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沉&柳贺
    “看着我做什么?好好吃饭。”

     竺秋咬着筷子,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易沉沉。但易沉沉一看过来,她又把眼睛移向一边,装作什么都没干。看到她这样,易沉沉要还想不出是什么原因那就白瞎了朝夕相处的这几年了。

     不过..以易沉沉的经验,这种时候只要装作啥都没发生,沉默着等她自己说话就好。

     “沉沉,我不开心。”

     咬了一会儿筷子,看易沉沉丝毫没有开口问的意思,竺秋忍不住了。

     易沉沉夹了一筷子土豆丝放进嘴里,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粥,方才抬起眼看她:“谁让你不开心了,说出来我开心一下。”

     “昨天那个谁敲你门了。”

     “人家有名字,叫向岑想。”

     “你记住她名字了!”

     竺秋嘟着嘴,表示自己很不满意:“你居然记住她名字了!”

     “在这个圈子里,快速记人名字和信息是本能。”

     易沉沉无奈地白了竺秋一眼:“何况..什么叫敲我的门,我的门不是你的门么。”

     竺秋装作气呼呼的样子,把头撇向一边。不远处,因为半夜敲了易沉沉的房门“求演技指点”而让这个消息传遍整个剧组的始作俑者——向岑想,正有说有笑地和旁人说着话。

     拿起一个小白馒头,用手撕着放进嘴里慢慢吃着。看着竺秋好似吃味的样子,易沉沉很是享受。

     “行了快点吃。别想些有的没的,本来你起床就晚了,等会做造型还要时间的。”

     “哦。”竺秋答应了一声,低头吃起来。

     ---------------------

     依旧是阳光很好的一天。布景组在有条不紊地准备着,而几个主演也很自觉地早早就来了,在旁边化妆。不得不说导演宁河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物。虽然平时脾气比较躁,但是在组建班底人员配置上倒是一流。他自己带的副导演灯光师道具师都是跟着他多年的班底,在他的指挥下,一切事情都在按着流程进行。

     跟着这样的剧组拍戏,其实人很省心。作为经纪人,易沉沉要做的任务是给竺秋联系工作整理人脉。但竺秋作为演员,又是北世大老板的女儿,易沉沉也不用给她安排一些应酬,倒也很省心。虽然按理说到这时候竺秋应该是有助理的,但平时工作不多,竺秋也不娇气,而易沉沉又是跟着她的工作的,所以两人连助理也都省了。

     “祖宗诶,这是又怎么了…”

     坐在软椅上,看着手机微博上跳动的信息,易沉沉无奈地扶额。

     【柳贺有点小烦躁V:出来,找你有事。】

     【易主V:干啥?你有啥烦躁说,出来我开心开心。】

     【柳贺有点小烦躁V:你一天不把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上会死?昔日竹马面临悲催窘境身为青梅你也不拉我一把?】

     【易主V:有话直接说,绕弯太娘炮。还有,别成天竹马青梅的,明明是我俩划地为王每日一架才对。】

     易沉沉手速飞快地在手机上打字,嘴角一直勾着。没办法,调侃自家竹马实在是无聊时候的乐事。

     “在笑什么呢?”

     安泽站在不远处,看见易沉沉脸上挂着难得看到的浅笑,心里有点痒痒。

     “安泽,你蹲一点,我给你把头发理理。”

     “哦,好。”

     化妆师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蹲下身子由着化妆师给自己整理,安泽的眼睛还是往那边瞟着。

     “今天拍长街相见的戏。阿泽,你准备好了吧?”

     “没问题。”安泽整了整衣服,朝导演点点头。

     一大早,灯光布景就很快到位了,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得到男主演肯定的回复,宁河导演心情也很好:“那竺秋呢?”

     “到!”

     竺秋元气十足地举起手,俏皮朝宁河导演一笑:“时刻准备着。”

     “行,那大家准备!”

     看着男女主演都自信满满的样子,宁导演一挥手:“今天大家速度地拍,中午盒饭有鸡腿!”

     “导演说什么呢,哪天没鸡腿呀~”

     “就是,得再多加个腿才行!”

     “多加个腿!不给腿不高兴!”

     工作人员都笑闹起来。易沉沉拿着手机,朝那边看了一眼。

     有点冷啊。

     这时候,横店早上的风吹得人还是觉得很凉。易沉沉摸摸耳朵站起来,把膝盖上盖着的小毯子放到软椅上,然后把椅子搬到旁边有太阳的地方,正对戏场背对太阳坐着。

     舒服多了。

     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易沉沉眯着眼,看着手里的手机。

     【柳贺有点小烦躁V:你干什么呢?怎么半天不回我消息?】

     这个该死的急性子。伸出一只手拍拍额头,易沉沉准备回复,突然手机响了。

     “喂?”

     “易大黑,你在忙什么呢?大忙人连我信息都不会呐?是不是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了?说好要做彼此的——”

     “你够了啊。”

     听到那边柳贺嚣张的声音,还有那熟悉的让自己牙痒的外号,易沉沉额头青筋直跳。

     “柳小白,急吼吼地找我什么事?”

     插上耳机,把界面换成刚才微博的界面,易沉沉瞅了瞅上面的时间:“我只不过没回复你两分钟而已,你就给我打电话,你这风风火火的性子能不能改改?”

     “行了,晚回复我超过一分钟都是罪!”

     柳贺满不在乎地捏着耳机,朝里面低吼:“易大黑你在哪?!”

     “我在横店啊,你不是知道吗?”

     阳光晒得人真舒服。易沉沉打了个哈欠,看到那头的戏已经开始拍了,而竺秋演得貌似不错,易沉沉心情也很好。

     “我在义乌火车站。”

     “义乌火车站?!”

     捕捉到他话语里的那两个词,易沉沉一惊:“你怎么跑那去了?!”

     “我要到横店来看你啊,开不开心激不激动?”

     拉了拉脸上的围巾,柳贺很不耐烦地扯了扯耳机线:“易大黑,快来接驾。”

     “,,,,对不起这边风太大我听不清。你说你工作很辛苦?啊是啊,小天王怎么能不辛苦呢,你万千粉丝还翘首以盼你的新专辑呢,我当然也想听你的新歌啊哈哈...”

     易沉沉干巴巴地笑了一声,决定马上挂断电话:“你辛苦了,我就不打扰了啊拜拜后会无期——”

     “易大黑!你赶紧地来义乌火车站接我!要不我死给你看!”

     从小一起玩泥巴长大的,柳贺岂会不知道易沉沉下一步就打算挂电话?

     “你要是敢挂电话,我下一秒就把微博发出去!名字就叫‘易沉沉我恨你一辈子!’”

     易沉沉:“呵呵。”

     “果然你舍不得我啊,还是亲自来接我了。”

     “奔三的少年,自我臆想是病,得治。”

     柳贺舒服地坐在保姆车的后座上,那是原本属于竺秋的座位。 顺手拿起旁边一个颈部靠枕,柳贺一点儿也没把自己当外人地把腿翘到另一个座位上搁着,舒舒服服地靠坐在椅子上。

     “哎~刚才坐动车差点没把我骨头给拧折了,真是怎么坐都不舒服。”|

     柳贺抻了抻手臂,扭扭脖子,身上顿时响起了一阵令人牙酸的“咯吱咯吱”的骨头活动的声响。

     “柳小白你…”

     易沉沉开着车,听到柳贺在后边发出的声响,不由的从前视镜里看了一样。这一看可不得了,撇到柳贺脖子上那软枕,易沉沉瞬间大怒。

     “柳小白,把那软枕给我放下来!”

     “干嘛呀干嘛呀这么大声!你吓到我了。”

     柳贺一点儿也没有被吓到的样子,无动于衷地拍了拍胸脯,甚至变本加厉地往后靠了靠:“诶,这枕头舒服也,这个是我的了!”

     “柳贺,在我生气之前把枕头给我放下来。”易沉沉磨牙。

     从前视镜里,柳贺看到易沉沉狠狠瞪了自己一眼。捏了捏枕头,他下意识凑上鼻子闻了闻…

     “这是你枕头?”

     “废话!你还闻个什么劲,变态吗!柳贺,放下来!”

     “得得得我怕你。”

     确认是易沉沉的枕头,柳贺忙不迭地把软枕从脖子上取下来,还动作特别大地拍了拍:“沉沉,我可给你拍干净了哟,跟新的一样哈。”

     易沉沉白了他一眼。

     “哎呀不就一个枕头么,至于喊我全名凶我么…”

     柳贺不满地拍软枕:“话说你往枕头上弄精油的习惯还是没变,最近又失眠啊…得得得你别瞪我,本来长得就凶,瞪我好吓人的。”

     看到柳贺把枕头放回原处,易沉沉方才松了一口气。,把紧握着方向盘的手指松了松。

     “领地意识还是这么严重…真是年纪大了人也越来越凶。”

     柳贺嘟囔了一声。小时候自己和易沉沉都住一个大院里,真说得上的青梅竹马长大的发小了。自己这颗小青梅,小时候看着软软可欺的,但自己小时候可一次都没欺负成功过她。从小俩人打了无数的架。突然有一天,幼儿园里一小胖子动了易沉沉午睡专用的小枕头,这丫头二话不说上嘴就咬,老师拉都不肯松嘴,那狠劲吓得小胖子直哭。虽然不知道是疼狠了哭的还是被吓到哭的,小胖子事后死活不肯来幼儿园,硬生生哭着让爸妈给转了校。

     这一幕给幼年的柳贺带来不小的震撼。天知道自己和易沉沉打闹的时候经常拿着她的枕头疯,但是易沉沉从来没对自己下嘴狠咬….顶多打下他。

     谢青梅嘴下留情。

     “你不是在魔都好好呆着么,怎么跑横店来了?”

     易沉沉专心开着车。但想起柳贺这次不声不响地就跑来自己这里,嘴上虽说不怎么在乎,但心里还是有点担心:“前几天看你微博,不是说在筹备新歌么?这节骨眼上你怎么想起我来了?”

     “没想你。我来散心找灵感。”柳贺把头撇到一边,伸手压了压帽子。眼里晦涩莫名。

     “哦。”

     易沉沉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来散心啊。那你行李箱在哪儿呢?怎么不带助理?陈姐知道你落跑吗?你带了现金么?这银行不多你不会只带了卡吧?准备去哪儿玩?酒店房间订好了没?出门前锁房门了么?饺子你寄养了吗?”

     想起柳贺家里那只高冷的阿富汗猎犬,易沉沉笑着眯了眯眼。

     ……

     听着易沉沉语速极快的熟络,柳贺的脸都僵了。我出门的时候锁房门了没?没锁吧?呃…应该锁了?到底所了没啊!!!

     中度强迫症患者柳贺纠结了。

     “行了别纠结关门了没。”

     成功地把柳贺给绕进去,易沉沉很满意。带上耳机,趁着红灯的时候拨通了柳贺经纪人陈蓬笑的电话。

     “喂?陈姐啊我是易沉沉。啊,对对,他在我这,我已经接到他了。”

     “哎呀那个祖宗诶!!!真是一天都不让我好好消停一下!”

     魔都,陈蓬笑恨不得把千里之外的柳贺提溜回来关小黑屋:“不声不响地走了,撂下一大堆摊子。还留个信,上面写着‘我要离家出走’。我都被他蠢笑了!!!”

     “呃…”

     易沉沉不着痕迹地继续翻了个白眼。脑袋往旁边挪了挪,避开正在努力偷听而把头伸过来靠在驾驶位上方的柳贺。

     “那行,陈姐,他就在我这呆几天。过几天我给你打包把他寄回去,发顺丰妥妥的。”

     易沉沉几句话安定了下那边找人找上火的陈蓬笑,关了电话。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然后默不作声地开起车来。

     “柳小白,离家出走啊,嗯?”

     柳贺缩了缩脖子。

     “有出息啊,男子汉顶天立地,咱搞不定就跑是不?”

     从前视镜看到自家竹马散发着弱气的样子,易沉沉眉毛一抖。艾玛,看惯了他张牙舞爪的样子,猛然画风一下子雨落小白莲了,让人有点不习惯啊。

     “说吧,什么事?”

     和小时候无数次聊天开导一样,易沉沉发问了。

     “我写不出歌了。”柳贺声音闷闷地:“我写了几首,越写越不满意…”

     易沉沉叹了一口气。已经快进市区了,易沉沉放慢了车速,把车开得稳稳当当。

     “写歌这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大黑。”

     易沉沉额头的青筋突了突。算了,这顿打先记着。

     “嗯?”

     “你觉得我..是不是江郎才尽了?”

     易沉沉这次觉得不对。联想了一下自己之前看到的有关柳贺的新闻,心下了然:“江郎才尽?”

     “是啊…”

     柳贺声音闷闷的。这个问题憋在他心里好多天,但不敢跟旁的人说。娱乐圈的压力很大,每天不知道有多少新人在诞生。和他刚出道的时候一样,后浪都想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而从后浪转为了前浪的柳贺,说不怕有一天自己被歌迷遗忘,让他们失望是不可能的。

     初出道时创作俱佳,让自己获得一阵好评。三年过去,自己的人气倒是很稳定,但质疑和流言蜚语也愈来愈多。

     “江郎才尽…”

     易沉沉嗤笑了一声:“你看了那个什么杂志的评论了?”

     “…嗯。”

     “叫你没事别看些没素质的小报,那种拼凑堆砌夹带私货的文字我分分钟可以给你写一大堆。还有,什么江郎才尽,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好吗,你啥时候有才了。”

     柳贺弱弱抗议:“虽然你这么安慰我我挺感动,但这么说我没才华真的好吗?”

     “别整天东想西想被那些流言蜚语给打扰。你要是被他们那些洗脑的话给洗了脑,柳小白,那你真是天真得可爱了。”

     易沉沉伸手摸了摸耳朵:“有才无才,这话不是他们这些人说的算的。我只知道你写的歌能让人听懂,让人听的舒服。不是那种无意义的口水歌,每次出专辑都能引起一阵好的潮流。这就够了,你还在怀疑自己什么呢?”

     “那些整日没事纯BB的人,你就当他们是你脑残粉,发帖求存在感好了。”

     “….”

     沉默了一会儿,柳贺方才开口:“谢谢。”

     红灯停车。易沉沉抽空回头瞟了一眼他,却被他捂住耳朵,让把视线看到前方。

     “好好开车。”

     柳贺笑眯眯地,完全没有刚才的一丝丝颓丧:“我这一百四十多斤可托付在你手上了啊。”

     “…说的好像我们是开往屠猪场的。”

     易沉沉轻笑,手下认真地握着方向盘。

     “哎我还是第二次来横店呢!沉沉那个是什么?大家在排队买什么啊?”

     “沉沉,我好想喝奶茶…珍珠奶茶我想喝…”

     “沉沉,我们吃烤猪蹄吧!!!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虽然之前因为网络报纸的评论让自己对自己产生了质疑,但被易沉沉开解了之后,柳贺迅速走了出来。现在趴在车玻璃上,对着外面的店铺兴奋不已。

     “决定了!我中午要吃烤猪蹄!!!沉沉,我给你这个机会请我吃!!!”

     易沉沉:果然还是让你这个家伙一直颓废到酒店好了…好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