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出征
    柳絮本是想来书房找本书打发无聊的时间,没想到会听到二人的对话,既然被发现了柳絮也没有回避,直接进入书房,坐在周义云对面。周义云苦笑一声:“十哥,总是大惊小怪的。”

     “你要出征?”

     “父皇下了旨意,周边他国来闹事,虽为出战攻打但也要以防万一,命我领旨前去平复。”

     “你自荐的?”

     “如果我是自荐,十哥现在都能砍了我。”周义云摇摇头叹息。

     柳絮一句冷哼,并拆穿:“你拿着弩去面圣,又参于制造,你就没想过会有今天?切,你把前路都铺好了,终于有机会触摸军权了,还装什么样子。”看着变得严肃的周义云,有一点柳絮不得不承认,当周义云收去玩世不恭的态度,变成正经的样子,竟然有点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柳絮突然疑惑了,丫的,他不会是有双重性格的神精类病人吧。

     “我的母后只是一个县官之女,而她也是有皇子的妃子中去世的最早的一位。6年前,父皇有意把王将军之女赐于我为嫡妻,可王将军在父皇未下圣旨前,就将女儿许给当时的太子,父皇所赐之人背后的娘家可都是不容小觑之人,在那些皇哥哥面前我根本不算人物,即使你的父亲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你才嫁过来不是吗?”周义云望着柳絮笑了笑:“当时爷娶了哥儿做嫡妻,顿时成了笑谈,他们低估了父皇的护犊之心,就算平日我不得重视,但是我也是当朝的十一皇子,父皇大怒,降了王将军的官职,也令你父亲在家闭门思过一年,而实际,父皇是气当时的太子羽翼未丰就不放他在眼里,因此借了此事杀一儆百,并封了我为武将军。”柳絮并没有插话,他认为周义云不会平白无故说这些,柳絮就等着他的下文。周义云放松的靠着椅背有些自嘲的说:“当初我面圣交出弩也想到了会成为目标,果然这次他国来犯,我的皇哥哥们推举我为先锋,他们认为我没有战场经验,就借着将军之名让我去战场杀人或被杀,真是一举两得。”

     “妈的,你知原由还接旨?”

     “为何不接?军权什么的我不在乎,我这么做事出有因。”

     “什么因?”

     “和你一样,我不想让包包知道他的父亲是个草包将军。”

     “败了呢?”

     “成王败寇,总比在朝堂之上退缩的好。只是对不住十哥了,我母妃去世后,十哥一直护着我,他求他的母妃把我养在她名下,我犯错五次,十哥能帮我顶四次,后来他的母妃也去世了,就变成我护着他,在那个深宫大院里,我俩也算相依为命了,还有就是八哥,父皇的儿女不少,他又留心国事,根本顾不周全,小时,八哥出主意,我去执行,被抓住十哥就要受罚,呵呵,这事我没和他们商量,想必他们气的不轻。”

     “你不只对不住你二位哥哥吧,你还对不起我,你出征去建功,而我……”

     “不,我并没有对不住你。”周义云打断他的话,目光坚定的望着柳絮:“你当初问我为何不把你送回柳府,我看得出你眼里的不屑,不屑的留在这里,可是你有没有想过,那时你父亲被罚,你被送回去后的下场是什么?我敢肯定比你留在十一皇子府里惨的多。放你在后院低调过活,是最好了。不过有一事却是我意料之外的。同是那一年太子位被削,虽不是我做为,但是多少也有点关系,而你有了包包,那时我只能等,等到你有保护十一皇子嫡子的能力。如果你不够强的话,还不如带着包包二人留在后院平静的生活。”

     “你所说的我能信几层?”

     “你可一层不信,但是柳絮你要想清楚,在我出征后,你要护住整府,如果我此去不回,你是逃也好,躲也罢,你都要留着力气保一个算一个,明白吗?”

     柳絮直到回到正房脑中还是不停的想着,周义云最后看他时眼中的锋利,柳絮自认从来没有了解过不管是前世的尹云,还是现在的周义云,接到指令就去执行这是他前世的生崖,而此刻明明是想“攻击”并总是被牵着鼻子走,难道以前只知道“服从”的天职,此生还要继续?

     大周朝988年5月7日,周玉皇命十一皇子为先锋,率三万兵马前去青平关与驻扎的将领,同去攻打外敌。临出城时柳絮带着包包前来送行,如果他想给包包留下好印象,那么他愿意帮他完成这个心愿,街上并没有多少围观的群众,在一个要征战杀场的人来说很是冷清,周义云骑着战马走到前头,身着将军的盔甲在阳光照顾下闪闪发亮,如果打掉脸上的嘻皮笑脸,也算有点盛气凌人、威震四海的气概。包包看着此时的父亲,甚是激动,挥着小胖爪不停的大叫着父亲,周义云看着城门口的柳絮和包包,咧嘴直笑,本就有些孩子气的脸,越发单纯的可爱,包包竖起大拇指,送上诚心的夸奖和祝福。柳絮并不知道这个光辉形象只维持在城中,很久以后民间有传,十一皇子第一次出征的送行仪式,是在城外被八皇子打了二拳,十皇子踹了二脚下结束的。

     周义云出城已过三天,柳絮不明白这里的路途怎么计算,但是也清楚只靠马行路,现在也应该不会和大军汇合,他以为周义云出征,前途未定府里虽不能大乱,但是也不会平静,可是他错估了这些人的“认命”心理,所以一切都按平时的规矩进行。直到……

     柳絮摔了手中的请帖大怒道“妈、的,第一个找麻烦是他们?”

     “主子,您别生气,可能……”小芽捡起地上的请帖安慰着暴怒柳絮。

     “可能什么?上次还有借口病重,现在是过府一叙,妈的,真当老子好欺负了是吧。”柳絮走出大厅门口大呼:“王凡找十个侍卫同去柳府。”

     王凡看着从出府就开始慢悠悠行走的柳絮,心里很是怀疑这是刚才在府中暴怒的主子?转念一想连上前问:“主子,可是发现有不妥之处?”

     柳絮拿起摊位上的一个老虎面具,边把玩着边说:“怎么这么问?”

     “主子,我们不是应该直行柳府讨说法吗?”

     柳絮鄙视的扫过一眼:“他让本主子过去,就急冲冲的过去?诳诳摊位买点礼物再去不是更好吗?平时哪能这么自由出府。这个面具真不错,父亲想必也会喜欢,王凡付钱。”

     “爷你看那个,哇,是个哥儿呀,长的真是艳压群芳呢。”这位口中的爷听到后也伸长了脖子看向他所指的方向。打量片刻手中折扇敲了二下桌子:“走,下去瞧瞧。”

     跑到楼下一看,这位爷对着身边的二人说道:“啧啧,近看更是不得了呀。你两人去打听下。”

     “爷,不可,他身后可有侍卫呢?”

     拿起手中折扇敲了下说话人的脑袋:“笨,一个这么美的哥儿出门哪能不带几个人呢,有我在你怕什么?”

     柳絮歪头看着拦住一行人的陌生二人,绕过护住他的侍卫,走到二人面前,略弯了下腰,目光呆滞的问:“二位,有何事呀?”

     二人一见这个样子的柳絮,对视一眼心中不喜,没想到遇到一个呆傻的,这下事情好办多了,一个马上回道:“小哥儿,诳街多没意思,上楼陪我家少爷喝二杯,怎么样?”

     柳絮歪着脑袋,双眼无神的又问:“你们调戏我吗?”

     “哈哈哈,小哥儿这哪是调戏呀,不然你调戏我们也可以,少爷等着呢,怎么样。”

     “我可以调戏你们?”

     “当然当然……”

     话没说完就被柳絮一脚踹趴,柳絮收回腿很无辜的望向另一个人:“他说我可以调戏他,那么我可以调戏你吗?”不等回答,柳絮将他右腕向上一抬,同时右脚上前,右后转身,进肩、拉臂、拱身就将他背起向上悬空,等此人反映过来时,只能背朝天痛的真吸气,柳絮回头对王凡等人说:“这是擒拿,明儿教你们。”

     “小哥儿,真是好身手。”说话人一边拍手一边向柳絮走来,王凡看到此人,马上拉了拉柳絮的衣袖,小声提醒:“是十二皇子。”说完就要下跪,柳絮用脚尖倾住他下垂的膝盖,摇摇头,王凡只得后退一步,周围围观的群众也都在点点指指,柳絮当然知道那可不是赞赏。“单挑?”柳絮原地蹦了几下,等着答案。

     “不,不”十二皇子连忙摇头,这些多眼睛下面被揍,可不是小事呀:“小哥儿,误会了,我只是想问下是否能和小哥儿成为知已。”十二皇子摇着手中折扇,一副自认的风流。

     柳絮站在原地,忍笑:“你这么问,你哥知道吗?”

     “我哥?”十二皇子周义风有些奇怪的反问。

     柳絮指指还趴在地上的二人:“没大事,一个断了肋骨,一个脊椎受了伤,回去养养就好。”招过身后的侍卫继续前行。

     “喂喂,小哥儿你要去哪儿呀,回家吗?我可以护送呢。”

     “你护送我?”柳絮看他一脸真诚,点点头:“也好,一起去吧。”

     当几人走到柳府门口时,周义风忙问:“这是你家?”

     “我娘家。”

     周义风扇子抵着鼻子,他有了一丝不好的感觉:“那你是……”

     柳絮笑眯了双眼回答:“我夫家为周,我名柳絮。”

     周义风张大了嘴巴,手指指向柳絮确认:“你是我十一嫂?”

     柳絮拍掉他的爪子,揪起他的脖领也不等柳府下人的通传,就踏进柳府的大门,一边向里走一边说:“走吧,十二弟,一起进府坐坐。”

     周义风很想落跑,不管什么面子问题,待踏进柳府大门,还在想今天真是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