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潜
    一大早周义云就被接进宫中,身体感觉困乏、无力、没有精神,所有的病症都是自家媳妇不“怜香惜玉”的后果,抱在一起睡多舒服他太不会享受了,自己缩在床角自觉都很可怜。

     周义云哈欠连天,但也没忘记又叮嘱一番:“你在宫中……”说的那是口若悬河、妙语连珠,如果对像是柳絮,八成也能换来阵阵巴掌声,这口才可以上辩论会了。可惜,神采奕奕的包包,只注意他新的运动服嗯嗯很干净,摸摸斜挎的小布包,里面放了他带的小礼物,拍拍周义云打断他的侃侃而谈:“父亲,你说包包今天帅吗?”而后小胳膊往后一背摇着头:“爹爹说的太对了,父亲应该到了更年期了。唉!”

     “你爹还说你是小萝卜头呢。”

     包包鼓起小脸:“我要告诉皇爷爷,你欺复包包。”

     周义云背着手踱着方步:“告状是小娃娃的天性。”

     小胖手握在胸前,憋着嘴:“包包太伤心了,昨晚还替父亲拉被角呢。”

     “谁呀谁呀?”周义云左右望望大声喊道:“谁敢欺复我家包包太过份了,来乖儿子父亲背着你。唉哟,包包真是壮壮的,长大一定能当将军。”

     “真的?包包想当将军呢。”

     “真的,父亲相信包包能做到。”

     周义云颠了颠背后的胖儿子,将军吗?小时候也是自己所想呢。

     被李公公迎进寝宫后,包包兴奋的看着周玉皇并原地转了个圈:“皇爷爷,您瞧……”

     “嗯,朕的皇孙什么都是好的。”周玉皇捧场学着包包的样子竖起大拇指。

     包包一听高兴了,麻利的坐在皇爷爷的腿上,站立在旁的李公公看了一眼圣上的脸色,这小祖宗还没拜礼,真当自己家后院了?周义云看着腻歪一起的爷孙俩,眨了眨眼包包看到后:“皇爷爷,孙儿先不打扰您,想出去玩会,看看十二叔。”

     “好,李公公跟着,包包今天就留在宫中陪着皇爷爷。”

     包包点着脑袋上前牵住李公公的手,回头朝父亲一笑,出了寝宫。人清的差不多了,周义云问道:“父皇,那儿臣先告退?”

     周玉皇哼哼二声:“把你那点小聪明收收,弄这一初就告退?诚心糊弄朕吗?”

     “儿臣不敢。”

     “朕想皇孙了,让你带过来朕看看都不行吗?”

     “父皇您疼爱那小子,是他的福气,他的荣誉,另外儿臣也是孝子呢,怎么会阻止您述爷孙情嘛。”

     “说的比做的好听。”周玉皇拨弄几下手腕上的佛珠:“朕已经给兵部尚书传了令,以后你就在他处历练着,多看多想多问,别浪费了你那个脑瓜子。”

     “是,父皇。”

     “你二皇哥身子骨一向不好,朕令他在府中好好修养,你也去看看他。他也是朕的儿子……”看着自己父皇长吁短叹,好似感叹自己的风烛残年,筋疲力竭般。周义云顿时深感内疚,这些牵涉其中的,是否想过这位国君?他只念虎毒不食子,人饥易子食,并在一次次无毒不丈夫的六亲不认中伤痛不已。

     “小时候父皇教导要手足情深,肝胆相照,儿子一直铭记在心,不敢忘,打虎还得亲兄弟,上阵须教父子兵,儿子明白其中的道理。”

     御花园中

     今日老气横秋的周义风钓着鱼,旁边的包包蹲在地上,手拄的下巴看着和往日不同的十二叔,小爪子在包里翻找比较之后,趴在周义风耳旁:“十二叔,包包送您一件礼物。”周义风看着包包递来比自己手掌稍大一些的“木条”,不明所以,包包轻轻按下,刀鞘自动脱离,露出锋利一把小刀:“十二叔,爹爹说这是匕首,可以防身的。”

     周义风翻来覆去盯着包包所说的匕首,刀柄、刀格、血槽不似刀那么繁重,这个武器更小巧更实用。周义风马上“返老还童”,打算进攻一下包包的斜胯包,直觉认为此包为宝,一想十一嫂的彪悍,又缩回自己的爪子,搂着包包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包包你马上就有十二婶了。”看着包包思考的傻样又解释:“你皇爷爷给我赐了婚,我要娶媳妇了。”

     “十二叔娶媳妇不好吗?”

     “有什么好的?”撸了一把包包的小脑袋,自叹这个侄子真傻。

     包包抓住脑袋上作怪的爪子:“十二叔娶了媳妇是不是就像父亲一样住在宫外了,那以后不是可以经常找我玩了?”包包单纯的想着娶媳妇的好处。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如果能出宫居住,那以后就不用累脑子偷跑了,这买卖可以做。”一大一小击掌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周义云坐在遍步药香的大厅中:“二哥,我们好久没见了。”脸色几年如一日的苍白,身材削瘦,弱不禁风。

     二皇子讥笑:“十一弟,此行不是为了只看我这个皇哥吧。”

     “父皇让我来看看您,最起码我们还是兄弟不是吗?二哥一直对外称病,整日不出府,现在也算名正言顺的呈了你的愿,在这一方天地中为皇家传宗接代。”

     “确实没差。”

     “二哥您在府里养病也是好的,等哪日痊愈了,父皇一定会让您得偿所愿,到处看看这大好河山。”

     “这不是我的愿。”兄弟的冷淡对话,像对陌生人那般没有一点热情。

     周义云声色俱厉:“二哥,你又何毕呢?”

     二皇子哑然失笑:“以前一直不敢小瞧老八,智足谋身、义不避祸,当年得知前任太子对你的坐骑动了手脚,他明面上替你挡了一结,实际呢,遮去自己的光茫除去了前任太子,一切都在他谋划之内,哈哈,不过他失误的是对自己太狠了,瘸了六年费了六年。”转向周义云的目光略显的呆滞:“而我失误的是太小瞧了你这个十一弟,用你的年纪、阅历伪装成了弱者,自己的坐骑怎会没有丝毫查觉出不妥?演的一手兄弟情深的好戏。你早就怀疑我了吧,从你长相的传言传出时,呵呵,前任太子被削,我虽有自由但也难出府半步,表面的争斗八皇子胜了,可是最后得力的却是你,你隐于后面凡事只挂了一角,不显山不露水就完成了这一切。”

     周义云喜眉笑眼:“谢谢二哥夸奖。”而后面无表情:“二哥,行刺八哥栽赃十一皇子府,你谁不找,竟然找他,看来你在府里待太久了,外面的形式是何样,你都搞不清楚,八哥礼佛是不带侍卫可是不代表他没有暗卫,不管你们打算如何处置他,他都会安然无恙,不过他最后却改变了主意,我想他应该是知道我的嫡妻出现了。”

     “原来你都知道?”二皇子怒目而视。

     “我为何不知?”周义云不答反问:“二哥你以为那么高的山崖,他们只是运气好还是命大?不过我的人护着我的嫡妻,他的人护着他两不误嘛。”立身而起:“腿能治好是好事,就当还人情了,你说呢?”

     二皇子也站立起身:“你不怕我禀告父皇。”

     “二哥,你还是在府里为皇家开枝散叶吧,你做父皇的儿子比我久,却没有我了解父皇的多,我所做之事可以说自我保护,而你们却伤了父子之情,兄弟之义。我会转告八哥这个结果,也会劝他顾念几十年的情义,你应该庆幸今天是我来,而不是他,为父皇想想,好好生活着。十一弟告退。”

     步出二皇子府的周义云抬头望望天,轻笑一声,决定回府缠媳妇去。柳絮听完他的“报告”问道:“父皇这么安排是给你补偿了?”

     “补偿?”周义云否定:“兵部哪是那么好待着,现在的兵部尚书可是皇后的哥哥。”

     柳絮真心为周义云感觉疲惫,军令如山不容拒绝,一个外来人都知道天下兵马只能统归皇帝管辖,只有自己掌握足够兵权才不会轻易被推翻。现在明的让周义云插一脚:“对了,八皇哥呢?”

     周义云笑对柳絮:“八皇哥现在腿还没痊愈?他的事情我们也不便插手,他会处理的。”对他风清云淡的回答,柳絮并没有强求他说出全部实情,知道的太多未必是好事。

     “絮儿,包包又不在,你一个人太孤单了,我愿意为你陪床,你别总瞪我嘛。”抓起他媳妇的手蹭蹭脸:“为夫好像病了不舒服,就想好好抱着你睡一觉。”看着可怜兮兮的周义云,柳絮还以为他不知他的脸色有多差呢:“只睡觉?”

     “絮儿还想做什么?为夫都愿意合作的。”

     “只睡觉。”

     皇宫内周玉皇眉欢眼笑的看着包包显摆他的小跨包,胖爪子捧着礼物:“皇爷爷,你看这个我让府中人给您做的运动服,和包包身上穿的一模一样。皇爷爷,以后早上和包包一起锻炼吧,帅。”

     周义云精神饱满的第一天正式上工,上午谈天下午喝茶,没到时辰寻个公差带着包包回了府,第二天,病假;第三天,事假;第四天,宫中下发一箱子经书,圣上有旨:抄不完不许出府。老十一府都开始了闭关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