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周义云牵着包包,后面跟着王凡等人刚晃悠到营房大门口,陈铁柱就大着嗓门:“哎哟,十一皇子你咋来这么早呢,下官还想午时再去接您呢。”目光停留在包包身上,忙上来一把抱起:“唉呀我的天,这就是小少爷吧,这长的和十一皇子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俺就稀罕孩子特别这虎头虎脑的胖小子,快进营快进营。”

     陈铁柱一个大老粗,对哄孩子却很有一手,草编的栩栩如生蚂蚱、小花朵……完全的征服了包包,营房玩了一会儿,陈铁柱把包包架在肩膀上,去营外找乐儿去了,留下几个大老爷们在营房中大眼瞪小眼。周义云考虑着应该给陈铁柱定什么样的罪名,可是他扛着又是自家儿子,唉……玩了一个时辰包包兴匆匆的跑进营房:“父亲,铁柱要送俺一匹小马。”得,就语言天分真是不错。

     陈铁柱憨笑的跟着包包,宠爱之情溢于言表,周义云拄着额头,那是爷儿的亲儿子,应该和你陈铁柱没关系吧,这表情做给谁看呢,拿出银票切入正题:“陈铁柱,这个拿着爷儿答应的事一定办得到。”

     陈铁柱上前接过一瞧:“俺的天呀,十一皇子咋给俺这么多银子,用不了用不了。”吓的真摆手:“俺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银子呢,那个不敢欺瞒十一皇子,俺们这些大老粗都会点手艺,买些琐碎的自己建就好了。”

     “给你就拿着吧,余下就买些被子等用品。”

     陈铁柱抓抓脑袋:“嘻嘻,这当然是好的,不过十一皇子呀那一床才几个铜板,这……”这实诚的性子有些让周义云抓狂:“余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就成了,以后告知我所用之处就行。”

     陈铁柱总算听话了,小心翼翼的把银票放进怀中后又拍拍,感觉稳当了才跪地说道:“那俺就带整个东周营的士兵谢过十一皇子了。”

     周义云点点头:“起来吧,先把这营房收拾好再说其他的,那个刘县令……”

     “十一皇子,刘县令可真不是视而不见,他是被其他事耽误了,等他办完整了,一定来前见您的。”

     “嗯,分得出轻重是个好的,本皇子不会怪罪的。走吧,去看看这营房,你们打算怎么建跟爷儿说说。”

     昨天才说过周义云富贵嗓子的柳絮,此刻正手捂着胃,原来身为奴仆的人也不是十项全能的,比如小芽煮的饭菜就是难入他口,其他几个到是没什么意见,柳絮感觉他们的味觉有问题,廖廖几口就难以下咽,现在饿的胃痛,上世的自己遇到这副瘦弱的躯体,也变得脆弱异常?还是自己养尊处优习惯了,渐渐忘却了属于前世的种种记忆?缅怀了一番过去,对着无聊坐在正房大厅的二个哥儿提议:“家中的爷儿都去上工了,走,本主子带你们二位探查民情去,顺便找个煮饭婆子,免得小芽太劳累了。”

     “主子,小芽不累的。”

     没吃的我饿的没体力,我累呀。柳絮心里所想却不想打击他,早饭间小芽见他吃不下东西已经很担心,如果知道是他的责任,真怕这个实心眼的小芽会自责。柳絮自嘲当主子难呀,当个好主子更是难。

     三人行至田边柳絮有些触景伤情,看着汗如雨下的小孩,心生不忍:“小芽,你去把那个小娃娃叫过来。”小芽顺着主子所指方向望了一眼,起步走进田间,牵农具的老人看了一眼田边的几人,朝小娃娃点点头,小娃娃拘谨的站在柳絮身前,小手在粗布破衣上擦个不停。柳絮蹲下身,看着小脸被晒的通红的小娃,不似包包胖嘟嘟的小身板,干瘦的像是长期营养不良,笑问着:“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小娃娃回头望望田间的家人,扭过头回答:“我叫初生,5岁。”

     桃叶似乎也有点惊讶这个能干的娃娃不过5岁而已,也蹲下身擦了擦娃娃额间的汗:“真能干。”初生腼腆的低下头,柳絮询问:“初生,那位田间耕种的老人是你祖父吗?”

     初生点着脑袋,回头看向老人,祖孙俩相视一笑。这种笑让柳絮羡慕,虽身体疲惫不堪,心中却是满满的知足,有可敬爱的长辈,有可宠溺的孙儿,老老小小一家人,不管贫穷富贵安乐一生。柳絮摸摸汗湿的小脑袋:“我送你家一头牛吧。”

     初生瞪大了双眼,眼中现出欣喜,瞬间又熄灭了,摇着头:“牛很贵的。”

     “初生不想要吗?”

     “想,有牛了祖父就不用累的睡不着觉了。”

     柳絮从荷包拿出十两银子(注一)放在初生的小脏手中:“送你的。”

     初生双手捧着他心中的巨款,咬着嘴唇看看柳絮又转头看看祖父,犹豫不决,下定决心后跑回田间,三人前行几步,就听见后面的呼声,老人急步走上前,后面的初生紧跟其后,老人拿出银子:“这位贵人,我那孙儿不懂事,可不能拿您的银子,这……”

     “老人家,我无他意,初生小小年纪就下田劳作,为您分担很是孝顺,这银子您收着去买头牛,减轻家中负担也好,初生这么小累坏了身子,得不偿失。”

     “可……可这”

     “您就收着吧,我们主子就是心善,您不要推脱了。不为自己想也得为你的小孙儿想呢。”桃叶在旁劝道。

     老人低叹道:“牛不过六、七两,用不到这么多。”

     “余下的就给初生买点衣物吧,家中有何事就去那边的四合院找我。”

     “四合院?贵人是大官家的吧。唉呀,老头子给您跪下请安了。”

     柳絮忙阻止要下跪的身躯:“不用这么多礼,买了牛好好耕种,丰收了送我一点儿您种的粮食,就当您的谢意吧。”

     “好,好,老头子一定办得到。”

     “老人家,我向您打听点事儿,我想请个有好厨艺的,您可有介绍?”

     “村里的春哥儿那煮饭可是一绝,贵人如果有意,老头子给您转达声,让他去见您,留不留您决定就成。”

     柳絮约好时辰,一行人走回四合院,桃叶有些不解:“主子,这就回了?”

     “该办的事都办完了,多走也无意义了。”柳絮呷了一口茶:“一头牛对于我们来说不算什么,但对那些地里刨食的人却是大事,我们初来乍到,爷儿又代表朝廷脸面,先混出点好名声也是好的,而且多做些好事,也算积些德吧,好人有好报啊。”

     “主子,以后有这好事,也记得叫上我呗。”桃叶一直不把钱财放在眼里,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现在吃喝不愁,留着这些身外物还不如帮别人。

     “还真有一个好差事,现在农忙不急,等他们轻闲时你和爷儿商量下,教那些孩子学问吧,你有文采正好能派上用场。”

     桃叶忙摇头:“主子,不行的,我哪能教别人呀,我那点笔墨难登大雅的。”

     “你把包包教的就不错,只不过多几个人而已,就没信心了?我看你行。”

     “主子这么信任桃叶,那就试试?”

     “试试。”说完二人破颜微笑达成共识。

     临到晚饭父子二人带着侍卫才回来,这一身泥呀土呢真是体现了他们同甘共苦的光荣传统,看着要下坐休息的几人,柳絮连踢带踹的哄去洗漱换衣,吃着新进厨房春哥儿的饭食,柳絮很满意,几个爷儿狼吞虎咽的用行动表述了他们的肯定,饭后柳絮带着桃叶、小芽送春哥儿回家,就当消食一举两得,柳絮回到厢房打算告知下周义云今天他所做之事,也算夫夫二人彼此的尊重,可见到的是,一大一小摊开手脚大字型的占据了整个床,睡着香甜无比,柳絮有些无可奈何,包包回来后还不曾和他说过一句话,这是不是太影响父子的交流了?

     柳絮没想到父子无交流状况还在继续,晨跑归回的柳絮听到爷儿都早起上工的消息,放任他们自由,不同于以前的富贵奢华,从零开始体验穷居野处的潦倒,对于周义云或是包包都是好事,柳絮很期待看到效果,到是桃叶有些担心:“主子,爷儿一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现在这样要不要去瞧瞧?桃叶没别的私心,只愿爷儿和主子琴瑟之好,瞧着也乐呵。”

     柳絮拍拍他的肩膀:“那你呢,把自家的爷儿推给别人,心里不会不舒服?”

     桃叶摇摇头:“主子,桃叶明白的很,爷儿对后院人的态度看的也清,桃叶本打算就在后院孤老一生,没想到能过这样的生活,知足的很。”

     “以后有什么想法,都和我说别闷在心里,至于去看爷儿现在不是时候,不参于他们的狼狈,赞扬他们的成功,反而更好。把面子看的很重的人,未必想让别人看到他丢脸的时刻。”

     “主子,快去院门口看看。”小芽奔进大厅拉起柳絮跑向院门口。

     院门口初老爹赶着牛车,小初生小腿张开稳稳的坐在牛车上,嘴抿着紧紧的,脸蛋兴奋的通红,怀里还搂着一只鸡,车后跟着看热闹的其他乡邻,柳絮上前问道:“这就买回来了?”

     初老爹忙跳下牛车行礼:“贵人,老头子特意赶来让您瞧瞧的。”

     “初老爹不用多礼了,您就叫我柳絮就好了。”说完抱起初生,自家儿子现在看不到影子,只能抱别人的儿子过过瘾了。这时一位鹤发童颜老者上前瞧瞧牛的口齿,拍拍键部,看看牛蹄子,拂着胡子赞道:“初老头,你这牛买的好。”

     祖孙俩得到肯定呵呵直笑,初生腼腆向柳絮说明:“祖父和初生一起挑的牛。”

     柳絮点点他的鼻头:“初生真是厉害。”

     初生把抱着母鸡往柳絮面前送了送:“祖母让我把驴蛋送给贵人,它很乖还会下蛋给初生吃。”柳絮看出他的不舍:“可是我不会养呀,送给我它会死掉的,还不如让你祖母继续养着,多下几个蛋给初生好好补补。”

     “真的吗?”

     柳絮微笑点头,初生高兴了,百姓越聚越多,打量牛的、询问的七嘴八舌很是热闹,偶尔朝着柳絮爽朗一笑,仿佛他做了件天大的好事,可这好事只是一头牛而已。

     注一:十两银锭一个重量353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