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沉&四人行
    “今天收工,辛苦大家了!!!”

     按照原计划,今天晚上本来要拍外场夜景的,但横店突然下起雨。临时换室内拍摄已经是来不及。眼看着雨越下越大,想着今天因为拍摄顺利多拍了几场,宁河导演干脆大手一挥,宣布今天早些收班。

     把竺秋安泽赶到一边去换衣服,易沉沉和柳贺帮着手把外面的一些小件东西收了回来。跑进檐下,柳贺转头看向正在整理头发的易沉沉。

     “沉沉,今天晚上我们上哪吃东西?”

     “嗯…等会儿开车找家店吃吧。”

     “好。”

     同站在屋檐下,安泽当然也是听到这话。朝易沉沉那边看了看,正好对上她的眼睛。易沉沉犹豫了一下,迟疑地开口。

     “那个…”

     “你们去哪吃?”

     安泽抢先开口,笑意满满:“我好久没回横店,都不知道这几年开了什么店了。”

     又演戏!!!

     在他身后,听到这话的赵楠撇撇嘴。开什么玩笑,在还没拍戏的时候我们提前到了三天,你当时不是拉着我把横店几家有名的店子都吃遍了吗!

     “有个鱼圆店不错。”

     竺秋还没换衣服,蹦了出来:“沉沉你不是喜欢喝汤么?上次我听化妆的小何姐说那家鱼圆汤很鲜,正好今天下雨又冷,喝汤暖一下。咱们好几天没喝汤了。”

     “行。”

     易沉沉其实不喜欢吃鱼,嫌麻烦。但是鱼圆汤和鱼圆的话,倒还是能接受的。

     “好吃吗?”

     安泽装作很感兴趣地望向竺秋。

     “好吃!”想想鲜美的鱼圆汤还有白白胖胖的鱼圆子,竺秋都馋了:“安泽也一起去呗?人多一起吃才有气氛!”

     竺秋:o( ̄ヘ ̄o#)才不让柳贺一男的跟在沉沉身边,免得把沉沉挖跑做经纪人!

     安泽:上钩GET√!

     “好。”安泽笑盈盈地应下来,转头看向易沉沉。易沉沉没有什么异议,多几个人吃都一样。

     “那你们赶紧卸妆换衣服吧。”

     “好。”

     两人应了一声,转身朝化妆间走去。安泽迅速关上门,换上自己带的休闲装。因为平时都会带两套衣服,所以这件很是干净。不张扬,很低调。快速卸妆,把化妆师叫进来帮忙拆头发,安泽揉了揉眉心。

     古装造型做起来慢,换下来也耗时间。等安泽和竺秋出来,易沉沉和柳贺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站在檐下看雨水,一人拿着一块巧克力啃着。安泽定睛一看,正是那天粉丝应援时易沉沉挑的那个牌子的巧克力。

     哼,╭(╯^╰)╮一大男人吃什么巧克力,娘不娘。

     看着柳贺啃巧克力啃得欢快,安泽忍下自己也想吃的心情,在心里暗哼了一声。

     心里虽然这么说着,但安泽脸上丝毫不显。竺秋还没出来,他就走向两人,温和一笑:“我整理好了。”

     “嗯。竺秋换装有点慢,等一会儿。”

     易沉沉从随身带的包里又掏出一块巧克力,递给安泽:“先吃点巧克力压饿?”

     “我不吃甜食,谢谢。”吃甜食不男人,我要保持形象!

     “哦。”易沉沉也不在意,手刚想收回来,被柳贺截住,两手指一夹把巧克力夹走。

     “安泽在减肥吧?我饿了,再吃一块。”

     柳贺“嘿嘿”一笑,麻利地撕开包装纸啃了一口。巧克力的一头被啃了一个缺,发出一声清脆的响。

     看着他嚼巧克力嚼得欢快,安泽默默咽了咽口水。

     欺负人..明明是沉沉要给我的….

     “久等啦。”

     竺秋跑过来,整了整头上的帽子,解释道:“我解头发花了一些时间。我们现在就去?”

     看着人都来齐了,易沉沉把大伞撑开,拉过竺秋:“嗯。你知道那个店的位置吗?”

     “呃,我知道名字..叫汤湖鱼圆。这里好像就一家。”

     竺秋挠挠脸,不好意思地笑笑。

     “我知道那地方在哪,刚才找小何问了。”

     赵楠把伞递给安泽撑着,打开手机地图:“大概知道个方向,等会儿我们导航过去吧。嗯…咱们五个人,坐一辆车走?”

     “应该是个小店吧?”

     易沉沉想了想,小心地避过地上小水洼:“就开我们的保姆车过去好了,我停在外面了。”

     “那我开车吧。”赵楠自告奋勇。

     易沉沉把车钥匙递给他:“好。”

     ----------------------------------------------

     “我看看…一锅鱼圆汤,我们五个人是不是得两锅?”

     包厢里,五人拿着两本菜单看着。易沉沉坐中间,旁边是竺秋和柳贺。而柳贺旁边则是赵泽和安泽。围着十人的大圆桌,安泽正好坐易沉沉对面。

     解下了围巾,易沉沉把它整理好搁在背后,朝服务员笑笑。

     “你这里还有什么特色小炒,推荐一下。”

     说着看向旁边四人:“这边的菜味道有点淡,喜欢味道吃重点的咱们先跟老板娘说。”

     老板娘拿着登记的单子一笑:“我们鱼圆分量很大,吃完了可以加汤下/面。五个人吃大锅就够了,不够咱们再加。小炒的话都可以加辣椒的。”

     在座的五人都饿得要死。除了主菜鱼圆汤,一人点了一个小菜。柳贺很慷慨地表示因为自己初到,所以自己请客。于是竺秋和易沉沉毫不犹豫地又多点了几个。

     热腾腾的鱼圆汤很快就上来了。白白胖胖的鱼圆子飘着奶白色的汤里,汤盆上冒着白气。光闻味道就知道汤很鲜美。五人道都不是讲究礼仪的人,于是也都拿起筷子开吃。

     “呼...好软。”

     竺秋小心翼翼地把鱼圆汤盛到碗里,用勺子舀起一个,轻轻地咬了一个尖尖。鱼圆子的鲜美味道瞬间占据了味蕾。易沉沉接过柳贺给盛的汤,道了声谢,也拿起勺子喝起汤来。

     “味道确实很不错啊。”

     很满意鱼汤的鲜美。虽说是用新鲜草鱼打成浆做成的鱼圆,但是并没有腥味,也省去了吐刺的麻烦。热腾腾的汤喝着,感觉汤汁顺着食道流入胃里,身体都暖了起来。

     “再喝点。”

     接过易沉沉手里的碗,柳贺很自然地撇去汤面上飘着的葱,给易沉沉盛汤:“要几个鱼圆?”

     “三个。”易沉沉伸出手指比了下。

     “手拿开,小心烫。”柳贺麻利地给她盛好汤,避开她要接的手,把汤碗稳稳地放在桌子上。

     “谢谢。你自己喝吧别管我了。”

     “嗯。”

     柳贺应了一声,把自己的碗里也盛好,把大汤勺放了回去。席间没有人讲话,都默不作声地吃着。

     柳贺是易沉沉发小,而作为同吃同住生活四年的大学室友兼闺蜜,大学时代竺秋也是见过柳贺的,也和他一起吃过饭。对于柳贺这种在饭桌上习惯性照顾易沉沉的举动,竺秋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但是这一幕落在安泽眼里,就有点不是滋味了。

     搅着碗里奶白色的汤,安泽心里有什么东西梗着一样,有点不舒服。

     “老板娘,给咱们下点面条。”

     鱼圆子很受众人欢迎。一大锅满满分量的鱼圆一下子就被吃光了,汤也喝了不少。而竺秋,安泽,柳贺都是艺人,控制饮食也吃不了太多,便没有再要一锅,只是让老板娘把汤锅端走直接下面条吃。

     “你今天吃好多。”

     “因为好吃。”

     易沉沉一手拉着长发,低着头吃面条。柳贺看她这样子也很是习惯。虽然因为工作原因很久没见,但距离丝毫没拉远。抽了一张桌上的纸巾,柳贺擦了擦易沉沉面前刚才因为盛汤而洒落的汤汁。

     五人的战斗力都很强,继续上来的一锅汤面被吃了个精光。吃饱喝足,众人准备休息一下再走。

     “怎么了?”

     聊了会儿天。柳贺看向旁边的易沉沉,发现她拧着肩膀捏着手腕,脸色有点不对劲。

     众人看向易沉沉。易沉沉用劲捏了捏手掌,低低地说了一声。

     “有点酸。”

     “是不是疼?”

     柳贺马上反应过来,急急喊着让老板娘上温水。其余三人有点莫名其妙,但看着易沉沉好像有点不舒服,也着急地看着她。

     柳贺给易沉沉倒了大半杯热水,拿起她杯子里没喝完的已经凉了的茶水兑了一下,递到她手里。

     “喝。”

     “不喝..刚才喝了好多汤,撑。”

     易沉沉摸着自己鼓鼓的肚子,摇摇头。

     “估计又是汤的问题。没事,这次反应挺小的,就是有点没力气,一会儿就好。”

     易沉沉拧着眉,继续给自己捏手心。

     “那再坐一下。”

     旁边的人都在,柳贺也不好直接给她捏手。安泽有点着急:“这是怎么了?”

     “起反应了。”

     柳贺起身,拿勺子捞了一下汤。里面的药材什么的可能是被过滤掉了,什么都没有。

     “有些火锅店汤店可能在自己的汤里加了东西,比较敏感的人能吃出来。比如沉沉,吃完过一会儿身上会酸痛无力。”

     柳贺简单解释了一下。看着易沉沉的脸色还算好,心里舒了口气。

     还好还好。以前最严重的一次是高中俩人吃饭,在外面汤店喝汤之后,易沉沉直接疼得恨不得把身体拧成麻花。那次差点把柳贺吓得心脏停跳,直接抱着她奔医院去了。之后几次吃饭也遇到过这种情况,柳贺都总结出经验了。

     看着易沉沉的脸色逐渐缓了过来,几人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过了十几分钟,易沉沉甩甩手:“现在没事了。放心吧。咱们走吧?”

     “真没事了吗?”

     安泽还是有点担心:“要不去医院看看?”

     “没事,可能他们家的东西加了点东西,我过敏了。”

     易沉沉摆摆手站起来。伸了伸手臂示意自己没事:“真没事了,刚才就是有点不舒服而已。”

     众人还是有点担心。但看易沉沉穿着高跟走路也很稳,身上也没出疹子什么的,也就没坚持让她去医院。

     -----------

     回答住宿的酒店。这里是剧组包下来的,有空房。易沉沉直接给安泽也在这间酒店里定了一间房。当然是之前给导演打好招呼的。

     “我先回房间。”

     “行,你去休息。”

     柳贺的房间和安泽一样是十楼。电梯停在五楼,易沉沉和竺秋走出去,跟他们道别。

     “沉沉..对不起..”

     坐到床上,竺秋拉着易沉沉的手有点愧疚:“我都没第一时间察觉到你不舒服...”

     “没事的。”

     易沉沉摸了摸她脑袋:“说起来,我们大学的时候吃的那些店,我一次都没起反应过。后来出来工作都是吃大锅饭,要么是做饭,你也没见过我过敏。而且也不知道吃的食物会不会过敏,我基本上很少去火锅店和汤店吃东西,你不知道也正常。”

     “嗯。”

     竺秋应了一声,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我先去洗澡,你休息一下。”

     虽然身上的酸痛感退了,但现下还是有点难受。易沉沉抓了抓头发,起身去洗澡。

     另一边的房间里。

     “怎么黑着脸?”赵楠把随身给安泽带的包放在一边,看着安泽不是很好的脸色,问了一句:“累了?”

     夜幕已经降临。从十楼的窗户里向外望,正好能看到不远处的景色。横店城镇中心的高楼并不多,能看到不远处的矮房子闪着灯。

     “没什么。”

     安泽揉了揉眉心:“我等下就睡。”

     “行,那你睡觉,我回房间。”

     “嗯。”

     关门声响起。安泽看着窗外,脑海里浮现出刚才易沉沉难受的脸色。

     易沉沉,我真的...一点都不了解你。

     但我还说我喜欢你..我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