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沉&泽
    虽然柳贺信誓旦旦地说自己记得路,但是众人还是绕了一个大弯才找到旋转木马的所在地。虽然绕了点冤枉路,但众人并没有表示不满。柳贺是因为有人陪坐心水已久的旋转木马而开心,赵楠因为不用坐摩天轮而庆幸。而一路上走在易沉沉旁边,不时低头同她讲上几句话,愉悦不已的安泽表示,再多走一会儿也没关系!

     虽然在四人的预想中,旋转木马这种经典游乐项目应该很受人欢迎。但奇怪的是,到了这才发现居然没什么人排队。走过空空的折形排队回廊,四人跟包场似的,承包了整个两层旋转木马。

     有上层,当然就不坐下层。虽然第二层也高,但看看三层楼左右的高度,而第二层明显比第一层更漂亮,赵楠还是在柳贺的话语中半推半就地走上去。

     兴高彩烈的柳贺拉着赵楠“噌噌”就上了二楼。安泽走在易沉沉后面,离她几个台阶,在她背后伸手虚护着她。易沉沉当然没回头也没看见他动作,提着裙子慢慢走上铁质台阶。

     “楠哥,骑这个马吧?”

     两人晚了一会儿才上去,就看见柳贺在极力向赵楠推荐一匹“马”。因为是在旋转台边缘的“马”,被跳楼机吓出阴影的赵楠犹豫了下还是拒绝了。

     “我坐这个车。”赵楠指了指靠旋转轴最中间的一个银色马车。

     “那我坐这个好了。”

     银色马车旁边有一辆由两匹‘马’拉着的白色马车,柳贺眼睛一亮,坐了上去:“这个马车挺好看的,以前骑惯‘马’,这次换坐马车玩玩。”

     易沉沉对旋转木马的热爱远远不及自家竹马柳贺。正打算随便找匹“马”坐一下,安泽却叫了她一声。

     “你今天穿着红色毛衣黑色鱼尾裙,坐这一匹比较配。”

     柳贺和赵楠坐在另一头,趁着易沉沉往远处看的空隙,安泽往前走了走,回头看果真看不到他们,这才满意。

     “这个木马很漂亮啊。”

     看着安泽身边那匹木马,易沉沉不由得走近。这确实是一匹称得上美的木马。银白色的马身,马头的鬃毛呈流线形,头顶还有一个角,像极了童话里的独角兽。

     只是有点高。虽然易沉沉长得很高挑又穿了小高跟,但穿着裙子也不方便一下子斜坐上去。

     “哪,影帝的手臂借你撑一下,不要太感动啊。”

     安泽开玩笑地伸出左手。虽然不大笃定易沉沉会伸手借力,甚至做好易沉沉会拒绝然后找一个马车坐着的心理准备,但当易沉沉真的伸手搭上他手腕时,他的心脏还是不由得漏了一拍。

     赶紧回神让易沉沉好好搭着自己的手腕。站在她身侧,安泽伸出右手虚护着她的肩膀。

     ““好了……啊!””

     虽然坐了上去,但毕竟是斜坐而木马背又很滑,易沉沉刚松了一口气就重心不稳往前倒去。

     “小心一点。”

     安泽一下子就被惊出一手冷汗。还好手一直护在她旁边,下意识扶住她的肩膀。等回过神来,给易沉沉搭手借力的左手已经被她紧紧抓住了手腕,而自己也牢牢反扣住她的手腕。

     “谢谢。”

     顺理成章地,安泽扶着易沉沉的肩膀让她坐稳。意识到自己握紧了他的手腕,易沉沉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迅速收回手,道了谢。安泽有点遗憾,但还是很自然地指了指木马身上连接顶上的杆子,让易沉沉拉稳。

     “请游客们坐好。”转盘边,工作人员喊了一声。

     “你坐哪?”

     因为要帮易沉沉坐上木马,安泽还没选自己要坐的。安泽往旁边扫了几眼,动作迅速地坐上易沉沉左侧先了一个身位的高头大马。

     “来不及选了。虽然想要找一匹你这样的独角,但这匹黑色大马也不错。”

     安泽拍了拍身下的“大黑马”,半转了身子朝她笑:“仔细看,这匹马除了没有角,和你的那匹独角马也挺像。”

     “是独角兽。”易沉沉也笑了起来。

     “叮叮叮叮叮叮--------”

     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转盘缓缓开始转动。木马也随着穿过马身的杆子一起一伏。

     “我知道,西方神话里代表纯洁的独角兽,只喜欢善良漂亮的女生。”

     安泽看着近在眼前的笑颜,勾勾唇:“其实就是一匹长得奇怪点的色马来着。我骑着黑马是不是很像王子?”

     “王子什么的,你穿着休闲装看不出来。”

     易沉沉被uc逗笑了,伸手指了指旁边:“要不你换前面那匹白马好了,比较能像御弟哥哥。”

     “别学新西游记里女儿国国王的调子啊。御弟哥哥什么的,听起来手指都要蜷缩起来了。”

     “哈哈。”

     第一轮很快就结束了。四人还有点意犹未尽。这时候已经快到五点十分,也许是游人们都去演出了,第一轮结束,依旧没人排队。于是在赵楠的感谢声中,工作人员爽快地按了开启按钮。

     易沉沉和安泽依旧坐在刚才的“骏马”身上,身后传来柳贺同赵楠大笑的声音。夜幕已渐渐暗下,突然,整座旋转木马全部亮起灯,霎时间灯火通明。处于木马之上惊喜的两人下意识看向对方,却在对上对方满是笑意的眼睛时,都不由的怔住了。

     安泽的心又漏跳了一拍,而易沉沉则是。

     “旋转木马很漂亮,但是也有一个说法,称之为‘绝望的爱情’。”

     看着安泽亮晶晶的眼睛,易沉沉有点慌张错开眼。又觉得欲盖弥彰,于是随意扯了一句话。

     不停地追逐前面的那人,爱却永远隔着那么一段距离,在疲于奔命中心化成灰。曾经,年少的易沉沉也喜欢坐梦幻美丽的旋转木马,但听了这句话之后,她心里对这个童话的载体有了隐隐的排斥心理。虽然因为竹马喜欢的缘故也会坐,但远远没有以前那么喜欢了。

     “是听了那个‘永远追不上爱人’的理论吧?”

     安泽回过身,一手牢牢拉住扶杆,半个身子往易沉沉那边探去,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

     “没有什么永远追不上这样的话。真心相爱,就算坐上木马,永远隔着一段距离追逐也没有关系。只要我伸出手握住你就可以了。”

     说着,他把右手伸向易沉沉,笑意满满地看她的眼睛。

     “没有什么追不追得上这种话。虽然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虽然在背后追逐也很难,但如果在前面,回身握住那人的手那就容易多了。只要你愿意。哪,易沉沉小姐……”

     易沉沉的心从他开口的那一瞬就不受控制地大力跳了起来。听着安泽低沉磁性的声音易沉沉觉得自己好像坐在棉花上。

     安泽看着易沉沉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的脸,声音愈加温柔,手指轻轻动了动。

     “我向你伸出手,你会接受我吗?”

     易沉沉看着他的眸子,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一下两下,三下。

     下意识地低头注视着眼前这只手。断掌,三条线清晰没有多少分叉。手指干净修长,袖口也很好地折着。

     她慢慢伸手,他愣住了,看着她的动作,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开始唱跳着狂喜。

     然后,涂着粉色指甲油的手指轻轻拍在他的手指间。来不及握住就马上收了回去。

     “哪个剧本里的台词,说得我都心动了。安影帝,不要对我演戏啊。”

     易沉沉伸手捋了捋刘海,眼睛看向远处笑了笑:“我没法回身握住,因为你现在坐在我前面。你回身握的话……我可没追你,你自己转过来的哦。”

     “我可没开玩笑,我从来都很认真。”

     安泽的手没有收回来,继续这么伸着手看她:“只要你握住我的手,我就敢……”

     “叮叮叮叮叮叮!!!”

     安泽的轻轻的声音被铃声盖过。旋转木马停了下来,两人瞬间回神。看着他不带玩笑的神情,真的,有那么一瞬间,易沉沉突然相信他是认真的。

     不可能吧,他可是安泽啊。

     在心里自嘲了刚才那几秒钟的心动,易沉沉把着扶杆,刚想往下跳,手腕却被已经跳下来的安泽按住了。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安泽递给她:“给我拍一张留念。”

     说着就重新跨坐上那匹黑马,探身伸出手,看着易沉沉,满眼都是笑。

     易沉沉握了握手心,里面有湿湿的汗。定了定神,选了一个最好的角度按下快门。

     “好了。”易沉沉把手机递给安泽。安泽跳下来,低下头,就着易沉沉的手看照片。距离好近,易沉沉都能听到他的呼吸声。

     “拍得真好。等等你别下来,我来给你拍一张。”

     不等易沉沉拒绝,安泽就从她手里抽出手机,并没有坐上马,而是站在马后。易沉沉有点僵硬,不知该马上跳下来还是先捂住脸。

     “沉沉,看我。”

     念出这个在心里早就说过多遍的名字,安泽镇定自若,语气极其自然。易沉沉有点惊讶,不自觉地睁大眼。

     好像被吓到…不过受到惊吓的样子好像小动物…

     安泽心里默默地想着,手下动作迅速,“咔咔”拍了两张。

     “来来,手这么举起来。”

     看易沉沉没有动作,安泽上前,拨了拨她的手臂:“嗯,这么举起来,对就这样。”

     易沉沉僵硬地由着她把自己的手举起来。

     “嗯,就是这个感觉。”

     安泽伸出右手,以自己视角的感觉拍下这张照片。

     “干嘛呢~快五点半了,我们赶紧地去看‘梦幻太极’!”

     不远处,已经和赵楠自拍完的柳贺朝这边喊了一声:“走啦走啦~再不走就看不到开头了!我们还得找一会儿路呢!”

     易沉沉这次反应过来,抓着扶杆赶紧跳下地。安泽正在看照片,下意识伸手护住。易沉沉侧头看了他一眼,闷头往前面走。

     “你们这两个小年轻啊~”

     站在一边管旋转木马开关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妈,有点富态的脸上笑呵呵的:“我在这边看了很久啦,一直没有说话,你们俩一过来就打断人家小俩口~”

     “阿姨你在说什么?”大妈口音有点重,小年轻两只表示听不懂。

     大妈不理他们。看着易沉沉在前面闷头走,而安泽看着手机笑呵呵地跟着,看完了全过程的大妈很开心地给他们把栅栏打开,给伪装好的安影帝一个“我看好你的眼神”:“‘暴雨山洪’在那个方向,这个时候进场估计场里没什么灯看不清,小伙子把你女朋友拉好哦。”

     这次几人都听懂了。安泽看了走在他前面两步的易沉沉,朝大妈灿烂一笑。柳贺倒是没想多,幸灾乐祸地朝自家青梅挤挤眼。而赵楠则是“卧槽易沉沉竟然不反驳安泽你速度太快了吧”的表情。

     不是易沉沉不反驳,是她觉得要是立马反驳…大妈也不会信的吧…

     算了,反正先走再说。

     几人下了楼梯,柳贺还同大妈招手告别。这次换安泽走在易沉沉前面,等到他下台阶的时候,易沉沉还一手提着裙子另一手微扶着栏杆。安泽看着她,从光影闪耀的阶梯上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迈下来。

     “沉沉。”

     易沉沉走到最后两级台阶,安泽突然出声,轻轻唤她。

     “嗯?”

     提着裙子,她站在两层台阶上,背后是闪着光的旋转木马:“怎么?”

     “慢一点,你穿着高跟鞋。”看到易沉沉望过来的眼神,安泽突然很想看看她穿上婚纱,站在台阶上等他的样子。

     “哦。”易沉沉低头,继续扶着栏杆慢步走下来。几步走到他跟前,不自觉地伸手捋了捋自己的刘海。

     “走吧,赵楠和柳贺在研究地图。”安泽指了指不远处正在讨论的两人。

     想到带路的会是柳贺这家伙,易沉沉压根儿就不对准点进场抱希望了:“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