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愿做援军
    柳絮静坐大厅中,一直重复的想着周义风的话,看来周义云并没有急于求功,在未了解敌情时,只做防守准备,如果选择先攻,只怕现在已溃不成军了。柳絮思考半刻,招来小芽:“请马总管过来。”

     马总管急步前来时,柳絮散去屋内人,门口只留小芽、王凡几个侍卫看守。“坐吧,现在就你、我二人也不必拘礼。”

     “谢十一皇子妃赐坐。”

     柳絮直言道:“当初十一皇子出征是其他皇子的推荐,而现在圣上要再派支援,想必也会从皇子中选举,你说是吗?”其他皇子的做法就是想把周义云把死路上赶,可惜前方战状他们左右不了,竟然是他们提议,现在形式有变,后续也只能他们兜着,这样才能显出周玉皇不偏不倚。

     马总管听后略有些惊讶看了柳絮两眼,反映自己的失礼马上回道:“十一皇子妃果然聪颖。”

     柳絮轻声说:“这府里没人比你更了解宫中之事,而我叫你来,只是想知道各皇子品性如何。”

     “这……”

     “我说过现在只有你、我二人,你到底居于谁活,我不想知晓,但是我现在是府中的主子,我不想绕那些弯弯肠子,直来直去更适合我,你只管说就好,其他方面你不用担心。”

     “老奴已离宫多年,现在是何变化也不知,如果王妃想知,那老奴只能讲几年前所熟知的。”看柳絮点头接言道:“当朝皇后育有二子,一是前任太子,现被囚于宫外府中,别一位是三皇子,三皇子也是握有兵权的皇子之一,心思细密,性格比前任太子还要狠厉几分,二皇子体弱,四皇子喜文,五皇子为当朝太子,这个……”

     “往下讲吧。”柳絮看出他的迟疑,也不想为难他,而且太子出征的可能性完全排除。

     “六皇子和七皇子,一位管理礼部,一位管理户部,八皇子虽带过兵,但因一次意外,身落残疾,九皇子被封为都统暂守西北。十皇子和十一皇子自小交好,爱好经商无心朝政。”

     “后面的不用说了,都还年幼。三皇子和十一皇子的关系如何?”

     “前任太子被削,和十一皇子有极微的关系。”

     话说的虽含蓄但柳絮已知晓这话里的意思。

     “如果十一皇子未回,只要有功名在身,暗敌就会把目标对准十一皇子府,因他有嫡子且会承袭。如果因个人原因败了,那么府中人的下场重则牢狱、斩头,轻则潦倒一生,无功无名。”

     马总管点点头:“王妃,还有圣上……”

     “父皇的想法最终也要看众人的态度。”

     柳絮没有明说,可想而知此战有多少人等待周义云此去无回,死人永远开不了口,罪责是活人定的,柳絮相信周义云出征之后,那几位定会监视十一府,只怕他们的想法一成真,府中人马上就成阶下囚,柳絮又想到周义云出征前对自己说过的话,他是不是太瞧得起他的嫡妻了。

     柳絮撑着额头问着:“京城到战地多久的行程?”

     “不足20日的路程。”

     “马总管,你对十一皇子有何评价?”

     “老奴不敢,不过如果战事将起,十一皇子必能防守到援军的汇合。”

     “马总管,我想见圣上。”柳絮目光坚定的看向马总管,语气不容拒绝。

     青平关

     “将军,您说圣上会派谁前来支援?”

     周义云看着眼前的地形图:“不知道。”

     “将军如果是三皇子,这样只怕不妥。”

     “你担心我背腹受敌?李金,那也没办法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吧。”

     李金看着将军一脸的不在意,着急道:“将军您到想个法子,让圣上派别人前来也好呀。”

     周义云摇头:“当初父皇有意驳回他们的请旨,是我执意去接,此时父皇怎能念儿女私情。”他注视着营外,他脑中所想却无人所知。

     “宣十一皇子妃进殿。”

     “十一儿媳周柳絮见过父皇。”

     周玉皇皱紧眉头,手中圣旨还没发出,此刻这个十一儿媳又来添乱。“起来吧,急着见联为何事”

     柳絮并未起身:“请求圣上同意,让周柳絮带兵支援武将军。”

     周玉皇微怒:“周柳絮你当朕的朝纲是儿戏吗?你让朕下令你一个哥儿当援军将领?”

     “回圣上,朝纲并没有指明哥儿不能为将,圣上不能以平日的感观拒绝周柳絮的请旨。”

     “哼,朕第一次见你就知你口才甚好,朕到要看看你有何理由说服朕,让朕拿众士兵的命来赌。”

     “理由就是信任,就如圣上信任十一皇子一般,周柳絮没有大的目标,只为家人拼尽全力,要保就保全,保不住就一个不留,圣上,几百年来,哥儿的身份让人瞧不起,就连十一皇子的嫡妻是哥儿,都招人耻笑,爷儿看不起哥儿,是因为哥儿不如爷的强壮,虽为爷身却能像女子生育后代,女子鄙视哥儿,觉得哥儿没有爷的气概,不如女子本身的柔美,是她们眼中的废柴,为什么哥儿做了爷儿、女子都能做的事却还是她们不耻的第三类人?一辈子没名没份,为奴为俾?儿媳一直熟读兵书,不想纸上谈兵,也由此向圣上、向天下民众证明哥儿不渺小,相反他们鄙视的第三类人很强大。”

     周玉皇深吸了一口气,从政以来一直想解决这个难题,自己的父皇也是对此事念念不忘,不是瞧不起这类人,也是他们的自轻没有办法,就像女子三从四德的教育,哥儿被灌输的观念,也是根深地固。盯着柳絮,周玉皇摇摆不定,逼到绝路,是否能柳暗花明?

     “给朕一个期限。”

     “加行程、部署不用半年。”

     “你败了呢?”

     “活着自愿为囚,死了丢于乱岗之上。”

     “好。”周玉皇撕掉已拟好圣旨“朕就成全你。

     “谢父皇。”柳絮低头扣首后又开口道:“父皇,十一儿媳还有一事相求。”

     “哦?现在变成朕的十一儿媳了?说吧!”周玉皇现在对这个脾气又倔又硬的儿媳没了好感。

     “十一皇子府还留有一嫡子,儿媳实在不放心,请求父皇能妥善安置。请父皇成全。”

     “起吧,放心好了,明日清早朕就把皇孙接到宫中,由朕亲自照顾,可行?”

     “谢父皇。”

     而知道此消息后的三皇子愤怒的站在砸烂的书房之中,瞋目切齿,明明早前已打听到父皇已拟好召书,派他前去支援,怎料圣旨未下,竟被周柳絮抢了先,那一个哥儿何德何能让父皇改了心意?除去周义云,边疆兵权便到他手,一切都在自己所料,却中途被生生夺走,怎能不气。

     柳絮回府不过一个时辰,刘公公手拿圣旨前来宣旨。刘公公看着下跪的柳絮等人清清喉咙念道:“大周周玉皇特命周柳絮为周副将军,带兵五万前往青平关支援武将军,半年之内必战胜归回,钦此。”

     “谢皇上金恩。”

     刘公公将圣旨交到柳絮手中,扶起这位胆大的哥儿:“周副将,圣上对此事甚是看中,准备要告知天下呢。”

     柳絮苦笑:“父皇这是要拿多大的石头压着我?”

     恭送走这位大驾,柳絮看着院中目瞪口呆的府中人,这些都是自己要守护的人呢,小芽跪倒在地拉着柳絮的长衫,哭丧着脸:“主子,您带着小芽一起去吧,求求您主子。”

     柳絮甩了甩腿:“把你这丧气的脸收了,你主子我可不是送死的,明日包包会去皇宫,而你必须留在包包身边,替我看着他,不能有一点恍惚。”看向其他人交待:“我明日离开后,府里的事情就交给侧妃打理,有处理不了的就去和马总管商量,其余的人皮子都绷紧了,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别乱的阵脚。”

     “是,主子。”

     “主子,王凡愿和您去闯一番。”“主子……”“主子……”

     “停,停,那边弄几个小棍,你们抽签去,去的就跟着我,不能去的看府,都做好自己的本份。我也不矫情,不想做好事,不留名,你们要记得,我一个哥儿今天请旨上战场,为的是什么,在我心里你们是我的家人,我得护着,希望你们也能记一点儿情,好好看着这一亩三分地。都散了吧,小芽去把包包找来。”

     一个月前是柳絮目送周义云出城,今天柳絮骑战马同踏在这条街上,妖孽的脸庞冷厉锐利的目光,身披战袍,更是惊艳了街上围观的群众。

     “哇,周副将真是哥儿吗?骗人吧……”

     “真是美呢,比爷有气度多了……”

     “我如果成为周副将那样的哥儿就好了。”

     “你别想了,他是十一皇子嫡妃呢,虽然是副将可是挂着国姓呢,太厉害了……”

     ……

     柳絮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耳听四面传来的八卦声,有点恶趣味的想着,如果周义云看到此刻壮观的场面,他想到自己的冷清会哭吗?

     行程中柳絮都不允许任何人动用圣上下发的粮草,不管什么年代物资都是战争重要辅助,摸了摸挂在腰间的弩,他真是厉害改制精良,所行的队伍中,有一万把新武器虽不能人手各一把,也算知足了,士兵背上背的竹制的盾,是路过竹林时柳絮命他们自己编制的,武器匮乏首先做到的是保命,就如周义云所说,只有活着才能反抗。

     快马加鞭刚能眼入阵营时已过了15天。

     “报将军,援军已到达百米之外。”李金急冲冲入账报告。

     正在闭目养神的周义云睁开双眼:“没想到还挺快的嘛,走吧去迎接,答案应该可以揭晓了。”

     周义云骑着战马和身后的李金看着,慢慢向他们走进的大部队,待看清领军的人时周义云嘴角翘了起来,李金惊讶的大呼:“怎么……怎么是十一皇子妃。”

     相距一米,看向对方,周义云笑道:“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