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一大早父子几人比手画脚、嘿嘿哈哈往府门口“挪动,”最后包包猛着窜上周义云的背,续命抱着腰,布布、笑笑分别擒往他的手,出府之前打败周义云赢得胜利。

     “哟,沈侍郎您老怎么在门口待着呢?”府门一开就见兵部侍郎在门口如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十一皇子,老臣有礼了。”急忙打个礼,忙拉着周义云上了马车:“十一皇子,老臣哪敢扰您休息,上次您向圣上求情,免了牢狱之灾,老臣几次求见您一直忙于公务也不便打扰。”

     “沈侍郎,哪里话父皇不忍冤枉贤臣,您呀可别谢错人。”

     沈重擦擦额头的汗忙应合:“是,十一皇子说的对,只是老臣心里过不去呀,以前……唉。”

     “算了,”周义云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也不是罪魁祸首,不过父皇会不会重谈旧事我也说不准,沈侍郎我也是有心无力了。”

     “十……十一皇子,老臣知道这事圣上交于您去办,您想想老臣哪有那个能奈敢私自带走圣上喜爱的皇孙。”

     周义云掀开车帘望向后面载着包包几兄弟的马车问道:“那沈侍郎怎么证明自己清白呢?”放下帘子:“我也知你作为下属有些事也不能随意而办,一切都得听人的命令行事,往往背罪责的也是这些下属,想想也真是可怜,有功轮不到身上,有祸轻则一人受刑,重则连累整府。”

     沈重也不管马车的颠簸下跪求道:“十一皇子,您给老臣出个主意。”

     周义云上身前倾:“现在朝堂不适合弹劾,看我的眼色行事,听完……”扶起要插话的沈重坐稳后接着说道:“我知道你怕什么,稍安勿躁。”说完叫停马车和儿子们培养感情去了,有些事情是强迫不来的,只有自己想通这些关节才能心甘情愿为己用。

     朝堂之上周玉皇对关押丽妃之事并没有说明,朝上百官有些搞不明白是没有查完?还是家丑不可外扬?周义云斜视了一眼八皇子,见他面如止水,可心定有波澜,接触了多少年了也懒得去猜了,是不屑还是放松了呢。

     散朝之后周义云拉住周义晨:“八哥……”

     “十一弟,不用多说八哥明白,你也是奉父皇之令。”

     “八哥……。”

     周义晨摇头:“我想单独找父皇去试试。”

     周义云盯着八哥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歪着脑袋找十哥去,十哥肯定稀罕他。

     老十真是盼着他,周义云将踏进十皇子府就和迎面的老十撞成一团:“十哥,您这是干嘛呢,唉呀,您要拖我去哪里?”

     老十扯着他手腕往大厅拽,老十一像赖皮狗样被拖着,头也一回的训道:“你真是能奈了都查到丽妃头上了,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周义云一用力,老十差点来个仰倒,转到他面前,有些严肃的问:“十哥谁来找过您?”

     “哼”老十眼珠左右乱转试图躲避他的目光:“就准你们有眼线?”

     “十哥,你一向不理朝堂事的,小时我推了八哥一下,你代我受罚被打了掌心,当时我们说过什么,以后躲着那处走的,你那些眼钱的行动力堪比告老还乡之辈,这次这么快?”

     老十“呸”了一声:“你……你从小到大就瞧不起我这个做十哥的,前头答应的好好的,出事了一句都没有,哪次不是我听到消息主动问你的?要是六哥不过府无意说出来,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周义云无视老十的怒气转而评论了六皇子:“六哥真是老了,开始学起妇人来了到处说三道四。”

     “你少扯上六哥……”

     “十哥陪我在你府中走走吧。”老十在前面带着路却保持三米距离,他真是气坏了,昨晚等到半夜老十一愣是没有过府来,为他担心受怕的,他却不把他放在心上,老十决定如果他不说出花来,他以后就和他行同陌路。

     两人走到后院附近时,周义云拉住老十:“十哥,你看这花坛真是漂亮。”几个皇子院中设计相差无几,后院之间有几米间隔呈半圆形排列,正房立于前,花坛就建在中间,花开时香飘十里之外,天冷后再随喜好搬于各院,往往也会产生各妾室的矛盾。

     “十哥还记你大婚过后几日,我提议换掉坛中花吗?”

     “哼,宫中的赏赐能说换就换吗?”

     “是呀,当时您也这么训弟弟的,那时都年少孝字当前认死理,您性子直藏不住事也由您固执下去,直到东周回京后我发脾气砸了这些花,宫中没有处罚只是补过一批,那时我就知道我可以护着您了,我变强了,您怕我再惹事才偷偷自己换掉,可不曾想您和十嫂又闹别扭。”

     老十撇着嘴:“丢人现眼,我也真可怜总替人兜着底,结果呢还没换得好。”

     “十哥你应该了解一个皇子没有嫡子女代表什么,你又有没有想过太医所说的人为是什么?”周义云折断了那美丽的花枝:“就算换了,体质也受了伤害,不将养几年很难调理过来吧。”

     “你是说这些花被动了手脚?怎么可能这些是丽妃……而且八哥他……”老十吃惊的拉起老十一,瞪大了眼睛:“你做了什么?”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

     “我已经这么做了十哥,她想绝了我们的后代,我就让她尝尝这种滋味。”对着老十淡然一笑:“机会有了,以后也没了这些美丽的毒物了,那我也不用费力再散那些药粉,而且十哥在你没有子嗣的时候,我也觉不会让他们称了心意。”

     “你傻呀!”老十举起右手又狠狠的放下:“这事被父皇知道了,你就是谋害皇家子嗣。”

     “你认为谁去告发,我乔装买药任何事都是一个人亲办,她呢,十哥你以为她会傻傻的承认她的作为?”

     老十彻底谢了气,也没了往日的气派,蹲在地上:“十哥是不是拖你后腿了?”

     “怎么会,你赚钱给我花,而且六哥不是找上你了吗,证明我的十哥还是有用的人才。”轮到周义云一把拉起他:“十哥请喝杯茶呗。”

     已隐在后宫一些时日的佟皇后,未等太子妃坐稳就问道:“你近日去了十一皇子府?”

     “回母后,臣妾只是听闻十一皇子妃已清醒,特去看望也想求一良方。”

     佟皇后手中拨弄的佛珠:“你出宫谁准的?”迟迟等不来太子妃的回话,佟皇后忍不住叹气:“罢了,本宫今日召见你,是要你找出太子印和交出你的太子妃印。”

     太子妃大惊:“母后这是为何?”

     “为何?太子一直末醒,我们也要有个说法了。”

     “母后,给臣妾一些时日,我定会找到救醒太子的方法。”

     “太子被迁出太子宫,本宫都难见一面,怎么你有法子?”佟皇后冷笑一声:“权势真能让人迷了双眼呢。”

     太子妃跪倒在地:“母后,儿臣自有办法。”

     “本宫不想听你的法子!”佟皇子冷言打断她的无知:“什么时候能把印拿过来?”

     “母后,您并不知外面所发现的事,再容臣妾两日吧。”

     佟皇后听到答案后右手扶住额角,双眼有些泛红:“退下吧!”片刻后,佟皇后开口吩咐道:“嬷嬷,做的利索些,不要留人话柄。”

     “是,奴才扶您躺会儿吧,顾好您的身子。”

     “扶我到佛堂吧,本宫还想念会经,拜会佛。”佟皇后撑着扶手却没有一下子站起来。

     花嬷嬷搀扶住她:“佟皇后,您这是何苦呢?”

     “为了我的皇儿,本宫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嬷嬷帮她拭去了眼角泪,听她继续说:“圣上此意本宫明白的很。”

     “或许太子妃有两全的法子呢?”

     “她心中已没了本宫,这样的人留在身边也是祸害,还有那个孩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今时今日天时、地利、人和太子又怎么争呢,还不如主动退出,得以保全。”

     十皇子府老十一脸欣慰的看着面前的弟弟,周义云品着极品香茶,尝着精巧美味的吃食,偶尔向老十番番白眼,完全不领情。

     “德行。”在接收了第十个白眼后老十忍不住了先开了口:“你也知道我这耳朵软,一无边想象就抄了边。”

     周义云半拉的双眼:“根本就是不信任。”

     “六哥话中意思我自是知道试探之意的。”看了一眼周义云一口气又罐了半杯茶:“关键十哥知道你心中一直有怨气。”

     周义云垂下双眸:“十哥你老实说,母妃的过世你有没有愿过我?”

     “你又乱想什么呢?”老十对于他的倔强也是无奈,只能再次重申:“我母妃一直身子就不好,生下我后就是拿药吊着命,她在世时还总说你有福气让她多熬了几年,有些事你该放下就放下吧。”

     “放下?你叫我怎么放下?”周义云握紧双拳,身子微微颤抖:“她丈着比我母妃位分高,总是无端挑事非,我出生后更是找理由处罚我,我永远都忘不了夜深人静时,我的母妃在床前痛苦出声的情景,我更是忘不了她临终时看着我的不舍,闭眼时嘴角含着解脱的笑,她呢在父皇面前演的一场姐妹的戏码,将我要去她宫居住,如果不是你的母妃我早死在她宫中了,她见父皇因为我冷落她了,知道父皇观注我了,又想要回去,你不是也体会过一段在她宫中的日子吗?说什么我的长相犯了他们的忌讳,不过是找借口为他们的儿子扫清障碍而已。”

     “十一弟,十哥知道你心里的苦,那毕竟是他母妃,你真想一命换一命?你不是也念八哥的情吗?”

     周义云冷哼:“是呀我怎能不念他的情,我在人前可是孝子,嘴上念念而已又不会少了肉,有那样的母妃,八哥也没那么简单,有些事情他根本不用亲自出马,十哥你以为六哥为什么来试探你,就因为你失踪时我在父皇面前弹劾他?”

     “老十,你太偏激了,父皇让你下手去查也想解了你的心结。”

     “我偏激?”周义云跳了起来,怒目圆睁:“他遇袭时凭着他的暗卫怎么可能坠落山崖,不过就是想拖着柳絮去死,治了他的腿我就算还清了,十哥你现在是帮着他说话了?你要站在他那边了?好,好。”

     “十一弟……”不管他怎么喊,也没能叫回拂袖而去气愤的背影。

     “十皇子,姨娘让奴才来禀报她肚子痛。”

     “肚子痛,找大夫去找我干嘛。”老十冲着报信奴才一顿大喊:“让大夫治,怎么不疼怎么治,治不好就都滚出府去,爷儿还不伺候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