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沉&泽
    安泽这一刻的心情,只能用两个词来形容。一惊喜,二不爽。

     惊喜的是,作为竺秋的经纪人,易沉沉在竺秋和自己拍CF的时候当然也是来了。而且她还就站在旁边看着他们拍摄。头不经意地往旁边瞟了一下,安泽就能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某人 ,莫名就有了动力。

     可还没等安泽心喜一会儿,他就发现易沉沉的眼睛始终盯在竺秋一个人的身上,多一点点的余光都没留在他身上。

     (“▔□▔)这是何等悲伤的一件事。

     “好了,我们可以开始拍了!”

     导演招呼了一声,各部门的人员都到自己的位置上准备工作。竺秋拍拍自己的脸打起精神。安泽也收敛了心思,一心投入到角色里。

     这次拍摄的内容很简单。安泽和竺秋都在超市里,去买橙乐C,正巧只有两瓶了。两只手同时握上去的时候,安泽不小心碰到了竺秋的手,两人相视一笑。安泽看到竺秋甜美的笑容愣了一下,一转眼两瓶橙乐C都被竺秋拿走了。这些是摄影棚里的场景,还有一部分是要到室外拍。

     虽然安泽离开华国影坛已经两年,但本身素质放在那,本身一工作起来也是心无旁贷的人,所以,演起这个CF里的角色还是很得心应手的。竺秋出道两年,已经是北世娱乐的当红花旦,演起来当然没什么难度。两人这么一配合,几个画面很快就拍完了。

     “沉沉~沉沉~我工作很努力哟~”

     导演一说这场拍完,竺秋就蹦蹦跳跳地跑到易沉沉旁边,仰头求表扬。安泽接过赵楠递过来的水,撇撇嘴。

     “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

     安泽以为自己嘟囔的声音够小,可是没想到还是被尖耳朵的竺秋听见了。

     竺秋扭过头,抱上了易沉沉的胳膊:“沉沉,我表现得这么好,晚上给我做排骨吃吧?”

     易沉沉低头,拍了拍竺秋光脑门:“还有一场。”

     竺秋嘟嘟嘴,又拉着易沉沉兴高采烈地说了起来,还示威性地朝安泽瞥了一眼。

     竺秋(鄙视):小样儿,姐有排骨吃,不跟你一般见识。

     安泽(惊怒):你那眼神几个意思?!

     换到了一个有喷泉的场外。竺秋换上了一声甜美系的连衣短裙,安泽也换了一身休闲的T恤牛仔裤走了出来。清爽的黑发,阳光的笑容,帅气的模样顿时让片场的女工作人员们兴奋不已。

     安泽理了理领口,骄矜地朝易沉沉望去——

     易沉沉面前蹲着一只竺秋,正给她整理着马尾辫,看都没往这看一眼。易沉沉给竺秋整理完头发,习惯性地在她头顶上拍了拍。竺秋笑着转过身来,摇了摇易沉沉的手说了些什么,易沉沉点点头。

     安泽郁卒了:(╯‵□′)╯︵┻━┻你有发型师你还找你经纪人扎头发干嘛啊!

     易沉沉嘱咐了竺秋几句,转身坐在工作人员搬来的帆布椅上靠着。导演确定了下灯光和场景,最后安排了一遍群演们走位,就下令开拍。

     喷泉公园里,吞了硬币的饮料机迟迟没有把橙乐C给吐出来。竺秋和一帮朋友们围在一旁,用尽各种方法,还是束手无策。

     安泽开着小跑车从旁边路过,轻巧一笑,从车座上拿了一箱子镇着冰的橙乐C,走向了他们。众人欢呼了一声抢过饮料,竺秋没抢到,嘟着嘴低头生闷气。安泽背着手走到她旁边,突然拿出一瓶橙乐C凑到她脸边,挤挤眼。竺秋惊喜地接过,两人相视一笑。

     “安泽还是那么帅啊!”

     “是啊是啊,超帅的!”工作人员B拉着A 的手,压抑着激动:“我大学的时候就是泽粉啊!他终于回来了!我居然还参与了他的回归首个CF的拍摄!OMG我太幸运了!”

     易沉沉一脸黑线地听着旁边两个工作人员唧唧喳喳,叹了一口气,盯着导演这边的监控器。

     “拍得怎么样?”

     安泽走了过来,凑过脑袋:“导演,画面如何?”

     易沉沉正看着监控器这边,突然旁边凑过了一个脑袋。正想往旁边侧侧头,这脑袋转了过来,安泽朝她微微一笑。

     易沉沉面无表情,把身子倚向了另一边。

     安泽:QAQ?

     “安泽,你拍得很不错啊!”导演指着监控器上的画面:“这个在喷泉背景下回头的镜头不错,易经纪人,你觉得呢?”

     “啊。”易沉沉转头,导演示意旁边的人把画面重新放了一遍。安泽拿着橙乐C回过头,笑得露出了两排白牙。清爽的黑发让人很有亲切感,笑容让整个画面都生动了起来。

     易沉沉认真地看完,点点头:“很好。”

     “那这条就过了。”导演满意地鼓鼓掌:“继续下一条!”

     安泽点点头,看向易沉沉笑着:“谢谢啦。”

     易沉沉莫名其妙,不过还是微微点头:“拍的很好。”

     ------

     拍摄很快就结束了。易沉沉带着竺秋同摄制组的人打招呼告别后,竺秋挽着易沉沉就去了停车场。

     “走了?”

     换衣服晚了一步。安泽看向自家经纪人:“怎么走了呢?”

     “拍完就走了啊?”赵楠有点摸不着头脑:“易沉沉是公认的雷厉风行。虽然没打过交道,但是我有点耳闻,竺秋是一做完工作她就带人走,从不磨蹭的。”

     “哎呀...”安泽挠挠头,烦躁地挥挥手:“我们走吧。”

     保姆车平稳地行驶着。赵楠觑了觑前视镜里安泽的脸色,想着安泽刚才眼神老是往易沉沉身上瞟,又想起安泽刚才生的闷气,脑袋里突然有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安泽..你不会,喜欢上易沉沉了吧?!”

     “是啊。”

     赵楠惊得下意识猛踩刹车,保姆车在马路上一个急停。坐在后车位,安泽的脑袋重重撞到驾驶座的车后背上。

     “喂!你干嘛呢!”

     “我受到了惊吓...”

     赵楠瞪着大眼回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刚才说什么?你说是?我问你“你喜欢上易沉沉”你居然说是?!”

     “是啊,我喜欢啊。”

     安泽摸了摸撞痛的脑门,翻了个白眼:“你那副看到史前巨怪的表情是要闹哪样?很奇怪?我不能喜欢上人?还是喜欢易沉沉很奇怪?”

     “不..不是奇怪...”

     赵楠呆滞着眼神:“是震惊啊!你怎么就这么轻巧地就说喜欢人家啊!你才见过人家几次你就敢说喜欢人家!我认识你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你口味有多挑剔!你居然说喜欢她?!”

     “难不成我喜欢你啊!”

     安泽回吼过去:“我喜欢一个人很不正常吗?一个正常男性喜欢一个优秀的女性,一定要相遇很多次、谈话很多次、你试探来我试探过去才可以有资格说‘我喜欢你’吗?这是什么奇怪的规矩!”

     “你知不知道有个词叫‘一眼万年’?”

     安泽搂过赵楠的脑袋:“哪,我看到她第一眼,我就觉得我喜欢她,她也会喜欢我。这个感觉,你是不会懂的。”

     “嗯嗯,我不懂,我也不想懂。”

     赵楠一脸“末日降临”的表情,默默捡起了自己碎成灰的小心脏。正要说点什么,突然,车窗被人敲了三下。

     突然有点不祥的预感...

     赵楠摇赶紧塞了一个黑色墨镜给安泽戴上。摇下车窗,在看到车窗外站着的人的瞬间,赵楠心头如同有千万头神兽唱着小苹果呼啸而过。这感觉酸爽无比,赵楠只得艰难地朝车窗外站着的人挤出一个笑容。车窗外,带着警帽的交警小哥笑得比他更灿烂,洁白的牙齿反射着正义的光辉。

     “先生,您马路中急停未靠边,违章了。请出示您的证件。另外——”

     帅气的交警小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可爱的小玩具,笑弯了眼:“还请吹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