的中二语气依旧在易沉沉脑海之中挥之不去。立在旁边看了一会儿,易沉沉才稍微放心,掏出手机看着新闻。

     “那个女生是谁?”

     补妆的途中,安泽小声问赵楠。

     “不认识,昨天看到沉沉带进来的。”

     “那个是竺秋的妹妹。”

     正在给安泽化妆的化妆师笑着插嘴:“之前竺秋的一部戏也是我跟的组,那时候她也来过一次。”

     “哦。”安泽答应了一声。旁边的竺秋也正在补妆,听到他的问话,撇撇嘴。也没说什么,伸爪挠挠腿。

     “不要挠。”

     看到竺秋的动作,安泽下意识制止:“倒霉孩子,别手痒痒到处乱抓,痒了就轻轻地拍一下。”

     “可是真的很痒啊…”竺秋不情愿地把手收了回来:“都这么久了,骨头还没长好吗?”

     “伤筋动骨一百天。我以前刚出道拍戏的时候,不小心把手伤了。结果没养好,到现在雨天手腕都会阴阴地痛。”

     作为前辈,对象又是易沉沉的艺人,安泽很好心地开口建议:“越挠就会越痒的。今天好好拍,咱们争取早点收班,我请客喝汤去。”

     “好呀!”提到吃的,竺秋迅速有了动力:“那赶紧地拍,我们比比看谁ng少!”

     “输了的请客喝汤。”|

     “前辈,不是说你请吗?”竺秋表示你无赖可不行!

     “可是是你说的要比赛啊。既然上比赛,总得有彩头才有意思吧。”我就无赖了怎么滴?

     安泽笑着逗她:“今天的戏可不好拍,得拍雨里的戏,可别心疼你脸上的妆所以遮着脸啊。最难拍的雨戏拍完,估计凌晨还能赶去那家吃。”

     “才不会怕丑,绝对会全力以赴拍的!演员的基本素养这方面,我可是杠杠的!”竺秋举起大拇指。

     这边,两人笑闹着说着话。而旁边,易沉沉看到手机上的新闻,拧起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