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沉&肉呼呼
    说“何总请喝茶”当然只是一个贴心的小借口而已。易沉沉领着安泽和赵楠进了自己的专属办公室,还没进门,赵楠就告了个罪小跑着去找卫生间了。

     “安先生请坐。要喝茶还是咖啡?”

     “不用麻烦,白水就好。”

     安泽坐在黑白格子的布艺沙发上,打量着这个五十多平米的办公室。

     地上铺着白色瓷砖,头顶是一个水晶吊灯,但不华美也不富贵,简单明了。墙上挂着一个大平板电视,四个组合式黑白沙发,黑色办公桌,上面有一个小相框。桌子上还摆在一小盆多肉植物,莲花形的。朝外的是落地式玻璃窗,窗帘是深蓝色,上面有一排白色的纹绣,站在这里就能看到不远处的电视塔。安泽能想象,易沉沉工作到晚上的时候,也许会在这看会儿风景休息一下。

     安泽进过很多人的办公室。易沉沉说的那个宋总,就是北世执行总裁。他的办公室给人一种成功人士的感觉,就像他本人,永远都是西装革履笑盈盈的模样。安泽也进过他们南城曾经的首席经纪人柯红的办公室,不得不说,柯红的整个办公室都透着一股精明劲儿,一看就知道是被人精心打理过的模样。来客用的水晶杯子要擦干净了,干干净净地把五棱的一面朝外摆着;不管什么时候办公桌上总是整整齐齐的,安静得能反光照镜子。对了,办公室里还有个小隔间,里面永远有一位穿着黑色套装的助理待命,柯红叫一声“AMY”,立马就能出了一人听指令办事。

     顺带一说,“AMY”有很多位。安泽没出国前去过那办公室好多次,每次的“AMY”长得都不一样。曾经还有兴趣数数换了几个“AMY”,渐渐地他也不在乎了。反正是过客。

     安泽探着身子,朝办公桌后瞅了一眼,果然有一个小隔间。

     “安先生,请。”

     易沉沉拿了一个干净的玻璃杯子,在饮水机里兑了温水双手递给安泽。安泽道了声谢,接过杯子。

     易沉沉拢了拢裙子坐在安泽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双腿收紧,右手放在膝盖上,左手轻倚着沙发靠手,轻轻放松了身子。

     把手上刚才拿着的IPAD递了过去:“安先生要不要看新闻?”

     安泽“嗯”了一声,接过IPAD,居然在里面看到了自己喜欢的“愤怒的小鸟”,还有连连看。

     易沉沉低头翻着手里的文件,没有留一分视线在安泽身上。安泽手指按住小红鸟,偷偷斜眼觑了过去——

     易沉沉眼睛马上就扫了过来,安泽猝不及防,眼神直直地撞了过去。

     “咳咳...”

     小红鸟飞了个空。被捉了个正着,安泽干脆把IPAD放下,拿起了玻璃杯喝了一口。

     “易小姐好像很年轻的样子。”

     易沉沉微微蹙起眉头,笑了笑,伸手把垂到脸颊边的头发撩到耳后。

     “我今年才回来,这两年对国内关注度不够。这才回来几天,感觉都跟不上时代了。”

     安泽故作轻松地怂了怂肩膀,眼含笑意:“我回来的第一天就看到微博热点是关于竺秋的新戏《锦瑟》,当时我对这事了解还不是很多,结果昨天我经纪人告诉我,他给我接了这部戏的男主角。”

     “是吗,那这部戏收视率可就有保证了。”易沉沉淡淡一笑,语气不生疏也不热络。

     易沉沉内心:(╯‵□′)╯︵┻━┻好烦啊你经纪人怎么还不回来!

     安泽内心: o(* ̄▽ ̄*)o 声音真好听啊...

     两人又不咸不淡地说了几句,门突然被推开。

     “沉沉~!”

     竺秋蹦蹦跳跳地进来,看到回过头的两人,声音卡在喉咙里顿了顿。瞬间转换温柔可爱模式,规规矩矩地问了声好,坐在易沉沉旁边。

     易沉沉朝安泽笑笑,没再说话,低头翻看着文件。安泽有点小失望,重新拿起了IPAD拉鸟打猪。

     不经意一抬眼...

     竺秋依靠在易沉沉肩膀上,看着易沉沉手里的文件。握着易沉沉的手,涂着粉色指甲油的手指还不时地挠一下易沉沉的手心。易沉沉无动于衷,竺秋还越挠越起劲,易沉沉瞪了她一眼,反手握住竺秋白白嫩嫩的手指头。

     【易沉沉(瞪):有人在,注意点。】

     【竺秋(媚眼):就是做给他看的,他老瞅你你造吗?】

     【易沉沉(疑惑):你眼睛又有病了?】

     安泽舔舔嘴唇,把平板放在了茶几上,“不小心”地落了一声响。易沉沉和竺秋停下了手下的争执,同时看向他。安泽正想说点什么,一个人爽朗笑着推门进来。

     “哎呦安泽,你可算是回来了。”

     来人穿着一身熨烫得笔挺的黑色休息西装,单排两粒的扣子只扣了上面一粒。宋羽梁大步走了进来,看向安泽,哈哈一笑伸出了拳头。

     两人的拳头撞在一起,就如几年前一样。安泽有点恍惚。宋羽梁拍了拍昔日好友的肩膀,看向已经站起来的易沉沉,笑道:“要不是我看到大楠了,我都不知道你来了呢。没想到你跑沉沉的办公室来了。”

     易沉沉稍微颌首,脸上是淡淡的笑意:“竺秋的橙乐C广告续约,另一位代言人就是安先生,今天来洽谈广告事物。”

     “这样啊。那不麻烦你,我这就把他带走啊,省得在你这占位子。”

     宋羽梁朝易沉沉灿烂地笑着,一拉安泽:“走啦,你回国这么久,到今天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你。这么久没见,我们好好亲香亲香哈~”

     竺秋在几人看不见的地方扯了扯嘴角,往易沉沉身后躲了躲,掩饰住自己八卦的表情。

     易沉沉面色如常:“安先生,那么下次再见。”

     “嗯,再见。今天谢谢你招待。”

     安泽朝易沉沉露了个微笑,转身就被宋羽梁急不可耐地扯走了。

     等几人出了门,易沉沉坐了下去,竺秋蹦跶着冲过去把门关上,回到沙发边,一屁股坐下,习惯性地朝易沉沉挤了挤,贴着坐。

     “我说宋总怎么没女朋友呢。平时我观察了好久,沉沉我跟你说啊~”

     竺秋把手搁在易沉沉肩膀上,眼睛发光正打算开说,发现易沉沉拿过文件有打算看,迅速伸爪把易沉沉的脸掰向自己。

     “盯~看我!”

     “说吧。”脸被竺秋捧在手里,易沉沉表示自己愿意屈尊降贵地听听看。

     竺秋兴奋得眉飞色舞地:“我告诉你哦,宋总的西装都是修身的,那腰线那臀线..啧啧...”

     “你要是再这副猪相我就塞俩筷子到你鼻孔里,把你带出去,溜大象。”

     易沉沉嫌弃地看了竺秋一眼,撇开她的手指。

     “嘿嘿~宋总纤腰窄肩黄金比例,袖口总是扣得一丝不苟,头发定期打理,按照季节衣服搭配不同!最重要的是!他是处女座!”

     易沉沉黑线:“你这么黑处女座不怕被套麻袋吗?”

     “哎呦~处女座是有洁癖的啦,你看他说话都很少跟人靠太近,但是安泽一来他就直接拉上人家的小手了..唔唔唔!!!”

     竺秋瞪着眼珠子,扒着易沉沉捂在自己嘴上的手。

     “还乱不乱说话?”

     摇头。

     “还黑不黑处女座?”

     猛摇头。

     挑眉:“还要不要天下大同万受无疆攻德无量?”

     竺秋眼睛咕噜一转,贼贼地笑了笑。

     感觉到手心的湿润,易沉沉脸色一黑,猛地收回手,难以置信地瞪大眼:“你真是无下限了居然舔..你恶不恶心啊!”

     “嘿嘿嘿嘿...”竺秋傻笑着,满意地抱着手臂看着易沉沉疯狂地抽着纸巾擦手。哼着小曲靠在沙发上,拿手机出来记了一笔。

     【反压迫成功,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