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不给
    清晨柳絮睁开双眼打量下四周,再次接受了身为哥儿的事实,看着旁边睡的四仰八叉的小胖子,感叹自家儿子,这么小就带着一股豪迈的气概,找个件素色长杉穿上身,跋步到院外的后花园中,踏在可通对岸的石板桥上,倚着桥沿向下望去,荷叶铺于满池,荷花含苞待放或亭亭玉立,淡淡的香与色,高贵、淡雅的美引人注目,而立于池上的凉亭想必就是原主落水之地,希望他能魂归他处,享受安宁自在的生活。柳絮看向花园的另一端,黄瓦盖顶的正房建筑,院中白石板路、廊亭相衔,远处的后院也是布局讲究气派非凡,整个府真是富丽堂皇,雍容华贵,就连自己所在的后花园都是枝繁叶茂,姹紫嫣红呀,再回头看看自己所居的院落,青砖青瓦,有些残旧的小院,看来地位真是个好东西。

     小芽牵着昨日又被赐名的包包,站在院门焦急的往外望,看着走近的柳絮连忙上前,包包周正嘟着嘴巴张开小手臂让抱,柳絮听从指令的当他抱起,手摸着他爹的脸:“爹爹,你真是的,怎么一大早就不见了,我和小芽好着急呢。啊……”拍了拍胖脑门,小手一摊:“爹爹是不是单独去那个锻炼了,怎么都不等包包醒来。”

     柳絮轻轻拍他的小屁屁,看着小芽,小芽只得低头为柳絮解惑:“将军说过主子不得过桥,所以……”

     “成,不用说了。”好脾气的柳絮待看到桌子上的清粥小菜时问道:“吃素?”

     “主子,这个月月钱余下的不多,只能委屈您了。”

     “他们送菜过来要用买的?”

     “是小芽去外面买的菜,回来自己煮的,主子您尝尝看看小芽的手艺是不是好了很多?”

     “嗯嗯,好吃,小芽的手艺真好。”包包连忙捧场。

     柳絮看着有些不安的小芽和那个用行动安慰他的包包,笑而不语低头吃饭,吃过早饭招来小芽,拿着代表身份的印章,问清后门的路线后,就要走出王府,小芽忙阻止:“主子,你要用什么小芽帮您买吧,您不能出府的。”

     “哼”柳絮冷笑:“堂堂的十一王妃都快饿死了,还不能出府找吃的?放心吧,他都不怕丢人,我怕什么。”说完大摇大摆出府去了。

     对旁人的侧目柳絮习以为常,如果在乎别人的目光自己早轮回千百次了,柳絮钻进打铁铺,画了一些零部件严格要求尺寸后盖上印章,明日取货,去了食肆定了一两的席面,要求每早、中、晚各送一份,月底十一皇子府结算,散步到中午从后门回院时,就见一婆子慌慌张张的在院门口走来走去,看到柳絮忙走过来:“唉哟我的主子,你怎么才回来,不得了了,小芽和小主子被沈姨娘带走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你是?”柳絮并没有接他的话,而是探着她的来路,这府里是明是暗自己还没了解清楚,防人之心更是要慎之又慎。

     “奴才是洗衣房的,一个时辰以前小芽送衣去奴才那里,奴才亲眼看到他被沈姨娘的人带走了。”

     “你知道她的院子所在吗?”

     “奴才知道。”

     柳絮急行到沈姨娘的住处,看着门口一个待卫,挑了挑眉,真是好大的架势,走上前被阻拦:“请留步,没经沈主子同意,小人……”话没说完,柳絮虚晃下右拳,突发左腿低踹向他的右膝处,右脚跳步,左脚猛踹对方腹部,待卫连闪身躲避,柳絮左脚落地借势反弹腾空跃起,左腿直踹向对方面部,当待卫被踹倒在地时,柳絮又一脚踹开屋门,只见小芽跪在大厅之中,旁边一婆子看到柳絮后竟又打了小芽一巴掌,正位上一女子端坐椅上,手端茶杯小口品着茶,柳絮走到小芽看前,看着他脸颊浮肿,面带笑容的问道:“谁打的?”

     旁边婆子看到他的“好脸面”回道:“柳哥,你这奴才没大没小的,婆子我今天帮你管教一番。”

     “啪”婆子啊的一声倒在地上,嘴角流出一丝血迹,品茶的女子抬头望向柳絮,柳絮视而不见,一脚踩在婆子的腹部,问道:“我是谁?”趴地的婆子摇摇被震昏的脑子,看向沈姨娘,“啪”又一耳光后,婆子回道:“您是王……王妃。”

     “看到本王妃,你要怎么样?”柳絮看着自己的手漫不经心的问道。

     “奴才参见王妃。”婆子手拄着地,晃悠悠的跪下。

     “嗯。”

     随后反手抄起就近的凳子,朝着沈姨娘砸去,沈姨娘没想到他有此反应,被砸个正着,头破血流的坐在地上,呆滞的看着柳絮,柳絮把凳子放下,坐在上面感慨这做工真是不错,横扫过屋内的丫环婆子,说道:“什么主就做什么位,我在这儿应该没犯什么忌讳吧,啧,这丫环婆子没管好,本王妃教你怎么管管,再怎么说我也是正的,下面的人管不住,这就是你沈姨娘的不是了,本王妃做主一起罚了。小芽,起来去找找小少爷,检查下如果伤了一处,每人切下一块肉。”

     小芽听到后忙起身跑到后堂,抱起抽抽泣泣的包包。包包看到爹爹委屈坏了,趴在柳絮怀里,呜呜的哭着,柳絮看着小芽摇头后,证明没伤着,才看着沈姨娘说:“想要孩子自己生嘛,抢别人的怎么养的熟,你看看一不小心,脑袋就破了,再不小心伤了脸面,可怎么争宠,将军也少了一位如花美眷,我呢真不屑对女子动手,今日只得麻烦坐在下面的凳子,长点记xing吧。”说完抱着包包,带着小芽离开了,瑟瑟发抖的丫环赶快跑过来,搀扶起沈姨娘,她甩开他们的手,怒道:“滚,都给我滚,一群没用的东西,”目光凶猛的看着门口:“柳絮你给我等着。”

     柳絮才不管他们会有什么动作,就怕不来不然多无聊,看着面前还在流眼泪的包包:“爷儿就要流血不流泪,听过没?”包包哼哼二声,柳絮接着说道:“看来你是不喜欢这里了,不然爹再送你去沈姨娘那里吧?”

     包包听完哇哇大哭,中气十足的嚎着,柳絮将他抱在怀里又问道:“那你哭什么?”

     “爹……爹爹,都……都不带包包出去。”

     “就为这?爹爹留你在府中,就是因为你是爷儿可以保护小芽,你看小芽被欺负,你只会哭?”

     包包看看站在一旁的小芽,咬咬嘴唇,绞着手指不说话。

     “算了,去面壁思过半个时辰。”

     “主子,不关小少爷的事”小芽忙跪下求情。

     “你也有错,你没分清谁是你的主子,我的人在别处被打骂,你说是不是很丢人,看你有伤就算了,一起去面壁吧。”

     “是,爹爹。”“是,主子。”

     看着一大一小面墙而立,感觉真是好笑,古人还真是实诚。

     柳絮夹了鸡腿分别放在包包和小芽的碗中说:“行了,别拉着脸了,今天是我不对擅自出府让你们受委屈了。”

     “不是的,主子,小芽不委屈,能跟着主子就不算委屈,而且主子也帮小芽教训他们了。”

     “知道就好。”

     “包包你呢?下次爹爹也带着你和小芽出去玩可好?”

     “好。”包包马上笑容满面,拿起鸡腿啃了一口:“好初。”

     “主子,这么多菜哪能吃的完呀,太浪费了吧。”

     “吃不完怕什么又不用我们付钱,王府这么大还怕付不起这几两银子。对了,今天报信的婆子是什么人?她说她是洗衣房的。”

     小芽想想才回答:“应该是王婆子吧,她人很好,我们的冬衣每年她都帮忙做的。”

     “嗯,去要过来,就说我说的。”

     小芽惊喜的问道:“主子,是真的?太好了。”

     柳絮好笑:“你不是说太多了吃不完浪费,那就叫一个帮忙吃好了,以后王婆子就在咱院当差,你也轻松些,她今天来报信被旁人知晓,她也受连累。”

     “嗯,听主子的”

     “哎哟喂,小祖宗你都胖成球了,你可少吃点吧,吃完出去和爹爹走几圈,别撑坏了。”

     “嗯嗯”包包赶紧又往嘴里塞了块肉后才说道:“听爹爹的。”

     几日后小芽慌忙的从外面跑回来,看到柳絮急呼:“主子,您快收拾一下吧,将军来了。”柳絮正抱着包包在看书,头抬也不抬:“他来他的,关我什么事?”

     “你好大的口气,平时规规矩矩的,本将军一出府,你就原形毕露了?要不是听沈姨娘和桃叶所说,本将军还不知道你的本事真是大呢?”

     柳絮抬头待看到那熟悉的娃娃脸时,怒火中烧放下包包,大步向前抓住对方的脖领,咬牙道:“怎么是你?”不待周义云回话,猛着把人往后一推,右脚放于他身后一勾,周义云反映不急,向后倾倒,柳絮骑在他身上,对着他的脸挥着拳头:“妈的,老子为了保护你才来到这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地方,你还有脸出现?”周义云挡着他的拳头虽然及时,但也挨了二下,大怒:“你给本将军下来,本将军要砍了你全家。”身边待卫听到叫声,忙过来拉起柳絮,柳絮拿出前几日部件组装好的弩,瞄准周义云的脑袋,扣下扳机时,似乎想到什么,忙转了一下方向,只见脱离弩的箭“咻”的一声从周义云的脑袋旁擦过钉在窗户上。周义云看着窗户上的箭,怒道:“你想杀了本将军?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你信不信本将军能抄了你九族,本将军用你保护吗?你这是爷不爷女不女的下作……”

     “咻”的又一声,房内花瓶映声落地,柳絮拉过挡在自己面前,小脸胀的通红的包包,又单闭着眼,瞄准目标:“抄我九族?包括你儿子在内?你敢说一声是,我就先了结你,管你什么皇子,将军,你可以试下。”

     身为周义云副将的李金却在打量柳絮手中的武器,看着二人的对质,大胆的走到窗边用力的拨下那支箭,打量下忙拉着周义云嘀嘀咕咕,周义云先是瞪大了眼睛,又瞄了下柳絮,低头又摆弄起那射出的箭,片刻后,坐到椅子上,摸摸脸,余光看到身边的待卫一副忍笑的痛苦样,瞪了一眼柳絮:“本将军人都来了,茶都没有一杯?”小芽忙奔出房屋去准备。

     “你想要见本将军,让下人通报一声就行了,非要这么大动干戈?”

     “我要见你?是,我以后看到你一次揍你一次。”

     “你……”周义云刚要发火,袖子被拉了一下,只得轻咳一声:“正儿?来父亲这里。”

     包包抬头看了一眼柳絮,柳絮把弩放在一旁,抱起包包坐在软塌上。

     “正儿,也是我的儿子,我看一下都不行?”

     “你已经看了,说吧,你来干嘛?”

     周义云又摸摸脸:“本将军回府听说……”

     “听说,我打了你的小妾,砸了你的爱妻,踹了你的待卫,删了婆子的耳光,所以你上门帮他们讨说法?我不管你是谁,害我的人是你,你还找我评理来了?”

     “我害你?是你父亲骗我再先。”周义云火了起来。

     “所以我就成受害者了?慢走不送。”

     “行呀,以为本将军想看到你似的,你把你的武器让本将军看看,那些事都是小事。”柳絮听完他的话,一挑眉原来这家伙伏低做小是为这个,单手拿过弩又打量下周义云,似笑非笑道:“这个可值千金呢,如果献给圣上的话……”

     周义云不耐烦的呼道:“给不给?”

     柳絮单手举起弩瞄准他身后的李金,眼看周义云很肯定的回道:“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