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沉&柳贺
    “对的,事情就是这样的。嗯嗯,没有的事。李记者,那就先这样,我们回头聊。下次有什么消息我会提前告诉你的。”

     打着电话的易沉沉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娴熟地把握着同别人聊天的节奏,推拉太极似的和记者说着话。柳贺在旁边盯着易沉沉打电话,默不作声。

     “出了什么事情?一大早看你接了几个电话了,快吃。”

     把一叠奶香小馒头放到了易沉沉跟前催促她快吃,柳贺方才挑起碗里的面条吃着。

     “出了个新闻。”

     易沉沉捏了捏眉心:“不是什么大事,已经压下来了。”

     柳贺看了看旁边的竺秋,又看了看她:“不会是..我的事情吧?”

     “那倒不是。”

     早上一起床就接到连环CALL,又是北世大BOSS的三日一问,又是几个相熟记者的电话,还有几个难缠的报纸记者的电话,易沉沉真饿了。

     一大早起床的好心情都没了。

     “什么事情?”

     竺秋盯着她问道:“不是柳贺,找你的话..那就是我?”

     “不,是我。”

     易沉沉捋捋头发,想起刚才电话里几个相熟记者的调侃,有点哭笑不得:“走廊的视频流出去了,正好是那天向岑想晚上找我的那段。”

     “谁?!”

     “那个女人!”

     柳贺虽然不知道那是谁,联想下几个关键词就知道新闻的方向绝对不算好。一张脸黑了下来。竺秋本来就对那女生的观感不算很好,但现在因为她的缘故,把不算艺人的易沉沉给扯了进来,竺秋真是怒了。

     “没事,那新闻没发出去。”

     易沉沉把馒头啃了几口塞进嘴里,有点含糊不清:“也只是在网上传了下,几个相熟的记者看到,就给压下来了没转发,给我打电话提了个醒。也就是几个小网的记者转了。”

     “不过没什么大碍。我的脸压根都没拍到,门牌号码也看不清。而且我一直站在门口没让人进门,不大会招人诟病。”

     竺秋还是有点犹豫:“话虽这么说...”

     “我又不是艺人,只是一个经纪人而已。”

     易沉沉朝竺秋安慰地笑笑:“本来就是在幕后的人,被爆新闻也没什么看点。你快吃吧,这件事过去了。”

     “哦。”

     竺秋点点头吃起早饭。柳贺虽然也没说什么,但是眼睛朝易沉沉扫了一下。

     --------------

     “没电了,把你的充电宝给我用用。”

     今天柳贺也没自己去玩,跟着易沉沉蹲片场。对于这个行为,易沉沉美名其曰是“上大课”。

     “干嘛不用你自己的?”

     柳贺把自己随身带着的充电宝拿出来递给她:“以你的性格,不带两块电池和一个充电宝你是不会出门的吧。”

     “自己的省着用,先用你的嘛。”

     因为是室外,要去充电还得到另一边去插接线板,太麻烦。正好有柳贺这个充电宝不离身的人,易沉沉也毫不客气地征用了他的。

     这样就可以放心地玩游戏了。

     柳贺把头凑到易沉沉那边,想看看她玩什么游戏。却在看到她手机界面的时候华丽地囧了。

     “2048?”

     果然我不能指望一个玩空当接龙打发时间的人能玩什么高大上的战略手游...

     “很有意思的好吗,益智游戏。”

     不理会柳贺的风中凌乱,易沉沉自己玩得开心。柳贺撇撇嘴,眼睛看向了不远处正在同导演交流的男女主演。

     那小子...

     安泽今天穿的是一身月白圆领袍。一米八的个子站在那,显得身材颀长。易沉沉和竺秋入行比他晚一年,直到去年竺秋才因为一部电视剧大火。但与她们同辈的柳贺是早一年入行的,当时正好卡在各种选秀节目让人起了厌烦之心的时候。因为是创作型歌手,长相也很不错,由公司包装出来之后一炮即红。

     两年前安泽退圈去国外留学之前,那时候小有名气的柳贺就曾在一次酒会上见过他。那一次安泽刚拿了影帝就在领奖的时候宣布要离开。之后的酒会里他被人团团围住讲话,远远看着他淡漠的神情,那一幕他到现在都难忘。

     不过..印象中安泽有这么平易近人吗?昨天看着好像挺温和的。不过...

     转头看向易沉沉。她正缩在椅子上玩”2048”。心里那种异样只是一瞬间,柳贺也只觉得自己是多想,没有深思。

     “好无聊啊。”

     在椅子上看了一会儿他们拍戏,柳贺坐不住了,觉得有点无聊。

     转头看向易沉沉:“沉沉,我们去旁边散步吧。老坐着骨头会老化。”

     易沉沉瞅了他一眼,继而把眼神转向手机界面:“你在开什么玩笑?生命在于静止不动。”

     (╯‵□′)╯︵┻━┻这到底是哪儿学来的歪理!一点都不对好吗!

     “不管!走走走!”

     柳贺站起身,把易沉沉拽起来,不由分说地把她手里的手机连同充电宝一起捏在手里。无视易沉沉的挣扎,柳贺朝旁边呆呆的赵楠挥了挥手:“我们去逛逛,帮忙告诉竺秋,我们今天中午不回来吃饭啊。”

     “(\\\"▔□▔)....好。”

     赵楠眼睁睁地看着一米七的易沉沉在一米九的柳贺长手臂下一揽就走。低头打量了下自己的小身板,拍拍胸脯。

     安泽,不是兄弟我不给力,是敌方太强大啊。

     ------------

     从片场出来,两人围着偌大的秦王宫慢慢踱步。出来之前,柳贺换上了一套不是特别打眼的装扮,易沉沉则还是裙子配大衣。两人看起来好像是年轻小伙子带着女友散步一样。横店这地方不愧是中国最大影视基地,几乎走几步就是剧组。

     “这里没什么好玩的啊…”

     逛了逛几个宫殿,柳贺无聊地叹了一口气。因为亲王府这里很大,后面的几个宫殿都没什么人。不过,小殿几乎都是一个样子,也没什么特色。

     “诶诶,那个地方是做什么的?”

     两人走到了秦王宫的前广场。这里很是广阔。柳贺眯着眼,看到广场侧面有一座大殿,看起来很新的样子。

     “走啦走啦。”

     易沉沉打了个哈欠,被活力十足的柳贺拉着手往那边走。几乎横穿了整个广场,走了好一会儿两人才走到那座大殿之下。柳贺松开易沉沉的手,左右张望了一下,很好,这里没什么人。

     “这是新修的大殿吧。”

     易沉沉眯着眼抬头看了看,这座大殿还很新。旁边的宫灯上油漆都是很鲜亮的。

     “过来坐。”

     柳贺“噔噔噔”跑上高高的台阶,在一侧石阶灯台上坐了下来,招呼着易沉沉:“这里好高,你小心一点。”

     “嗯。”

     提着裙子,易沉沉慢慢走到柳贺坐着的灯台边,扶着柳贺的手,拢拢裙子坐了下来。已经是快中午,这里的阳光并不刺眼,倒是晒在身上暖融融的。易沉沉把包里的墨镜掏了出来,一人一个戴在脸上,舒舒服服地互相靠着晒太阳。

     “沉沉。”

     “嗯?”

     “你说…我们算不算成功人士?”

     易沉沉扶了扶眼睛:“何出此言?”

     “你看此地如此辽阔,远望阁楼,廊腰缦回悬崖高卓….”

     “别逗。”

     “哦。”

     两人都没再说话,享受着难得舒适的安静。就在两人肩并肩靠着要睡着的时候,柳贺的手机响了。

     刚接起电话,易沉沉就感觉柳贺的呼吸好像紧了一些。没听几句柳贺就爆发出了一声大吼。

     “我都跟你说了我跟你压根没关系了!别整天没事扯着我乱说话!那么缺爱我赞助你点钱去夜店走一圈!那么缺钱就去找你金主!那么缺关注就脱光衣服去街上跑一圈!”

     柳贺捏着手机,狠狠咬着后槽牙:“你爱干嘛干嘛,别特么把心思打我头上。我现在想起我名字可能和你挨着那么一点点我就恶心得想去洗百八十遍澡!饶过我好吗!这年头赚个沐浴露的钱不容易!”

     易沉沉摸了摸耳垂。柳贺看了她一眼,抱歉地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电话那头好像又说了什么,柳贺的怒火更甚。

     “啪。”

     柳贺干脆地把电话关掉。当着易沉沉的面把手机卡抽了出来,“咔”地一声拧成两块,塞进口袋里。

     “等会儿用什么联系?”

     “反正我跟你在一块,陈姐找我直接给你打电话。”

     柳贺无所谓地嘟囔了一声,把手机放在易沉沉手上,示意她帮忙收起来。

     “干嘛不把手机也拧了?”易沉沉无视他的黑脸开玩笑。

     “一个肾啊,我傻了去把手机掰了?我又不是电视剧的总裁男主,没事掰手机玩?嘿呀嘎嘣脆?”

     柳贺翻了个白眼。想起刚才电话里那个让人倒胃口的黏糊糊的女音,觉得自己身心受到了严重伤害,整个人都不好了。

     “沉沉,你刚才为什么不把我的手机抢过去,对着那头的人说‘你找我男人要说什么?你这个小婊砸赶紧地天涯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

     柳贺看易沉沉对刚才他发怒这事没什么表示,有点不满。

     “你以为我电视剧的傻愣女主?”

     太阳晒在人身上,感觉真的很暖和。易沉沉惬意地缩了缩身子,靠在柳贺壮实的肩膀:“说什么‘这是我男人’那是老梗了。得说‘喂,你自觉地把电话挂了吧。连QQ会员都不是,有什么资格和我贺少说话’才行。”

     “沉沉…”

     “嗯?”

     “这个梗也挺老的。”

     “好吧,我的错。”

     这么一插诨打科,柳贺的心情也重新好起来。这边是新殿都没人过来,而坐在高处,他们能看到游人们在大广场上走,在第一重门前照相。

     “沉沉,我给你唱首歌吧。”

     “嗯。”

     “有~些事~我都已忘记,但~我还记得~”

     “这个..有语病吧?”

     “在一个晚上,我的母亲问我,你~怎么不~开心~”

     “这个奇怪的调子是怎么回事..”

     “摩擦摩擦!在光滑的地上摩擦!是魔鬼的步伐!是魔鬼的步~嗷!”

     易沉沉收回拍麻的手,面无表情地甩了甩。

     毁我清净者,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