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沉&泽
    本来想看看剧组的消息,没想到却看到自家竹马的绯闻。热点榜上,一条名为“#柳贺与何姿芝分手#”的新闻被刷到了最上。点开热点一看,几个著名的营销号都在爆料着真相。

     “这事圈里的人都知道,何姿芝以前和柳贺是一对,一直都在一起,但是没曝光。”

     “两个人以前都是一个高中的,到现在少说也有七八年了。哎,七年是个跨不过去的坎儿啊。”

     “你说那个易沉沉?易沉沉那确实是和柳贺一起长大的没错,但一个小天后级别的,一个还是个经纪人,你脑残了不选何姿芝啊?不,我没说易沉沉和柳贺有感情方面的关系,反正我认识的朋友是他们俩的高中同学,易沉沉压根儿和柳贺不是一对,她真爱是竺秋。”

     这怎么还把我给扯进去了。

     易沉沉撇撇嘴,点开图片。只有一张图,确实是柳贺与何姿芝的合照。照片上的两人都很青涩。

     “这是多久前的照片了。”

     易沉沉嘟囔了一声,关掉网页打电话。

     “….嘟嘟嘟。”没人接。

     继续打柳贺经纪人陈姐的电话,也是关机。

     估计是要在开会要应付媒体吧。同为经纪人,易沉沉也知道经纪人惯用的手段。自家竹马自己知道,柳贺他从来都是爱惜羽毛,不屑于用绯闻炒人气的。所以,这一次绯闻应该不是公司主动宣传运作的。不过,反正也没什么实拍图流出,易沉沉也就没当回事,把手机收回了兜里。

     “沉沉,你吃不吃零食?”

     靠在旁边的栏杆上,易沉沉眯着眼看风景。旁边突然伸出来一只手,递过来一袋薯片。一抬眼,安泽正笑眯眯地看着她:“接着,刚才后勤给的。”

     “都补完妆了,怎么不拍摄?”

     易沉沉道了声谢,接过打开袋子慢慢吃着。

     “道具组还在布景。今天拍雨戏有点麻烦,刚才宁导看了下布景说不满意,还要重新布。所以我们还得再等会儿。”

     “唔。”易沉沉点头。

     安泽摸了摸手指指节,突然出声唤她:“沉沉。”

     “嗯?”

     从欢乐谷回来之后,易沉沉默许了安泽叫自己名字的行为。虽然几天下来已经习惯他这么称呼自己,但再一次隔着这么近听他念自己的名字,易沉沉的心,还是突然乱跳了一下。

     “你入行多久了?”

     “正式算,两年多,”想了想,易沉沉补充:“其实已经是三年了,因为大四的时候出来实习,当时就在横店。”

     “当时是在拍戏吗?”

     “当时是想做经纪人,结果陪着竺秋一起跑龙套。”

     想起那段虽累但很容易满足的时光,易沉沉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嘴角微微勾起:“当时我和竺秋就是在横店实习的。我们前几天去的欢乐谷,在我和竺秋到横店的第一年的时候就修的差不多了。等我们离开学校正式到这边发展,欢乐谷就开放了。竺秋演的第一个有配角名的角色杀青后,我们就去那玩庆祝了一下。对了——”

     “嗯?”

     易沉沉顿住了话头,扭头看他:“昨天拍的照片呢?”

     “在这。”

     安泽从自己圆领袍的衣领暗袋里掏出了手机。麻利的动作看得易沉沉一笑。看到她的笑意,安泽摇了摇手机:“服装师缝的暗袋,方便。”

     “穿成这样又掏出手机,真的很跳戏啊。”

     易沉沉笑着,侧头看着安泽把手机图库调出来,一张一张地划着。

     “看,这张我拍得好吧?”

     安泽把手机牢牢握在手上,递给易沉沉看。屏幕上,一个穿着红衣黑裙的女生坐在银色的独角马身上,微微侧头看着这个方向。

     “你P过图吧?”

     不得不承认,安泽这张的拍摄角度选得实在是好。虽然自己的照片在别人手机里感觉有点异样,但易沉沉还是很喜欢这张照片。

     “哪有,是我拍得好而已。”

     “还有呢?”

     “还有..”

     安泽把大拇指在屏幕上一划,图片迅速往后划过,易沉沉赶紧伸手按住屏幕,停在指尖下的照片正好是自己和安泽的合照。

     背后是篝火。安泽拉着自己的手,拉高了帽檐灿烂地笑着。而自己一米七的个子,站在高个子的他旁边居然还显得有点娇小。自己的脸上拍得不是特别清楚,但能看出自己当时是笑着的。

     “这张拍得特别好是吧?回去我奖励了赵楠一碗红烧牛肉面。那家伙最喜欢的方便面味道。”

     安泽开着玩笑,收回手:“前几天我忘了,等会到酒店连了WIFI我再发给你。”

     “好。”易沉沉摸了摸额头,眯着眼晒太阳。安泽也站在她身边,享受着这一会儿的悠闲。

     “在这躲懒呢?”

     两人闭着眼睛站了一会儿,副导演走过来,出声打断:“阿泽,景布好了,开工吧。”

     “这就来。”

     安泽朝她挤挤眼,把手机重新塞回兜里:“我去拍戏。晚上一起喝汤去。”

     “那得你们今天发挥好,NG少早收工才成。”

     易沉沉继续站着晒太阳,挥了挥手机的薯片:“去吧。”

     ————————

     “啊冷死了!!!”

     导演一喊“卡”,易沉沉和赵楠就赶紧拿着大毛巾过去。虽然拍戏之前,两人信誓旦旦地互相鼓劲,还要比比谁NG少,但现场拍起来NG的原因可不仅仅是因为演员的发挥。一会儿是灯光一会儿是拍摄角度,再来几次表情动作而造成的NG,在冷雨中淋了好久的两人都要僵了。

     “你自己拿着先擦擦头发。”

     服装间里,易沉沉拿着大浴巾把竺秋裹好,又搭了一块干毛巾在她脑袋上,转身去拿保温杯给她倒热水喝。还未过清明,虽然这些日子中午根热,但早晚温差很大。刚淋了雨又吹了风,易沉沉真怕竺秋生病了。

     “赶紧去换衣服。”

     两人擦得差不多了,拿着经纪人给的衣服去换。易沉沉低头整理起包,赵楠也出去拿自己的东西。

     “赵楠呢?”

     一转头,安泽就换好衣服出来了。朝易沉沉打了个招呼,卸妆油就去卸妆。

     “去整理东西了。”

     安泽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他的妆不浓,就这么简单地洗了几下。眯着眼抹了把脸上的水,易沉沉顺手抽了一张纸巾塞他手里。

     “我把包拿过来了,阿泽你擦点东西,要不脸上干。”

     “嗯。”

     安泽对着镜子抹抹脸,笑闹让他坐下,娴熟地帮他把已经湿了的头发拆掉易沉沉翻了翻柜子,拿出吹风机递给赵楠。

     “现在几点了?那个店还开门么?”

     竺秋也换完衣服,出来仔细地把妆卸了。坐在椅子上闭着眼让易沉沉给她吹头发,心里还念叨着那汤。

     “应该还开着吧?累不累,要不我们就在酒店吃。”安泽打了个哈欠。

     “我不累。”竺秋马上表示。

     赵楠也点头:“我也是。今天晚上好冷,又拍了雨戏,我们还是去喝汤暖暖吧。”

     “那就去吧。赶紧走,吃完回去休息,大家都累了。”

     摸着竺秋的头发已经全干了,易沉沉把吹风机关掉,放回柜子里。其他人也站了起来,四人齐齐往停车的地方走。

     很快就找到那家汤馆。虽然是营业到凌晨,但这时候都没什么人了。四人进了一个包厢,快速地点菜,然后也没说话专心吃起来。

     “味道挺不错啊。”

     吃完饭,四人从后门出去。赵楠去把车来过来,而竺秋去上卫生间。安泽把手插在口袋里,和易沉沉站着一起等。

     “这戏还得快两个月才拍完呢。”

     有点冷,安泽摸了摸脸:“一会儿就拍了一个月了。今天吃饭的时候宣传的小林来找我,说要我们用微博推推图做宣传。”

     “两年没消息的安泽大神要是更微博了,你的粉丝会疯狂的吧。”

     易沉沉把围巾往上拉了拉,侧脸朝他笑:“到时候我会披马甲上去围观的。”

     “易主的粉丝可不少。到时候我发微博,你给我转发一下,让我蹭蹭转发。”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聊得还算开心。风有点大,安泽往易沉沉这边站了站,不着痕迹地侧身挡住风。

     忙了一天,易沉沉有点困,捂住嘴打了个哈欠。鬼使神差地,安泽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嗯?”

     被他冰凉的手指一惊,易沉沉捂着额头看他。安泽也被自己下意识的动作愣到,回过神来赶紧补救。

     “你的脸有点红,是不是发烧了?”

     “……没有啊,可能被风吹的吧。”

     易沉沉捂住脸颊,抿唇。额头上,安泽冰凉手指碰到的触感好像还在。虽然很突然,但是……

     并不讨厌。

     有点尴尬,两人默默无言了一会儿。易沉沉有点害羞,低着头看着脚下的影子。而安泽看不清她的表情,以为她生气了,心里有点惴惴不安。

     怎么好像是高中的时候,向女孩子告白却怕她拒绝的那种心理啊。安泽暗暗嘲笑了一下自己的小不安,转脸看了看她。易沉沉感觉到他的目光,又不好意思对上,脸往旁边侧了侧。

     “上车吧!”

     幸好,正在尴尬的这时候赵楠把车开了过来。竺秋也刚好出来了。易沉沉如获大释马上上车,而安泽也装作平常坐上副驾驶座。车缓缓地开向酒店。

     晚上,安泽微博更新。

     【拍了一场雨戏,冻得不行。好在和同事去喝了很暖和的汤,现在可以很好地睡觉了。】

     四楼的房间里,易沉沉手机一震。打开一看,一张照片出现在屏幕上。

     篝火映照之下,安泽牵着她的手,笑得很开心。

     作者有话要说:感情戏苦手要哭了....这是我三篇文里进展最快的一对吧【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