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周义云在门外急的团团转,嫡妻自今晕迷不醒,嫡子下落不明,等待时刻分分都是煎熬。看见冲过府内的李金忙问道:“可有小主子的消息?”

     “十一皇子,府外有一人将此信交给了奴才。”周义云一把抢过拆开一瞧,松了口气:“去把人都调回来不用找了。”

     步出房门的老太医未等周义云询问,先开口:“十一皇子,可否借步说话,”两人进了书房后才说出诊断:“十一皇子妃是中了毒。”

     “中毒?”周义云摇头否定:“柳絮他自知一些病理,怎么可能中毒?定是你这个庸医诊断错了。”

     “十一皇子请听老奴说完,此毒名称千年醉,接触皮肤一次便可让人染毒,这种毒要密封保存,只要打散涂抹不出几刻钟就会消失殆尽,它能潜伏在人体几年之久也不会病发,由脊髓上行入脑,可使人性情大变,失去自我操控意识最后疯癫至死,老奴所见十一皇子妃中毒有两年多,提前毒发可能接触过相冲之物。”

     “可有医治的法子?”

     “医书记载含毒的花朵早在百年前便被铲除,千年醉也消失无踪,不过为何至今未醒,请恕老奴无能。”

     周义云暴跳如雷,怒吼:“到底怎么做才能让絮儿醒过来?”

     “老奴就直言了,现在唯一就看皇子妃的意志了。”

     第二日清晨包包睁开眼睛就见弟弟们或躺或趴的睡在他身旁,看来昨晚看守的太晚了,这个时辰都还在熟睡,刚小心的坐起,武噬就开门而入。把背上的包包放在院中的椅上,又检查了一番他身上的伤口:“没什么大碍养养就好,”捏捏包包甜笑的小脸:“怎么这么看我?”

     “包包很喜欢您呢。”

     “怎么只喜欢他,就不喜欢曾祖父了?”周良天喜笑颜开的走了过来。

     包包也笑眯眯的回道:“小时初见您一直怀念至今,您说包包怎么可能不喜欢您。”

     “这小嘴真甜,走,曾祖父带你看个人。”

     周良天心疼包包腿部受伤,也不舍得让他受累,带到地方就让他坐着见客,拂着他受伤的手臂介绍道:“上座的是你的高祖父。”也提醒这位尊贵的无上皇面前这受伤的孩子可是您的玄孙子,别说太重的话。

     包包也不管自己的伤痛下跪叩了三个响头:“玄孙周正拜见高祖父。”无上皇瞄了一眼心疼直咧嘴的周良天:“起来吧,长的还真是相像都是一副傻头傻脑的样。”

     包包看向桌前“扔”掉的器物,摆出傻笑不再出声,高祖父说他傻,那他就傻吧。

     门外一声叠一声大喊大叫着哥哥,无上皇一摆手,笑笑率先冲进来怒气质问:“你们不经我们同意就擅自把我哥哥带走,不问自取是为盗。”

     “笑笑不准无礼!”包包又对检查他伤事的续命和布布说道:“快去拜见高祖父。”

     得到指令几个娃只能行事:“周仁”“周孝拜见高祖父。”“奴才周续命拜见无上皇。”

     “这个娃像他哥哥”又指了指笑笑:“这个嘛……”

     “我长的和我爹爹一样的。”小胸脯一挺,骄傲的自我表明。

     “父皇,这个小子可是一位故人之后。”周良天上前拍着续命的小肩膀为无上皇介绍。

     “故人?说来听听看看我这个老头子还能不能记得。”

     “奴才在世的曾祖父曾做过官,他一直对赐于国姓的无上皇感恩怀德。”

     无上皇喜形于色:“那老小子还活着呢?你过来让我好好瞧瞧。”不理跟上来保护的布布、笑笑上下打量一番点点头:“有你曾祖父当年之风,他现在身在何处?”

     “回无上皇,曾祖父现在十一皇子府中,他说以后就在那里养老不走了。”

     “是这个理儿,年纪都不小了还到处飘着也不是好事,落地归根才是上策。”扭头看向伸着小爪子想偷运桌上器物的笑笑:“这些东西是你们的?”

     笑笑一吱牙:“是我二哥的。”

     “你们从何处得到的?”几个孩子不说话了,无上皇吓唬道:“不说不给饭吃。”

     笑笑梗着小脖子:“我才不怕呢我能出去自己找吃的。”

     “那好吧。”无上皇妥协道:“那就不给你哥哥上药。”

     笑笑傻眼了:“你……你太坏了。”

     布布拉过笑笑,对着无上皇一阵甜笑:“高祖父,玄孙周仁愿为您解答,这些器物是一位高人所赐。”在他们心中柳絮可是无人能敌的人物,说是高人也不为过:“您是皇爷爷的长辈,也是我们的家人给您讲解是荣幸。”布布把□□套在手腕上,左手按住一处□□很有气势发出:“这个是□□,是特意为我们几人制做的平时用于防身,用在战场上的是大型的,功力最大些,这个叫望远镜能看清百里之外,探查敌情很是有用。”

     无上皇尝试发射□□后,赞赏道:“真是好东西呀,”又抬头问道:“那一声巨响又是何物?”

     笑笑有些不好意思抓抓脑袋:“那个是火药,本来我是想炸鱼吃的,没有想过威力那么大,马都炸惊了嘿嘿。”

     无上皇忍笑瞧着这几个无法无天的小娃娃,活用脑子敢冒险,只要能保命不计后果都敢尝试,真是前江后浪推前浪,而后又摇头:“还是没饭吃,没药医。”

     笑笑剁脚:“真是不讲理,”转转眼珠子:“我们比下棋怎么样?我和二哥要是赢了你,你就得给我哥用药。”

     “那输了呢?”

     “输了就把我们送回十一皇子府呗。”

     “不管输赢你们都是占便宜的,不如……”无上皇摸摸笑笑的小脸蛋:“你们输的话你就留在这里陪我这个老头子几年。”

     还在旁看热闹的其他人一听马上打算阻止:“父皇……”“高祖父……”

     笑笑一拍桌子:“就这样办。”对着掐他的布布呵呵傻笑,他们可是赢了皇爷爷呢,他都那么老了眼又花又不讲理好对付。布布也不忍打击他,增加他的压力,年纪大阅历也多不是吗?

     棋盘摆上后,两个娃娃沉着应对无上皇,几个回合后,布布、笑笑同时皱紧眉头,步步紧逼,没有一丝退让,这和他们皇爷爷比较真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他们炫耀了几年的成绩看来就要就此惨败了。

     “曾祖父,爹爹上次进宫做了一份铁板煎牛排,甚得皇爷爷欢心呢,牛肉加调料腌制一夜然后铺在烧热的铁板之上,可根据各人的口感煎成几分熟,再浇上自制黑糊汁香气扑鼻,飘至几里之外。”包包挑起话题,让这屋里不至于太冷清。

     周良天心有感触:“你爹爹的厨艺真是不错,上次那个烤肉真是奇香,对了里面还加了一些药材增加口感,真是回味无穷。”

     “是呢,就连忠老都说每天不喝一口爹爹炖的药膳汤,总感觉少了点什么,现在忠老身心俱佳,看着都有点返老还童之相呢。”

     “哼”这话无上皇不愿意听了:“那凭你爹爹那点手艺就能收服那老小子的毒舌?”

     “高祖父不只忠老还有我皇爷爷呢,他呀总是变的法子让父亲进贡些吃食。”又和周良天说道:“爹爹新做了一种美食,把配料添入鸡肚中包上荷叶涂上黄泥,再置火中煨烤,泥干鸡熟,剥去黄泥真是肥而不腻,鲜嫩多汁、阵阵药香,包包也学着做过的,虽不及爹爹做的美味,不过也能勉强入口。”

     无上皇坚着耳朵听他们谈论美食,心不正焉的走着棋,从前都没有听说过才不相信有那么美味,吧唧着嘴吃惯了山珍海味,喝惯了琼浆玉液,随着年纪的增长也是腻了,口味也越来越偏向清淡,听着是不错,周良天也被包包说的心动不已,忙叫来侍卫按照包包所说准备材料,无上皇还从中插了一句:“多准备一些我也赏脸帮你们尝尝味道好了。”

     小半个时辰后一声:“将军。”“哈哈哈二哥我们赢了。”无上皇耳朵还想多听些美食信息,听着欢呼声后举着棋子有些傻愣愣的盯着棋盘,包包也放松下来呼出一口气。

     “唉……”无上皇扔掉棋子:“真是好计呀,特意打乱我的思维,让我无心应战,输的真是心服口服呀。”

     包包含笑不语,这些所谓的美食对经常品尝的弟弟当然没有任何吸引力,但是对于尊贵的他们,平时享受珍肴就算隐于乡野也是种诱惑,他记得那年的曾祖父入府品尝后的大力称赞,就知道此方法一定管用。

     周义云握着柳絮的手坐了一夜,强迫甩掉脑中的回忆,他们相处的日子还很长,不用回忆来怀念,府里还少嫡女和嫡哥儿,还没给包包娶媳妇,孙子还没有抱到他相信柳絮不会舍得离开,他祈求了一夜,只要柳絮能醒过来他可以舍弃一切,退于渊中除去名份做一名乡野村夫,只要他能陪伴走完余生。

     王凡夫夫推房而入对视一眼,小芽放下水盆看着晕迷的主子,咬紧嘴唇不让自己流下一滴泪,王凡在旁劝道:“十一皇子,奴才帮您换衣吧,早朝时间快到了。”

     仿佛没听到没看到他们一样,一动不动自我隔离,李金气喘吁吁的闯进来:“十一皇子不好了,宫中传出太子昨夜晕迷至今未醒。”

     周义云用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李金:“你再说一遍。”

     “太子晕迷传出的病症和主子相差无几。”

     周义云狠狠捶向床板:“定有某人要加害他,结果却连累絮儿。”气势汹汹的走出房门就要进宫讨公道。

     “要去哪儿?”周忠走到他面前,开口拦住他。

     “进宫!”周义云没好气的回答。

     “平心静气地想一想,不要意气用事去做事,你此刻心浮气躁可是犯了大忌,刘熙带他去书房让他冷静冷静,记得,从容准备,处变不惊,泰然自若才能让对手方寸大乱从而露出马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