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沉
    竺秋的腿上并没有众人想象中那么严重。好好休养了几天,精神就恢复得差不多了。虽然是最轻微级别的骨裂,但恢复期基本还是在三个星期左右。易沉沉也不敢马上让她开工。

     不过,在横店呆一天剧组就要花一天的钱。即使是女主受伤,剧组也是耗不起的。同宁河导演再三协商过,易沉沉还是不情不愿地答应让竺秋坐着轮椅上阵。

     好在女主是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生病戏,不是在床上躺着就是靠窗坐着。正好卡着这时候拍,对演员的负担也没有外景戏大。耽误了好几天戏,竺秋也表示愿意配合。今天的拍摄地点选的是清明上河图里的宅子,里面仿苏州园林建的,看起来很漂亮。不过四处支着的灯光架什么的杂物破坏了美景。

     “话筒话筒!小钱你举高点,穿帮啦!”宁河导演挥着剧本招呼着,片场响起一片善意的笑声。女主角回归,笼罩在众人心里的那点小阴云也被扫走。竺秋刚开工状态就不错,大家也放下心,气氛轻松地开始拍摄。

     抱着手立在一片旁,看着竺秋很精神地同小配角开玩笑,易沉沉的嘴角也放松了。

     “易姐?易姐?”

     场务绕过地上的线小跑过来,戳了戳易沉沉的手臂。易沉沉回头:“嗯?”

     “外面有一个女生自称是竺秋姐的妹妹,要进来。”

     易沉沉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场务接着开口:“还说了易姐你的名字,要你出去接。”

     (“▔□▔) …

     “谁这么大面子能劳动我出去接啊。”除非是大BOSS来还有可能。

     易沉沉摆摆手:“可能是粉丝吧,别让进来就行。”今天拍摄的是内场戏,宁河导演下令连拍摄过程的照片都不许外流,更别提粉丝探班的活动了。

     “行,那我把她拦外面。”场务点点头跑了出去。

     外面,一个打扮得很时尚的女生不耐烦地在檐下跺着脚,高跟鞋在石砖上敲出清脆的声音。看到场务不紧不慢地走出来,心中虽然不满,但是还是努力摆出一副亲和的笑脸。

     “我可以进去了吧?”

     “不能进。”

     场务笑眯眯地把她一拦:“今天导演说了,不可以探班的。”

     “我不是外人,我是竺秋的妹妹!”虽然很不爽自己有竺秋这样的姐姐,但陈锦还是憋住火,好声好气地同场务说话。

     虽然陈锦脸上挂着笑,但跟过这么多剧组,场务也是看惯演员演戏的人。陈锦的笑是真心还是假意他能看不出?

     “前几天还有粉丝说是安泽的女朋友呢!行了姑娘,你要是追星等竺秋呢,哥哥劝你你就在这檐地下坐着。里面正拍着呢,说不定等下散场休息你能见到竺秋,拿个签名。”

     场务完全把陈锦当成了咋咋呼呼的粉丝。看在她长得还算好看的份上,笑着指了指屋檐底下的一溜小座:“你坐这休息下吧。哎,横店这几天大雨,你还穿高跟过来,来之前没查天气预报吧?你这双鞋子看来之后是不能穿了…”

     被当成粉丝,陈锦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懒得理场务,直接走到一边站着打电话。

     “喂?妈!!!”

     片刻之后。场务好整以暇地坐在帆布软椅上看着手机,突然看到易沉沉走了出来,连忙起身。

     “易姐要出去?”

     “没。”易沉沉对他点头一笑,言语很是客气:“我…”

     “沉沉姐,人家不信我是竺秋的妹妹,拦着我不让我进。”

     陈锦一下子回身,站到易沉沉边上,当着易沉沉的面半娇嗔半抱怨地说着。易沉沉带着歉意朝场务一笑:“是我弄错了。辛苦你了廖哥,我刚才跟导演说了,带她进去。”

     “没事没事。”场务看似完全不在意陈锦说的话,挥了挥手。

     “走吧。”易沉沉颌首,带陈锦进了院子门。

     “沉沉,你要吃什么?我要出去买东西,要不要让我带点什么?”

     易沉沉领着陈锦进了二门,正巧看到赵楠迎面走了出来:“这么大雨,买什么?”

     “阿泽的鞋子湿了,我去给他买点鞋垫备着。好久没在横店拍戏,我都忘了这时候会下雨了,也没给准备着。”

     说着,赵楠看向易沉沉身后的陈锦:“这位是?”

     “我是陈锦,你好。”陈锦甜甜地笑着看向赵楠。赵楠点点头,也没自我介绍什么的,朝易沉沉打了个招呼。

     “要带什么么?”

     “没什么要带的,你开车慢点。”

     “行。我出去的时候阿泽要是拍戏的时候有什么问题,你帮忙打电话我啊。”

     “没问题。”

     赵楠直接走了。陈锦有点尴尬,站在易沉沉身后不自觉地拧着手指。易沉沉也没心思去关注她的小心思,抬脚就往里面走。

     “这次电影的导演是宁导,主演是谁我相信你都清楚。宣传工作是宣传部门一手操作,按照惯例,非剧组人员不得拍照留恋,没有宣传部门的允许照片也一律不准上传。”

     易沉沉口齿清楚地说着,站在片场外,回身看住陈锦:“你的实习证明我会开给你,要签名什么的你走之前我也会给你要到。等会会安排你的房间,你….”

     “我会很听话很听话,不会惹事的。”

     陈锦换上一副笑脸,举起手开玩笑似的装作发誓:“我绝对会听易大经纪人的话的。我只是来毕业前实习看看,从剧组里学一点演戏的经验而已,不会出问题的啦。”

     易沉沉不置可否,回身同外面的道具师打了个招呼,带着陈锦进门。不出意外地看到正在休息的竺秋瞪圆了眼。

     -----------------------------

     “怎么站在外面?”

     安泽从餐厅吃饭回来,坐着电梯上十楼。电梯门在四楼开启,正巧看见背对自己摆弄手机的易沉沉。

     “唔?”

     安泽下意识伸手把电梯门的开启键按下,走了出来:“都这个点了,不回去休息?”

     “啊,竺秋在房间里谈事情。”

     易沉沉揉揉脸,刚想说话,手机突然一震。也没顾得上理安泽,赶紧把手机拿起来看。

     【我在上海的房子里,刚开完会。没啥大事,放心。】

     “柳贺到上海了吗?”

     “到了。”

     易沉沉关掉手机,下意识回答。安泽了然。

     “竺秋不是伤了骨头么?前几天在外面吃饭,老板说这边有个小店做骨头汤挺不错的,到时候我请客一起去吃。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也补补。”

     “好。”易沉沉一口答应了下来。两人又随便聊了几句,竺秋就开门出来找她。

     “那你早点休息。”易沉沉指了指楼道:“我过去了。”

     “好。”安泽一笑,按了电梯键。

     一打开方面,迎接她的是竺秋的一声哀嚎。

     “沉沉啊我可怎么办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