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沉&泽
    两人并肩走着。都没有开口,但静谧的气氛萦绕在周围。安泽一会儿就领着易沉沉走出了那个巷子,原来刚才易沉沉返回时是走错了岔道口,方才找不到路。

     “沉沉想要玩什么吗?”

     这么干走不说话也不是个事。安泽压了压帽子,放轻了声音,低头问向易沉沉。

     因为刚才那气氛略有旖旎,易沉沉现在难得有点不好意思,但脸上却没有显出来一丝。随意地朝旁边望了望,她的眼神被被远处一轮闪着灯的摩天轮吸住了。

     漆黑的夜空里,摩天轮慢悠悠地转着。上面的彩灯仿佛能照亮整个夜空,仿佛能满足所有女生心里美丽的幻想。安泽看着易沉沉有点心动的样子,弯唇:“我们去坐摩天轮吧。”

     易沉沉看了他一眼,有点犹豫。

     “今天这里好多人啊。都到这个时候了,那些游乐设施还要排长队。”

     安泽装作无意地压了下帽子,侧头询问:“那个摩天轮上面应该能看到大半个横店吧?”

     “应该可以。”

     易沉沉点点头:“往那个方向走就是明清宫苑了。在明清宫苑景区里走的话,感觉和故宫差别很大。但是从高空往下看的话,还是比较有气势的。”

     “沉沉之前坐过这里的摩天轮么?”

     “坐过。我和竺秋来的。”

     想起很久之前的往事,易沉沉的脸上也微微带了一丝笑容:“不过那次是白天玩的,还是阴天,从最高处往下看的感觉并没有那么好。”

     “有跟别的男生一起来过么?”

     安泽低头看她,正巧易沉沉抬头,两人看了个正着。他与她挨得极近,近得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仔细看着她的表情,安泽脸上挂着笑容,坦坦荡荡地继续追问:“沉沉和别的男生坐过摩天轮么?从小到大,有过么?”

     “……没有。”

     看着他的眸子,易沉沉心中的感觉很莫名。若是以前,如果男生流露出一点点过界的意思,她潜意识就会特别抗拒。无论是不是交好的朋友,她下意识就会变得慌乱,甚至对对方有点厌恶。

     但不知为什么,听到安泽这有一点刨根问底的追问时,易沉沉的心里有淡淡的喜悦。

     心情好像是一瓶青苹果味道的芬达被他那种晃了晃,咕噜咕噜冒着清爽的气泡。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舒服。

     “没有和男生坐过摩天轮。”

     易沉沉嘴角的弧度更大了一点,心中有一点小期待。而安泽也不负希望地点头,仿佛是被她的笑容弄得也有点不好意思似的,摸了摸脖颈。

     “那我们去玩吧。”

     安泽与易沉沉并肩走向摩天轮。几分钟的距离,两人都没有说话,但之间弥漫着淡淡的温柔的气氛,就像此时萦绕在他们身边的暖风那样温暖。易沉沉穿着高跟鞋,刚好到安泽的耳朵那里。两人并肩走着,地上的影子也亲亲密密地挨在一起走着。

     听着她在身侧慢慢吃蒸糕的咀嚼声,安泽觉得很安心。忙碌了一天的疲惫在这一刻也烟消云散了。

     捏了捏手掌,他犹豫了好一会儿,也没敢伸手牵住她。

     真是……

     安泽在心里笑了一声。这感觉就像是自己年少时因为自己走在漂亮女生身边,那般惴惴不安却又期待。手心冒汗的感觉……这是多久没有过的了。

     而易沉沉吃着还暖呼着的蒸糕,满嘴都是玫瑰馅儿的甜香味。但更觉得甜的不是味蕾,而是心。

     算算时间,现在刚好是每天的大型演出开始的时候。安泽和易沉沉去玩摩天轮的时间很凑巧,没有怎么排队。当两人站在一起等着后面的小箱子转下来的时候,看着前面两对亲亲热热地挽着手的情侣,心中同时有点不好意思,但都暗自在心里念着,催促着大箱子快点转过来。

     “小心。”

     上摩天轮的时候,大转轮还在缓缓地转动。安泽抬步先走了上去,然后转过身朝易沉沉伸出了手。易沉沉抿了抿唇,低着头把手放进他的手心,没看到他弯起的眼睛。

     好冰。

     握住易沉沉手掌的一瞬,安泽心里感叹了一声。牵着易沉沉在同一边坐了下来,顺手关上了门。

     手也松开了。

     易沉沉收回手,抚了抚长裙端端正正坐好,眼睛看向窗外。安泽心里略有失落,但心里很快有了主意。

     “沉沉……”

     与有好感的男生同处在封闭的摩天轮车厢的空间里,易沉沉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但自尊心作祟,于是强撑着把脸转向一边不露出紧张的神色。正在心里纠结着要不要同他聊天,聊什么的时候,安泽突然开口了。

     声音有点颤抖。

     “嗯?”

     易沉沉转过头去,意外地发现安泽的状态有点不对。

     “安泽,你……”

     安泽一手紧紧捏着,眉头紧蹙。离得太近,易沉沉甚至能看到他额头冒出的细密冷汗。

     易沉沉慌了,下意识伸手扶上了他的肩膀摇了摇:“安泽,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

     “我……”

     安泽咽了咽口水,语气虚弱。他敢发誓,他这是第一次在非工作状态发挥演技。身为影帝的演技水准自然是没得说,他的脸色在车厢的光照下显得惨白,吓得易沉沉六神无主,甚至抓住他的手摇了摇。

     “安泽,你别吓我,你哪里不舒服?”

     “我….沉沉,没事的,我就是……”

     安泽欲言又止,但恰时痛苦地皱皱眉,眼睛里的光也黯淡了下来。易沉沉急了,伸手摸上他的额头。感觉到他额头温度还算正常的时候放下了手,却正好被安泽不经意抬起来的手抓住。

     “沉沉,我真的没事。”

     安泽艰难地呼吸着,说话一字一顿。嘴角带出一抹苦笑:“说出来你别笑话我,我有一点……恐高。”

     “诶?”

     易沉沉悬在空中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但看着他很难受的模样,还是担心地不行。

     想起安泽刚才追问她是否和别的男生坐过摩天轮,易沉沉的心突然跳空了一拍。难道……

     “我以前没有坐过摩天轮。我知道我自己有一点恐高,但年纪大了之后渐渐地克服掉了这一点,也能坐飞机,只要不从高空往下看就好。所以我也觉得我坐摩天轮没事。但没想到,我还是……这么没用。”

     安泽安慰地握了握易沉沉的手指,心里暗笑着,但脸上的表情依旧到位。往旁边看了一眼,又迅速地把目光收了回来,落在易沉沉身上。

     “让你看笑话了,沉沉。”

     低下脑袋,安泽苦笑着摇摇头。黑色的刘海垂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显得原本很男人的他在这时候带上了一丝弱气。

     好像一只哈士奇…….

     易沉沉心里一动,但又很快把这个想法甩出脑袋。看着他的模样,话头在心里过了几遍,生怕伤到他自尊心。

     “没事的……那安泽,你现在感觉还好么?头痛不痛?”

     “我头有点晕,胸口闷。”

     安泽又往外瞄了一眼,在易沉沉担心的目光下迅速把眼睛收了回来,做出一副强撑的模样。易沉沉的嘴唇嗫嚅了几下,刚要说话,却被安泽抢先开口。

     “沉沉,你能……让我抓一下你的手么?”

     “……”

     易沉沉低头看了看已经被他握住的手腕,强压住嘭嘭狂跳的心脏,点头轻轻应了一声:“嗯。”

     要不是记得自己在演戏,安泽的颧骨都要飞到天上了。在易沉沉看不见的地方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死死地把不断要往上翘的嘴角压住,赶紧伸手把易沉沉的手牢牢握在手心里。

     易沉沉的手掌又软又冰,安泽把自己的大拇指压在她手心里,让她觉得有点痒,羞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易沉沉木着一张脸,僵直了身体由着他拉着,但还没等她调整好心态,安泽就已经眯着眼,依旧一脸难受表情慢慢往她身侧歪。

     然后一点点,一点点地……在易沉沉没有表示抗拒的情况下,轻轻靠在她的肩膀上。

     感受到易沉沉那一瞬的僵硬,安泽心里也是惴惴不安的。但自己并没有被推开,这也隐隐约约说明了易沉沉对他放宽的态度。安泽心里欢喜得很,心脏一下一下大力地跳动起来。那力度,他觉得易沉沉都可能会听到。

     但易沉沉的心也跳得厉害。安泽的呼吸就在自己肩头,她甚至有的懊恼自己出门没有重新喷一次香水。眼睛移向了窗外,此时,他们所在的这节车厢距离最高点还差两三个移动距离了。在靠上她的肩膀之后,安泽的呼吸逐渐趋近平稳,她也放下心来。

     “沉沉。”

     “嗯?”

     “你听说过摩天轮的传说么?”

     安泽把脑袋靠在易沉沉的肩膀上,她的头发落了一点到他的脸颊上,很柔软,也有点痒,但他却舍不得伸手把那头发拨开,只是侧了侧头重新靠着。

     “在摩天轮最高处的那个传说么?”易沉沉低声问道。

     “是。传说在摩天轮最高处接吻,就可以相爱到永远。”

     安泽缓缓地说着,直起身,温和又认真地看着易沉沉的眼睛。易沉沉一愣,心里隐隐地感觉到什么,又有点不敢相信。

     手被他小心翼翼地握在手心里,她都能感觉到他手心里渗出的汗了。但是,这感觉不讨厌。

     很温暖。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是在你们公司的停车场里。你坐在黑色越野车的驾驶座上,开着车门吃麻辣烫。我第一次发现,女生能穿着职业装吃麻辣烫,居然能吃得这么好看。之后,几次和你在一起的感觉都很好。还不熟的时候,在晚上我和你一起走回酒店。那段路我其实一直在心里默默数着步子,想着如果我把步子迈小一点,应该就能和你多走一会儿了。”

     安泽舔了舔嘴唇,仔细地观察着易沉沉的表情。想起与易沉沉相遇的那些日子,饶是紧张得不行,但脸上也带上温暖的笑意:“那天清晨,我和赵楠迷路了。看到你从台阶上慢慢走下来的时候,我的心快要跳出来了。之后我们一起去看《龙帝惊临》,你无意识抓住我的时候,我很想很想抱住你,却又怕你讨厌我。那是第一次,我因为害怕自己的动作吓到你而觉得很不安。”

     “我很讨厌这种不安。我想大大方方地拉着你在外面走。”

     安泽补充道:“我们俩新闻出来的时候,我很愤怒。不是因为是自己的绯闻,而是愤怒在我还没准备好的情况下把你曝光在人前,即使这是绯闻。我很担心你会离我远远的,但头疼的是,你确实离我远远的了。”

     他的声音带上一点小幽怨。易沉沉安静地听着,脑袋却有点懵。

     “那天出去吃饭,我看到你过敏的时候吓得不得了。当竺秋说你过敏的时候,我心里很不舒服。看到你靠在她肩膀的时候,又觉得我太没用。明明喜欢你,但连你会过敏都不知道。”

     安泽坦然地把“我喜欢你”这四个字大大方方地说出来。易沉沉下意识抬头看他,对上他发亮的眸子,说不出话来。

     “我和你一起看演出。其实那演出表演了什么我全忘了。我只记得你的表情,很开心。我很庆幸当时被赵楠拉着来欢乐谷玩,最后还碰上了你。你不知道,当你从亮着灯的旋转木马走下来的时候,我有多心动。”

     “我当时就想,如果我们结婚,仪式一定要是晚上。一定要有一个亮着灯的旋转木马,然后你穿着漂亮的缀着水晶的婚纱,提着裙子慢慢地走下来。”

     安泽握紧了易沉沉的手,把她往自己怀里拉了一点,另一只手已经轻轻地放在她的肩头,整个人呈半怀抱她的状态。易沉沉的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只是愣愣地看着安泽闪着光的眼睛,在那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摩天轮还在缓缓爬升。余光里,他们看到前面的车厢在缓缓下降。他们知道,马上就要到摩天轮的最高处了。

     “2014年7月26日,晚上9点09分。地点,横店欢乐谷摩天轮的最高点。”

     安泽看了一眼手表,把时间念了出来。把易沉沉的手紧紧扣在手心,看着她的眼睛,语气轻得好像怕吓走蝴蝶。

     “易沉沉,我能吻你吗?”

     他的话落下的那一瞬,易沉沉仿佛感觉到整个视野都亮了一分。心里变得极软极软,好像有一泓暖水将自己整个人包住似的,温和得让人想要掉下泪来。

     眼睫毛颤了颤。在他以为自己心跳快要破表的时候,她幅度极小地点了点头。安泽瞬间狂喜,演虚弱什么的也顾不上了,赶紧把易沉沉搂到自己的怀里。又怕她反悔,手里用的劲更大了几分。

     然后低头,手微微颤抖地捧住她的脸,极慢极慢地亲了下去。

     唇瓣相接。两人的脑海一下子都空了。

     她的嘴唇还带着玫瑰酱的甜香。安泽只觉得她的唇很软,虽然自己已经不是初吻了,但他依旧笨拙地不知怎么办才好,生怕自己的动作若是再得寸进尺一些会引起她的反感。但他也舍不得马上就分开,于是小心翼翼地贴着她的唇,一手抚上了她的后脑。睁着眼睛,看到她紧闭着的眼皮下眼珠紧张得在滚动。心里软成一片水。

     然后,他也闭上眼睛。拥抱在摩天轮的最高处,他抿唇,加深了这个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