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小主子们,请稍等。”李公公叫住了往学院走的包包兄弟。

     兄弟三个一见李公公咧着小嘴,跑上前又是搂又是抱的亲密的不得了,包包问道:“公公,是不是皇爷爷有事交待我们?”

     “正是,”李公公牵过两个娃娃:“这两位是大皇子和三皇子的嫡孙,平日里有劳三位小主子照看了。”

     包包转转眼珠笑嘻嘻回道:“请您转告皇爷爷请他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李公公走后,布布、笑笑挤开两娃占据哥哥身边位置,布布看了看面前一个嘟着嘴,一个害怕直往后躲的两娃娃,不解的问:“哥,皇爷爷怎么让我们看娃娃?”

     “不可随意揣度圣意,二弟、三弟你们是同个教学师傅,平时多照顾些。”

     柳絮在书房中认真书画着准备送给周玉皇寿辰的大礼,小芽轻敲进门:“主子,十皇子府送来帖子。”

     “说过多少次了,你现在有孕在身到处乱跑什么?”自从王凡和小芽成亲后,一年多都没有孕,柳絮一直担心着,这古代太看中传宗接代的责任,一边有事没事的提点王凡无子无女也挺好,一边命令小芽补身子,终于不负有心人,从知他有孕柳絮就禁止他就做劳累事。

     “主子,小芽哪能闲得住呢,这帖子……”

     “拿来,”打开一瞧微愣:“十哥让我过府一述?”

     小芽噘嘴反对:“十皇子真是糊涂,哪有爷儿叫别府后院人的,主子,咱不能去。”

     “十哥叫我可能也是为他后院的事,去叫灵儿……算了,我自己去叫吧。”

     柳絮现在也是入乡随俗为灵儿做打算,这古代出嫁都过早,她快14岁了也不知道能留几年,说句真心话这个年纪对于他来说就是个半大的孩子,17岁之前他不考虑让灵儿嫁为人妇,但他从此刻却有心在教导她,三从四德他不懂也不想学,刻板的学死书不见得是好事,他要让她多学多看,至于她能掌握多少就看她的领悟力了,有句话说的好,女孩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柳絮也不想左右她的思想,只希望以后她不被旁人欺负就好。

     柳絮左右瞧瞧灵儿赞道:“我闺女好看,戴的这朵花更是水灵。”

     灵儿摸摸头上的花:“是弟弟送给灵儿的。”

     “哟,别说这两个小子眼光还不错,一会儿忙完爹爹带你选几匹好的缎子,做几件花衣服穿穿。”

     父女俩聊了一路,待下马车时十皇子妃忙上前迎接:“十一弟媳你总算来了。”

     柳絮看她额间的细汗,笑道:“十嫂真是好性子,十哥叫我过来您在门口迎接?”十皇子妃苦笑,柳絮也不忍看这个善良的女子神伤:“十哥呢?”

     “在姨娘的院子,弟妹随我来。”

     柳絮刚刚进屋,十皇子就奔过来:“老十一媳妇,你快给瞧瞧这肚子可痛了好一段时辰了。”柳絮还真瞧见了,他进房众人是没什么表情,可灵儿一迈进来都开始闪躲,看来下毒之事还真是远播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余光望了一眼仍微笑的灵儿,欣慰了这才是他的闺女。

     对着急的直搓手的老十说道:“十哥,是不是补品被十一皇子截了后就开始痛了?”漂了一眼屋里人要特权:“叫我来就白凭我作主?”

     还在想是不是那个时辰痛的老十回过神:“对,对,弟媳厉害的很,都能治好八哥的腿,这病自是有办法吧?弟媳你也别气,十哥真没把你当大夫,就是急的你看……”

     柳絮也念老十的情义再加上这个十嫂在太子妃面前多次围护自己,罢了大夫就大夫吧,刚走到床上打量一眼“病人”,冷笑这小脸红扑扑的,痛的直打滚一滴汗都没流,演技不合格,还没深入打探呢,床幔就被站在旁侧的下人放下,手腕自觉露出,婆子又将纱巾铺与腕上,柳絮看完这些目光锐利看着行动者问道:“这是何意?”

     婆子立于一旁解释道:“十一皇子妃毕竟是个哥儿,奴才得按程序办事。”不待十皇子开口,柳絮叫了一声:“灵儿。”

     灵儿仍是微笑走上前,“啪、啪”两记耳光甩给了婆子,这可打愣了一屋子人。

     “告诉她原因。”柳絮冷厉的开口,打人也得有个说法不是,可不能让人说他在十皇子府撒泼。

     “十皇子已经说了全凭十一皇子妃作主,你一个婆子不经传召就如此行事,身为皇子妃亲自给你们主子瞧病,你们没有一点谢意,还处处有理说,我这也是按程序办事。”灵儿说完退回到十皇子妃身旁,对她露出一抹安抚的笑。

     虽打的不重可是也打醒了众人,柳絮一扬手,婆子畏畏缩缩的掀开床幔,柳絮就静站着冷眼盯着床上人,盯着有孕姨娘这回真是冒汗了:“几个月了?”

     婆子小心的回道:“回十一皇子妃,有七个月了。”

     “好,”柳絮一拍手,坐在桌前:“十哥十嫂,怎么说我也算客吧,一杯茶都没有呀。”

     “快去快去,端两杯好茶过来。”老十边交待边问:“十一弟媳,怎么样有法子治吗?”

     柳絮不出声,一副在思考的样子,直到茶水端上来后,他浅尝一口才开口:“很简单,十哥有没有听说过七活八不活的说法,她现在都七个月了胎儿能活下来,下次再肚子痛就叫我开膛破肚取出算了,十哥您也知这个我拿手,八哥的脚也是这么治的,您看他不是健步如飞了,我回府后就准备工具,不要有麻烦我的想法,为十哥十嫂效力是柳絮的荣幸。”

     “这……”

     “十哥,您还顾虑什么?到时叫个太医来诊治下,仍是查不出有什么不妥的话就照此行事吧,总是没有原因的疼痛很容易一失两命的,能保一个算一个,而且还是保住十哥心念的子女。”柳絮在鼻子前扇扇:“还有这院子平时人多了些,乌烟瘴气的,我在东周时身边不过三四个人,一胎就生双生子,十哥布布、笑笑聪明吗?壮实不?”

     老十狂点头:“那两个真是好,长的好、身体壮、脑子灵。”

     “身边人少了人就清静些心情一好,肚里的孩子当然就好了,十哥,你府中的事我也不便多说什么,你自己看着办吧,十嫂我有事和您说。”

     也不理床上的病人和旁边婆子惨白的脸,柳絮随着十皇子妃来到她居的院子,坐在大厅中柳絮问:“十嫂,您在太子妃面前护着我,真是看不出在您府中这么弱势。”

     十皇子妃没想到他这么直接,转念一想刚刚的种种他也能看出大概了:“在太子妃面前大不了一言不合,以后少见面,十皇子是我的夫君,怎么能……”看了一眼端坐一旁大家闺秀样的灵儿,还有那突如其来的两个巴掌,真想像不出这个小小的人儿在众人面前都能下得了手:“灵儿,她……”

     柳絮截下她的问话:“灵儿知道她应该怎么强势,才能不让她和她身边人不被旁人瞧不起,十一皇子和我也是夫妻,我投其所好让他看中,十嫂应该很了解十哥,一再退让你又能得到什么?”

     十皇子妃在旁垂泪:“爷儿的事后院的人哪能干涉。”

     柳絮很想敲开她的头,看看大脑结构,在宫中挺伶牙俐齿的一个人,在自己夫君面前就成了傻子,媚眼一挑:“十嫂,笔墨伺候着。”提笔想了一下,把位置让了:“灵儿,把爹爹教你做的几种吃食法子各写一份。”自己写的字还是难登大雅,这种丢面子的事还是别露出来为好。

     “灵儿所写的食谱你教给十哥,这几道父皇也是赞不绝口的,定不会丢了你的脸面,十哥开酒楼也需要,就说我们商量得来的,也有你一份功劳。”

     “这……这怎么可以。”她知道柳絮的意思,不说别的就说弟媳拿着当今圣上赞不绝口的吃食名头,定能赚的盆满钵盈,这可是大礼她怎么能收。

     “行了,十嫂您也别谦让了,十一府里的人都没那生意头脑,还不如便宜自家人。”

     *

     笑笑又回过头,对着后面跟着两娃娃说道:“不是不让你们跟着吗,还来?”

     “李公公让我们跟着的。”

     “现在我要去上武学课,你们跟着我干嘛,你们年纪太小了过一年再说吧。”看了一眼两娃牵着小手的样子,像极了他和哥哥,低下脑袋自我调节一番心情,走上前拉着两娃坐在围场外的树下:“先自我介绍下吧,我叫周孝,小名笑笑,8岁,你们呢?”

     “我叫周安,小名是什么?嗯,5岁,我祖父是当今三皇子。”笑笑啧了一声,看他那得意样打击道:“我祖父是当今圣上,比你大多了。”指向另一个娃娃:“你呢?”

     小娃只会抠手指不说话,周安在旁代答:“他是我哥哥,没名字,6岁,他祖父是大皇子。”

     “为什么没名字,你祖父年纪是不是很大了,记性不好都忘记给你起名字了。”“咕噜”一声,笑笑离得近听到了,伸出手摸摸他瘪瘪的肚子:“你没有吃午饭吗?”摇头,笑笑怒道:“谁伺候的?”

     “笑笑,”周安拉拉笑笑的袖子:“我把午饭给哥哥吃了一些,我也没吃饱。”

     “叫三叔。”笑笑睁大眼睛,装出凶猛样。

     “三叔,我们肚子饿。”

     笑笑怒气冲冲的站在膳房,将周玉皇给的令牌往桌子一扔,周围侍卫马上排排站:“把这膳房的人都给小爷儿带过来。”

     半刻后所在人员到齐,笑笑一脚踩着椅子,双手掐着小蛮腰:“你们真是好大的狗胆,小爷儿和哥哥们中午才出去一会儿,你们就敢不给饭吃,睁开狗眼都看看,这两个娃娃是你们能得罪起的吗?小心我禀了皇爷爷砍了你们的狗头,给大伯和三伯下酒,都给小爷儿记住了,去好酒好肉招待着。”

     “小主子,这酒……”大厨之一低声询问着,这位小爷儿真是得罪不起,这可是圣上面前的红人。

     笑笑一甩手:“酒算了,饭菜端上来慢了一点儿小爷儿就去面圣,告诉我皇爷爷你们饿着他的皇孙子。”

     “小主子们,奴才马上去办马上去办。”

     “三叔,你真厉害。”周安、无名眼露崇拜,狐假虎威成功的笑笑仰着小脑袋,毫不谦虚得意道:“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