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周义云掸掸长衫粘上的泥土,笑看来人:“刘县令几个月不见了,今儿这么空闲来看爷儿?”

     “刘熙拜见十一皇子。”

     “行了,行了,进来说吧。”周义云坐在椅子上豪迈的端起碗喝了口茶,对着一个小兵吩咐:“去把王凡和陈铁柱叫过来。”

     二人走进营房王凡站立于周义云身后,而陈铁柱敞着嗓子干嚎:“哟喂,你来咋不和俺说声。”拍了下对方肩膀,刘熙忙拉他坐在椅子上打断他还要叙旧的话。

     周义云清清嗓子:“刘县令有何事找爷儿?”

     刘熙站起施礼:“十一皇子,下官此行是有一事想请教,不知道您对今年征的粮税有何看法?”

     周义云瞠目结舌答不出话,陈铁柱先反映过来:“那个狗屁知府是不是又使什么妖额子了?”

     “讲给爷儿听听。”悄悄松口气,这税收的问题真不是本行,一问三不知,如果不是陈铁柱的接话,真是无法谈看法。

     “昨日下官收到通令,几月后粮税将按照人头来算,如果按此法税收将比往年增加二层。”

     周义云怒言:“哪个王八蛋定的?”

     “东周知府钟立。”刘熙恭敬回道。

     周义云在营房内绕着圈:“他不知本皇子来到……”话声嘎然而止坐回椅子上,下放带兵是赏是罚,是要高升还是流放外人可不知,不把他放在眼里也是情有可原,现在想想刘熙能主动来搭理,真是给足了面子。就在陈铁柱急的抓耳挠腮时,周义云行峻言厉:“刘熙,你可知道诬陷朝廷命官是何罪?”抬手止住陈铁柱欲上前的言辩,只是盯着下跪的刘县令,等待他的自辩。

     “禀十一皇子,本官并没诬告,历年来下达的通令均有保存,各项文书也列与在册。各种文历都有知府官印为证。”

     “刘县令真是高明,所有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只差爷儿这个十一皇子的动作了?”敲击桌面一笑了然:“这功只有本皇子一人拿不妥吧,交税还有几月有余,这样你书写状纸再带上本皇子的书信加上证物,派一位可靠之人快马送去京师找当朝十皇子。你和本皇子接触除营房人之外,应该再无人知晓吧。”

     “下官每次前来都已处理妥当。”

     “本皇子还有一事让你办理,你辅助王凡等人分三路以百姓的身份进行收购,具体所需之物王凡会告知你的。”而后正色的提醒:“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行此事时,避人耳目吧。”

     “下官定谨记在心。”

     陈铁柱手指点着自己,眼露讨好。周义云拍拍他的脑袋:“少安毋躁以后少不了你。各忙各的去吧,爷儿也先回塞。”

     看着周义云走出营房大门后,刘熙站在陈铁柱身旁:“十一皇子可没有表面表现的那么简单,好好学着吧。”

     “那俺……”没分到任务陈铁柱心里不平衡。

     “少安毋躁。”

     谁知周玉皇还没有收到状纸,周义云因一事先采取行动了。这日周义云带一家大小来镇上打算和刘熙商谈一下农田一事,只进行一半衙卫急匆匆来报:“十一皇子妃和人打起来了。”几人忙步出县衙直达现场,周义云暗自后悔不该放任柳絮等人单独出行,也忘记他的嫡妻那勾人容貌很容易招惹是非,另一头被色迷心窍的某些人正躺在地上,龇牙咧嘴直哼哼,包包小腿还在进行着攻击,嘴里念念有词:“让你欺负我爹爹。”被“欺负”的柳絮正捂着腹部,脸色苍白倚靠着小芽,周义云冲进人群看着柳絮疼痛难忍之色,自家侍卫脸上挂着伤以及地下或仰或躺的众人,大怒道:“都站着干嘛,都给爷儿抓起来关进大牢。”忙又扶过柳絮焦急的问:“絮儿,你怎么了,都死人吗只会傻站着?”

     刘熙追过来看了现场一眼说:“十一皇子,这其中有位是……”

     “爷儿管他们是谁?敢动爷儿的人,他们活腻了都关进大牢。”打横抱起柳絮,桃叶抱起包包和小芽等人紧随进入医馆,留下县衙一行人处理着善后。

     医馆内一老者诊脉半刻后,向焦急的几人说出诊断结果:“老朽从脉象所断,这位小哥儿已身怀有孕一月有余,此时甚为危险,忌重体力活,忌颠簸,忌同房,忌气,这位哥儿现在是动了胎气,老朽开几副病拿回去,卧床休息几日便可治愈。”周义云兴奋之意溢于言表,没想到六年后自己又要有嫡子、嫡女或嫡哥儿了,柳絮被此番言论彻底雷得里焦外嫩,哥儿除了不长胡子,还能生孩子?对呀,包包是自己生的,小芽亲眼所见,可是没有经历过,哪知道这事件的真实性。桃叶、小芽小心翼翼的扶起柳絮进了马车打道回塞,嘴里不停的道喜,对于三魂掉了二魂的柳絮,理解为太高兴所至。

     躺在厢房床上的柳絮没还缓冲过来,手隔着被子轻摸腹部,这太恐怖了。

     “爹爹,爹爹。”包包跑进来又放慢了脚步,轻声轻气的趴在床边,笑呵呵的看着柳絮询问:“爹爹,包包是不是有弟弟妹妹了?”柳絮刚想坐起包包忙扯着他的袖子,摇着小脑袋:“爹爹不能起。”脱下自己的小鞋,爬上床小爪子还帮自家爹爹拉拉被子:“爹爹,大夫说要卧床呢。”

     柳絮无奈刮刮包包被晒黑不少的小脸蛋:“包包很喜欢弟弟妹妹?京城府中不是有妹妹了吗?”

     包包摆出小大人的神态:“那怎么一样呢,那不是爹爹给包包生的呢,包包以后努力学武习字,都教弟弟妹妹,好不好?”

     柳絮把包包搂进被窝轻拍他的后背,自己继续纠结。

     “絮儿。”柳絮拍拍被这大嗓门打扰到睡眠的包包,瞪了一眼迈进屋的周义云。“这小子,怎么跑这来了,呵呵,絮儿你真厉害呀,咱们又要有孩子了,呵呵。”

     “高兴?”柳絮愁眉苦脸问道。

     “呵呵,爷儿高兴。”周义云眉开眼笑肯定的回答。

     柳絮望望门外:“怎么不见小芽他们?”

     “哼,在那面罚跪呢,这些奴才护主不利该罚。”怒言一过又抚掌大笑:“呵呵,絮儿爷儿想要个嫡女,嫡哥儿也不错,你说呢?”

     柳絮鄙视着周义云,生男生女能决定真以为你是造物主了?“出去,出去,我和包包要休息。”

     “好,好别气别气,大夫说了忌生气呢,还有……”

     柳絮咬牙怒道:“出去,还有不许再罚他们了,和他们没有关系。”

     “好,好……”边说边后退轻声关上门,还了柳絮父子俩安静平和的空间。

     周义云坐在大厅喝了口茶,看向跪地的几个人:“说怎么回事,说不好你们就回京去,护主不利这里留不了你们。”

     王凡跪行上前:“十一皇子,事情经过是……”

     原来柳絮带着几人逛闹市,中途在茶楼稍坐休息时,一路尾随的一行人坐在临坐,言语挑逗、粗俗,柳絮阻止了随从几人向前的理论,此地可不是动手的地方,关键空间太小哪能施展开拳脚,走出茶楼后,对方竟然在街上阻拦,眼光猥琐:“小哥,和我回府吧,吃香喝辣,丰衣玉食怎么样?”柳絮抓住欲行不轨的手,稍做用力使他吃痛转身,手臂反扭到背后,踹了一脚此人的肥臀,身体前趴来个狗抢屎。

     “大人……”随从大呼,柳絮拔出王凡腰间佩剑指向此大人咽喉:“打人不一定要打脸,这大庭广众的,谁打到对方的脸就罚你们多抗一筐泥土。”又面向围观的百姓大喊道:“这个狗官假公济私、贪赃枉法、假仁假义、以权谋私,我们就当着众人教训你们,都给我上。”同行五人摆好架式冲上去,谁也不想错过这练手的机会,桃叶、小芽抱着欲冲上前的包包,退至安全地,柳絮抬手挥拳,凌厉踢腿的完美动作赢得不少掌声,还在享受乐趣的柳絮在踹翻一人后,突然停下动作,腹部的绞痛,让他深吸一口气,桃叶见他瞬间脸色变的苍白,动作生硬,忙奔上前挡下对方的攻击,王凡等人后退护住柳絮,等桃叶搀扶他到了安全地界,才又开始反攻直到周义云前来。

     “爷儿不动,竟然自己撞上来,谁给他们的狗胆。”周义云疾言怒色。

     “爷儿,刘县令在外求见。”临时守门的洗衣婆子进厅通报。

     “让他进来,你们都边上站着去。”周义云负气坐下,看向急行进厅的刘熙马上问:“你认识那些人?”

     刘熙唉叹一声:“带头之人就是东周知府钟立。”

     “好,好。”周义云连说二声好,厅内人都感到一股寒气直窜腿底板,果然:“王凡你去叫陈铁柱带人把行凶之人押到东周营,他不是一直想养猪?那猪圈没猪入住就让他们先住着。”

     “十一皇子,不可……”刘熙忙想阻止。周义云却不听,眼一瞪:“怎么,他想谋害皇家子孙,本皇子不当众砍了他,他就得烧高香了,谁再为他们求情,就一起办了,你放心本皇子把他们押到此地,就和你无关,以后那些乱七八糟的事,直接来找本皇子,到是要看看他们能大到哪里去。”

     东周营中陈铁柱一听王凡所说,怒不可遏大吼:“俺早就看那孙子不顺眼,总算落到俺手里了,丁子,那猪圈别铺草加盖了,就这么招吧。走,咱去押那帮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