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沉&肉呼呼
    从《龙帝惊临》的大殿里出来,重返阳光下,三人都觉得心情很好。当然了,易沉沉是因为看了这次特效觉得很新奇很有意思,而心情不错。另两人完全是被特效里飞来飞而去的箭矢,悬崖坠落,突然出来一个人头啃掉秦俑脑袋的画面而弄得人有点不好。而现在重新站回阳光下,安泽和赵楠才缓了一口气。

     慢慢走回拍摄地。长长的汉街里,剧组的人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竺秋正坐在一边,同几个群演聊着天,正巧易沉沉三人朝她走了过来。

     “沉沉~回来啦~”

     “嗯,回来了。”

     易沉沉双手抱在胸前,小心地踩过地上的线。看到换了一身襦裙的竺秋,易沉沉打量了下她的妆容,略满意地点点头。

     “怎么样易姐?我把你家竺秋打扮得多好看。”

     化妆师扶了扶竺秋头上的簪子,朝易沉沉邀功似的说着:“你上次给我说的花钿,喏,我给竺秋画上了,你看看。我选了好几个稿子才画这个的,漂亮吧?”

     “很漂亮。”易沉沉端详了下竺秋的脸,后者喜滋滋地仰着头让易沉沉看着,还时不时眨巴着眼睛。

     “辛苦了。”

     “哎呀,小事。刚才竺秋出来,宁导看了也觉得不错。你主意真多,有什么好点子再跟我说啊。”

     “是你画得好,我只是有想法说说而已。”易沉沉朝化妆师温和一笑:“小夏,辛苦了。”

     “没事。那我先去忙了。”

     “嗯。”易沉沉笑着挥挥手。

     “刚才你去哪了?”

     “到四海归一殿转了转。”

     易沉沉往竺秋旁边一站,一个群演很有眼力见地马上把放在另一头的易沉沉的椅子给搬了过来。易沉沉道了声谢,拢拢裙子坐了下来。把椅子上自己带的紫红色披肩搭在腿上,顺手给竺秋拢拢外套。

     “正巧碰上安泽和赵楠。散步到了《龙帝惊临》那个殿,工作人员刚上班,我就给你问了下什么时候开放游玩。你不是老说想看的那个么?”

     “什么时候开啊?”竺秋惊喜地睁大眼,拉着易沉沉的手摇晃着。

     “马上就开了,这几天还在测试。”

     想起刚才玩的那几分钟,易沉沉还有点不过瘾:“不过我们先去玩了一次。过几天带你去。”

     “好!”竺秋马上点头答应,杏仁眼里满满都是好奇:“好玩吗好玩吗?”

     “特效做得特别棒,你一定喜欢。”

     “收工就去玩!”

     “那人家就下班了。”

     “那现在就去!”

     “要工作!”

     竺秋习惯性地朝易沉沉撒着娇,易沉沉也习惯她这样装作无理取闹的撒娇。但这一幕落在旁人眼里,站在一旁被忽视得彻底的几个群演就不大舒服了。

     “沉沉你穿古装肯定好看,我跟你说…”

     “沉..易姐好,我是刚来剧组的。”

     竺秋正笑眯眯地同易沉沉说着什么,一个下巴尖尖的女孩站在两人面前,眼睛怯怯地看着易沉沉。可易沉沉看向她时,她又好像不好意思似的,把眼神收了收。

     “我也是K大的,比易姐你小两届。我叫向岑想。”

     “嗯。”易沉沉看着她,应了一声。

     “我今年刚毕业…啊,忘了说我也是表演系的。以后在剧组里,有什么不足还请易姐多多指点我。”

     竺秋握着易沉沉的手,悄悄地用手指挠了几下她的手心。易沉沉不动声色地紧了紧手指,示意她别动。

     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易沉沉眼睛上下扫了面前这女生一遍。不算高,目测身高1米64.身材偏瘦,肢体动作上看,应该有学跳舞。再看站着的略八字的脚和习惯性挺直的背,应该学的是芭蕾。再看脸,下巴尖尖的,嘴唇略厚。眼睛细长双眼皮略深,倒是近几年偶像剧里比较受欢迎的脸。

     看着易沉沉在看自己,女孩的背更挺直了几分:“我叫向岑想,岑是山今岑,想是思想的想…”

     科班出身,也许有点小后台但不算强,交际能力不错,有点小聪明。学生时代想必比较受老师男生喜欢。这么早还自己化了妆来,对演戏方面有那么点野心。

     凭着自己做了两年经纪人把竺秋推红的能力,易沉沉迅速分析了一遍眼前的女孩,然后抬头看她。

     “演戏的话,多在剧组里看看别人怎么演,自己也能好好摸索。”

     向岑想眼睛一亮,正要说话,易沉沉却转脸看向正在看热闹的竺秋。

     “要对词吗?”

     “要!”

     竺秋笑眯眯地把放在一旁的包拿过来,拿出两本剧本,把其中一本递给易沉沉。

     无视身前女生的眼神,易沉沉翻开那本画好了停练重音的剧本,认真地同竺秋对着词。

     ---------------

     “要是我有易沉沉那样的经纪人,我早就红了。”

     易沉沉正打算推开门,一个女生的声音传来。

     “就是..竺秋又胖演技又一般,除了撒娇什么都不会。”

     易沉沉伸手搔了搔头,轻笑一声,靠在卫生间隔间的门边。

     另一个女生含酸拈醋地说着,拍了拍旁边女生的肩膀,捏着嗓子学着竺秋平日说话的调子:“沉沉~”

     “干嘛。”另一个女生也学着易沉沉平时说话的语气。

     “沉沉,我想要再吃点嘛..就一点~好不好~”

     “不好。”

     “沉沉,人家要你喂嘛~你喂的才好吃~”

     “噗哈哈哈~”两女生大笑着锤着对方。

     “不过啊,要想让易沉沉签你做经纪人..哈,你还不如直接去想别的路子比较快。”

     “为什么啊?”

     “嘁..她们俩是LES啊..易沉沉怎么可能会签别人。”

     “不会吧!!!”

     听到另一女生惊讶之下劈了音,易沉沉摸着下巴笑了笑。

     又是这话啊,我都听厌了,来点新鲜点的料给我调调口味啊。

     “这在圈子里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你新来的不知道,我告诉你吧,上次那谁,就看见她俩在一起亲了…”

     “不会吧!!!”

     “哎呀真的!她说的还会有假!”女生很笃定地说。

     说得好像你亲眼看见似的。易沉沉换了个姿势,低头理着袖子,微眯着眼睛。

     “她们俩吃住都在一块,你不住酒店不知道,这剧组的人可知道。”

     “哎,那你说…易沉沉是真喜欢竺秋才为她忙前忙后还是…?”

     “当然是..你知道,这圈子里总没点干净事。”

     女生把声音压低,更加神秘地说了起来:“其实易沉沉家里…这个。”

     “啊?真的啊?!”

     哇哦,终于有新言论出来了。这回说我什么?黑还是白?

     “竺秋家庭条件其实一般。都是易沉沉给捧出来的,要钱给钱要人堆人。易沉沉喜欢竺秋,所以都自己上阵给她做经纪人了。”

     “不是说竺秋和易沉沉是大学同学,关系很好所以一起打拼么?”

     “你是看‘说出你的故事’那访谈里里说的吧?屁话。关系好就陪她闯娱乐圈?你信啊?!易沉沉的资料在网上都有,人家是K大新闻系出来的,年年拿奖学金的狠人,大四的一个剧本直接得了当年大学生电影节的奖了。我要是有这能力,干嘛不去做编剧啊,非得风里来雨里去的做经纪人?”

     “更何况,”女生撇撇嘴,不屑一顾:“我要做经纪人也挑个好点的,谁挑竺秋那样的啊…”

     大BOSS,如果你在这里听到竺秋被如此嫌弃,你会不会抽刀剁了她们?易沉沉无聊地想着。

     “你们,在背后说人是非不怕遭雷劈?!”

     突然,一个有些尖利的女声响了起来。

     “说人家竺秋演技不行,不行你们上啊?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小群演而已,有什么资格在这说人竺秋不行?”

     向岑想眼睛扫着眼前这两人,放大了音量:“还说好意思说样貌,啧啧。竺秋本来就长得很漂亮,北世当家花旦不是摆着好看的。我家竺秋是你们能讽刺的吗!”

     “还说易沉沉和竺秋有什么..哼,有一句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我觉得是你们自己心里龌蹉才想着别人也龌蹉吧!”

     “你!!!向岑想你胆子真大——!”

     “诶?”

     听到熟悉的声音,易沉沉眨了眨眼。门外,竺秋朝着里面的三人笑了笑,提着裙子走进来,洗了洗手,再走出去。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

     “哼,好自为之。”

     向岑想拉了下裙子,横了几人一眼,抬腿走了出去。

     等着最后两人的脚步声走远,易沉沉才慢悠悠地推门出来。

     这年头,真是什么事都出来了,真有意思。

     “沉沉,怎么去了那么久?”

     看着易沉沉出来,竺秋习惯性地拉住她的胳膊,歪头笑了笑。

     易沉沉拍拍她的手:“看戏看久了点。你演技不错。”

     竺秋眯眼一笑:“彼此彼此。”

     两人心照不宣地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