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部件齐全的哥
    窗户微微轻启,混杂的青草花香隐约传入室内,微风拂过床幔,隐约可瞧见软塌上一个头缠纱布的男子慵懒地斜倚,双眼微眯,脸色苍白,男子先打量了一下房内的古香古色,而后又垂眸摩擦着右手嫩白的手指,却已不见厚茧,苦笑一声,看来自己还是死了,不知道自己快要封存的档案上会不会注明,代号柳絮的特工,为公壮烈牺牲的字样。“吱嘎”房门被轻轻打开,柳絮双眼锐利的看向走入房间的男人。

     小芽关上房门,看到已醒来的主子,兴奋的奔上前,“主子,你可算醒了,您都昏睡一天一夜了。”说完拿起帕子轻拭流在颊间的眼泪。

     扶住额头,听着男人的哭声,额间传来阵阵的刺痛,柳絮忍不住大吼一声:“别哭了,吵死了。”

     小芽忙止住哭声,下跪哽咽道:“主子,息怒,你伤还没痊愈,都是奴才的错奴才不敢了。”

     柳絮皱着眉头,问道:“这是哪里?”

     小芽惊讶的抬头:“主子,这是将军府呀。您怎么不记得了?小芽这就去找大夫。”说完忙起身就要往外跑去。

     “站住。”柳絮止住他的动作:“过来,先回答我的问题。”

     “是,主子”听到主子的命令,马上规矩的站在床边,等着主子的发问,心中很是忐忑。

     “你说这是将军府?那本将军姓啥名啥,官为几品,为何受伤?”柳絮边发问,边打量四周看着略显陈旧的摆设,这将军混的也不怎么样嘛,看着小芽又要崩堤的眼泪,又吼了一声:“你一个男人哭哭泣泣什么样子,你再哭出来,本将军就把你流放了。”

     “主子,小芽还是去找大夫吧。”

     “快回来我问题”本就虚弱的身体,经过几声大吼,顿感奄奄一息,又要一命呜呼了。

     “主子,您……您是周将军的嫡妻—周柳絮。”小芽在柳絮渐渐冷厉的目光下,不自觉的发抖。

     柳絮消化着这句话的意思,嫡妻?妻子?手摸了下下ti,暴怒:“妈的,老子是男的……”

     “爹,爹”这时房外传出叫声打断了柳絮的话,房门被推开一小奶娃就冲进来跑到床边看了看柳絮:“爹爹,你总算醒了,快告诉孩儿,谁欺复你了,我去揍他,替爹爹出气。”

     看着面前大约四五岁的奶娃娃,虎头虎脑很是可爱,胖嘟嘟的脸颊可能由于长跑的原因现出一丝红晕,大眼睛里透着一股古灵精怪的劲,想必平时也是调皮捣蛋的主儿,圆滚滚的小身体,小长杉上别着各种,小刀小剑,背后还背着一把小弓,小奶娃看着爹爹不说话,撸了一把脑袋,奶声奶气的安慰道:“爹爹,别怕,正儿会保护您的。”拍着自己的小胸脯,又胡乱擦把脸上的汗:“爹爹说吧哪个欺负您,正儿都准备好了,替你揍他。”

     柳絮抖着手指指向房外:“你……你先出去,让我冷静一下。”小芽忙抱着奶娃走向房外,一边走一边轻哄着:“小少爷,你乖乖的,主子刚刚醒来,身子还很虚弱着,你先出去自己玩会,一会儿再给主子问安。”

     柳絮看着独自一人回屋的小芽愣愣的问:“他叫我爹?”

     小芽已看明白了,想必主子是落水时磕坏了脑子,想不起以前的事了,主子一直不受宠,可自己却是很心疼的,“主子,小少爷是您的儿子,您这一病小少爷吓坏了,在床前守了您一整晚,天亮才被奴才抱回去,刚刚醒就来看您,主子,他是您亲生的,您可不能再委屈他了。”想想以前主子对小少爷的冷淡,小少爷对主子的依赖,小芽心中一阵绞痛。

     “我亲生的?等下,这个周将军是女的?”

     “不是的,不是的,周将军是爷,而主子才是哥儿,小少爷是您生的,我亲眼所见。”

     “那个,你是?”

     “奴才小芽。主子,你是不是忘记以前的事了,哥儿脖子上都有标记的,爷没有的……”

     “小芽你也出去吧。”

     待小芽出门后,柳絮从软塌爬起来,低头看了一下这副身体弱不经风的软弱样,又奔到镜子前,除了头上缠着的纱布,五官和前世一模一样,前世就特别讨厌自己妖媚的长相,特别那双眼角上挑的眼睛,在工作上产生了诸多不便,不想这个样子又跟到这里,下压领口就看到颈动脉处犹如刺青似的火红火焰的标记,愤怒的将镜子扔在地上,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来在这里,不仅屈于他人身下,还能生孩子?这还是男人吗,这他妈的是妖怪吧。

     留守门外的小芽和小奶娃听到响声,连忙推开房门,小芽扶着倍受打击的柳絮坐回软塌,一声也不敢吭,只是着急的上下打量着,小奶娃还背着满身的行装,惶恐不安的咬着手指站在门边,柳絮看着小奶娃想到自己小时接受训练,对着对手那副畏敌如虎的心情,惴惴不安的生活。向奶娃招了招手,待奶娃走近后,柳絮抱着他沉颠颠的小身体,吃力的搂进怀里,拿下他咬着的手指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奶娃眨眨眼睛,甚是不解,但还是认真的回答:“爹爹赐名孩儿周正。”柳絮听完笑了,摸摸周正的胖乎乎的脑袋,想着以前自己的名字也叫周正,这就是所说的“缘”?刚解下孩子身上的一把小剑,周正便扭着小腰,不愿意,小大人般的挺了挺腰背:“爹爹,不能解下,这是武器,我还要替您去讨说法呢?”

     “你才几岁?还讨说法,连自保能力都没有的小娃娃。”

     周正听到自家爹爹质疑自己的话,鼓着脸蛋,噘着小嘴,回道:“正儿已经5岁了,是大人了。”

     “好好,小大人。”看似不经意间的扫了眼孩子的颈部,松了一口气道:“正儿记住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还小要学会宽恕待人,爹爹会自己解决这件事,正儿只要健康快乐的长大就好。”点了点周正噘起的小嘴巴问道:“不相信爹爹?”

     周正偎依在柳絮的怀中,胖爪子紧紧环住爹爹的腰,小脑袋蹭了蹭:“正儿很相信爹爹,爹爹最厉害。”

     把昏昏欲睡的小周正放在床上,柳絮负手而立的看向窗外,对着身后的小芽说道:“讲讲这里的事吧,以前的事不记得了,既来之则安之,怎么也要了解一下。”

     小芽听不太懂主子的话,此时的主子气宇轩昂,不同于平时长吁短叹、杞人忧天的样子,虽有疑问,但小芽还是清清嗓子讲起了这个柳絮认为的诡异空间。

     这时为大周朝(非史书记录),这里的人类为三种种族,一为爷儿定义为真正的男子,建功立业,光耀门楣;二为女子;三为哥儿,这类种族地位很尴尬,身体不及男子强壮,不比女子柔美,外表虽是男人,却能生儿育女,因有女子的存在,此类人并不受重视,如果身为官家子弟或是富户之家还能温饱一生,不然就会卖做奴役,柳絮娘家爹为礼部尚书柳冠忠,6年前柳絮嫁于十一皇子周义云,此人虽贵为皇子却骄傲自大,品性冲动,虽被封为武将军却是有名无实的虚官,周义云本是要娶柳絮的姐姐—柳月,而柳冠忠却舍不得家中的独女,决定柳絮代嫁,待周义云洞房酒醉清醒后,事以成定局,本就不是圣上赐婚,只能吃得哑巴亏,新婚一月后柳絮便被送到后园此处所居的院落,虽挂嫡妻却也如十一皇子一样有名无实。就连产下的嫡子周正都不被重视,仿佛就让他们几人自生自灭般,此次柳絮受伤也是因为在花园凉亭中自叹人生时,被府中一小妾找些理由推入荷花池中。听到此处柳絮啧啧二声,小妾对嫡妻,嫡妻惨败,什么世道。

     午时院中来了一婆子,小芽看到后忙报柳絮:“沈姨娘来接小少爷去她院中吃午饭了?”

     柳絮怀抱周正,不解:“为何要去她院中吃饭?”

     “小少爷自满三岁后,主子就允许小少爷去沈姨娘处用饭。”

     “是我要求的?还是她求的?”

     “沈姨娘求主子的。”

     “出去告诉那婆子,让她转达沈姨娘以后正儿不去了。”

     “主子,这……”

     柳絮捏着自己儿子的小胳膊小腿,漫不经心说道:“去回了就行。”

     小芽出门回绝了婆子后,不解的看着柳絮:“主子,是不是发现有什么不妥?”

     “那位沈姨娘可有生育?”

     “有一女儿。”

     “软刀子杀人可不见血。”说完又捏了一把小胖子周卫胖嘟嘟的脸蛋:“小芽你自小就和我一起,想来也受了不少委屈,以前就算了,以后凡事都不用多想,听我的就成。”

     “是,主子。”小芽高兴的回道,自已的主子他很是了解,为人善良心又软,不然也不会被家中小姐一哭就代嫁过来受苦,不过以后主子都是这样有主意的话,主子,小少爷还有自己这个小小的奴才会生活的更好。

     柳絮看着小芽拿着小篮子在那里缝缝补补,很是别扭一个大男人做这事,不会太丢人?什么爷儿、哥儿的,只要自己部件齐全,管那些说法干嘛,刚要教育小芽,就听到由走及近的脚步声,柳絮由于工作关系,警觉很是敏锐,看来这三四位中应该有一位是至原本受伤的罪魁祸首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看着自行进门的人,长的是不错,瓜子脸柳叶眉杏仁眼,小巧挺立的鼻子,樱桃小嘴可惜是男子,不,和自己一样是个哥儿,从哥儿的角度讲,这长相和自己差远了。

     “柳哥,你看看你这地儿,真是破旧不堪,瞧瞧这脏的,进来连个通报的人都没有。”一脸的鄙夷,拿着丝帕捂着口鼻,小芽见来人忙让座:“桃主子,快请坐。”

     “唉呀,你离我远点吧,真是晦气,柳哥我这次来呢,是给你赔个不是,我只跟你开个玩笑而已,谁曾想你那么弱不经风就掉下去了。”说完还呵呵笑着。

     小娃娃一听不愿意了,从柳絮怀中蹦下来就打算向前冲,柳絮一把抱住他,放在旁边的凳子上,慢慢解下包在额头的纱布,而后熟练的包裹过右手,抬头目光锐利的看向来人,上前一步右手成爪型紧箍住对方的脖颈,托抵到墙上,微眯着双眸,狠厉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桃叶看着面前这副凶神恶煞的脸,愣住了,他带来的奴才看到此景,马上要上前阻止,待见柳絮寒气袭人顿时毛骨悚然不敢上前,柳絮右手又用了几分力,再次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嗯?”桃叶挣扎着推拉箍住自己脖子的手,可对方却闻丝未动,越是挣扎越是用力,桃叶惶恐的睁大双眼:“放……放手,我……我错了。”

     柳絮听见此话,右手一甩将人扔到地上,而后像无事发生一样,坐回凳子解下纱布,他可不想在对方嫩白“可爱”的脖子上添上自己的指印,那太破坏美观了,待伏地的桃叶剧烈的咳嗽声渐轻后,柳絮蹲在他面前,指尖捏住他的下巴提醒道:“这是我地盘,以后再想进来挑事先颠颠自己的份量,这次只是警告,下次能不能这么齐整的出去,我就不敢保证了。”

     桃叶惊慌失措的看着柳絮,抖着声音:“以……以后,不……不会了。”

     “滚吧!”

     看着被搀扶走的不知道是何地位的小妾,柳絮端坐在椅上,看着小芽的目瞪口呆,他也不想解释什么,送上门找打还不教训,成何体统?小胖子周正兴奋的大叫,抱住他爹爹的腰:“爹爹,那招太厉害了,教我吧。”

     “教你?”柳絮上下扫瞄下这个五短身材,抽了抽嘴角。

     小胖子马上笔直的站立在他爹身前,挺直腰板,板正脸部表情,如果不是那突出的小肚腩,到是有一种飒爽英姿,拉过小胖子抱在怀里,把他的小胖爪举起瞧了瞧:“啧啧,瞧你胖的,手上都有肉窝窝了,这胖胳膊胖腿的,你都五岁了还像胖藕节似的,切下来能炒二天了,你和小芽一起和爹爹锻炼吧?”说完又嫌弃的搓搓他的胖脸。

     小胖子才不理会他爹的嘲笑,挺直小腰板搂住他爹的脖子,叭唧啃了一口:“爹爹,我最喜欢你了。”

     “有多喜欢?”

     “就像喜欢肉那么喜欢。”说完还紧握小肉拳挥了一下,证明自己说的话很真诚。

     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屋内的人都忍不住笑了,柳絮决定就为了这个同名叫自己爹爹的娃娃也要知足的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