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章
    柳絮等呀盼呀府门口一下午逛了几次也没看到下发的圣旨,这种急迫的心情又不能向人倾述,儿子大了不能抱,就抱着周过迷迷糊糊半梦半醒,梦中周义云上午成了太子,下午就变成阶下囚;他穿着明黄太子服留在宫中,不曾再踏进十一府,留下他们孤儿寡“爹”,刚刚睡的踏实点,就被摇醒睁开眼睛一瞧,周义云笑嘻嘻的看着他,柳絮还以为在梦中,翻身打算继续睡,周义云微愣,媳妇不是应该搂着他,高兴的又亲又抱吗?对自己不理不睬是何意?

     柳絮感觉到脸上的痛感,睁开双眸看着眼前没消失的人,试探的问了句:“周义云?”

     “絮儿,跟爷儿过来别吵醒孙子。”周义云扶他下了床到了大厅,又倒了杯清水让他清醒些。

     柳絮先紧盯着他,又左右看看后才靠近小声问道:“昨天听包包说你当太子了?”

     周义云摇头晃脑得意洋洋的回道:“父皇不只封了太子,还把母妃封了后。”

     “不对吧,”柳絮继续对他耳语:“我昨天从午后等到天黑都没有看到宫里下旨呢,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周义云捧着他的脑袋狠狠亲了一口,媳妇这可爱的性子还是第一次看到,稀罕的紧:“我今天要拜完列祖列宗,接了太子印后,才算真正的太子,现在只是父皇口头册封。”轻轻掐了掐柳絮的脸蛋:“宫门刚开我就跑回来了就怕你惦记,一会儿还得赶回去,这几天会很忙,父皇定好了日子三天后就得搬进宫。”

     “三天?这么急?”

     “咳,是有点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絮儿,府中的事你看着办这带谁不带谁你作主就好,但是忠老你一定要想办法说服他同进宫,他年纪大了一人独住宫外我放不下心,而且我能当太子,也是忠老的大力举荐,把他丢在宫外我不是成了忘恩负义之人嘛,你还要记住一点,今天千万别出府。”

     柳絮莫名其妙的:“我平时也很少出府好吗?”

     周义云搂着柳絮的腰,神精认真的说着承诺:“絮儿,我定不会丢下你,还会帮你争取本就属于你的名号。”

     柳絮挣脱他的怀抱,愁眉苦脸说出心中所想:“初听你当了太子我还挺高兴的,后来静下心想想又感觉不踏实,父皇这样不声不响、突如其来就选了太子,让人措手不及的,这不平之人后续不会反弹吗?我是越来越不明白父皇所行之意了。”

     “父皇可是有意为之,不然忠老也不会出现在朝堂之上,大哥被关,二哥在东周,三哥、八哥处处被父皇打压,四哥、九哥无心朝政,六哥七哥难成大气,现在的形势除了我谁能当此大任,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唉,还在考核阶段。”

     “可是据我所知争权争位都是轰轰烈烈去争取,血雨腥风、勾心斗角十分惨烈。”现代所知的八王之乱、九子夺嫡不仅毫无兄友弟恭,简直视若仇敌,最后进阶成互相残杀并祸其家人,像他这么简单真的没有后顾之忧吗?

     周义云目瞪口呆探探媳妇的额头:“你是不是做恶梦了?都从哪里听来的?”

     “难道不是吗?”柳絮甩掉他的手,有些不满的问道。

     “想要争也要看自己的实力,及握在手中的权力,大周四方军力父皇握有三方,不排除有为母妃放手一搏的,但是母族势力大的哪位不被父皇打压,况且帝王退位后她们还可选择退路,含饴弄孙、安享晚年,这也是历代帝王禁止后宫参与政事的原因,当他们隐退之时妻儿也得了安生之处,百善孝为先他们在做事以前也得想清楚,他们母妃会不会因为他们失足万劫不复、粉身碎骨。”

     柳絮狠狠的敲了下脑子,真是关心则乱一切可是听说,而现在的朝代才是亲身参与,他怎么忘了这里的制度呢,自己看过的史书也有轻松继位的呀,比如乾隆帝,竞争者只有一人,还被雍正给压了下去,前面的年幼死伤自动遗忘,当然他身得康熙喜爱也是有一点的。柳絮又细细打量眼前人,这脸不只长的好还遗传给了两个儿子,真是天意吗?兵来将挡水来土淹,都走到这一步了还怕什么呢,柳絮立正站好打着军礼,中气十足道:“保证完成太子下发的使命。”

     已过拂晓安抚好媳妇周义云又急匆匆的赶回宫中,此刻柳絮心情放松了优哉游哉、闲庭信步,打算利用晨练时间怀念下过往。

     周义云雄纠纠气昂昂接下诏书,第一次近距离站在列祖列宗面前,满脸笑意念的宣誓词,被正了名后人家也不劳他人之手,自己抱着太子印摇头晃脑的跟着周玉皇走到正殿。

     看着这个乐呵呵的儿子,周玉皇哀叹一声:“也不知道大周的历代先皇,会不会怪朕把太子之位交给了只会傻笑傻乐呵的皇子。”

     周义云不愿意,梗着脖子狡辩:“父皇,您真是错怪儿臣了,只是想给长辈留个好印象嘛,儿臣多笑笑祖宗们心情也好不是?”

     周玉皇番个白眼,真是搞不懂这些想法他是怎么琢磨出来的,行事乱七八糟,没一点章程真是不只长相相似呢,定了定神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户部?”

     “全凭父皇做主。”

     出了正殿周义云无语望天,父皇需要那么着急吗,一定要马上上工吗,他还想出宫看看呢,没银子进账媳妇儿子怎么养,朝堂上地位渐长,家人眼中一落千丈,让他们知道以后都要靠包包的俸禄养活太子宫的人,唉……一走进户部周义云的精神头又起来了,扶起老七说出不满:“七哥,你这是干嘛,我们兄弟二人不用那么多礼。”

     “太子殿下这不合规矩。”

     看着老七一副俯首称臣样,周义云感到碍眼的很,拉着他走到一旁:“七哥,弟弟能当这个太子也多亏了您的举荐不是,这份情弟弟记在心里忘不了,您看弟弟初来驾到到户部,您可有什么指教?”

     老七看他一如往常的嘻皮笑脸说道:“你现在是太子,就要有太子的气派,看你现在的样子哪里像呀。”

     “七哥,您别老气横秋的,说说呗,这里可是您的地盘。”

     老七将周义云请进了办公房,喝下半杯茶后指指这间房:“这才算是我的地盘,最初来户部我也像你一样,满心欢喜想做出一番作为,你瞧瞧外边那些老臣子,一起跟着父皇走过来的,表面对我们这些皇子恭敬有礼,实际顽固的很,开始七哥我也是想快刀斩乱麻,不服我就告御状,他们又联名上书告老还乡,最后我倒得了训斥父皇说我无能,不能服众。”

     “啧啧,”周义云满脸不屑:“七哥,真不怪弟弟说你在这儿这么多年了,你就没发展点自己人?”

     “你当他们傻呀,想保住位置便宜各自子孙,首先就是排除异已,七哥也不多说,你很快呀就懂了。话说太子……”

     周义云斜眼一瞪:“私下我是你的十一弟,七哥你再这么多礼,咱俩没法正常交谈了。”

     “好,十一弟,你刚当了太子怎么朝户部下手?”

     周义云神色威严勾着老七的肩膀:“七哥,现在国泰民安,不把户部看在眼里,可是我们不得不防,说句难听的话,起了战事提交不了军需,后果不堪设想,在东周时我就对兵将得的粮饷心生不满,不设身处地怎能了解内部运作,七哥咱兄弟一起治理治理?”

     “你说这些七哥自是懂得,”看着眼前的弟弟,微笑的说:“你还挺聪明,六哥不向着你说话,你就把老十二安排在礼部和他平分秋色,现在又来户部和七哥分一杯羹?”

     “七哥,说什么呢,”周义云紧紧勾肩膀的胳膊:“弟弟是不忍看你一直埋没在此,咱兄弟真有一番作为了,也能入了父皇的眼不是?”说完哈哈笑了两声:“七哥不是很早就应该知道弟弟聪明吗,不然也不会推荐我当太子了。”

     老七也少了拘谨,实话实说道:“你以为只有你怕四哥吗?你可能都不记得了,小时你被罚踢毽子,我就被罚跳绳,”想想过往老七无奈摇头:“折磨呀,我一看四哥都向着你了,我也不想自找苦吃跟着呗,你也知我一向中立平庸,选谁不是选。”拍拍这位和自己不是很亲近的十一弟弟,鼓励道:“竟然当了就要当好,三任太子中,七哥还是看好你的,不求你像父皇那样英明神勇盛世明君,但也要做个仁者,利国利民。”

     周义云感动了总算说出几句和他心意的话,他放下姿态说道:“七哥,弟弟一定牢记您所说的话。”

     “行了,和七哥说说你的想法。”

     周义云侃侃而谈将所想事无巨细一一说明,老七也在旁听着啧啧称奇,这个老十一还真是不简单呢,偶尔也说些自己的看法,两兄弟不谋而合,下定决心大刀阔斧大干一场。不做不知道,实行起来真是莫明其妙,就像老七说的那样,他往户部老臣面前一站,各个阿谀奉迎、卑躬屈膝、诺诺连声,一提改革户部那叫一个忠言逆耳,更有言称自己对大周朝一直报有赤诚之心,对周玉皇忠心耿耿,不想临老了被嫌弃江郎才尽,要给旁人让位置了,要想改革可以,拿出方案来让他们这些老臣心悦诚服。哥俩觉得施展才华的时刻到了,通宵达旦交出一份自己满意的答卷,结果对方只是瞄了一眼,评论两字荒谬。

     周义云怒了训道:“一直守着老旧思想,不知进取只会守着一亩三分地,顽固至极。”

     老十一比他七哥有进步,老七是去告别人,而老十一成了被告,才当了几天的太子就被弹劾,也算史无前例了,户部大臣委屈至极:“太子不听旁人意见,一意孤行并辱骂大臣,老臣当职几十年一直奉公守法,怎能招人如此诬陷。”

     老七目不斜视这些过程他都经历过,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其他文武官也想明白了,刚当上太子不向兵部伸手,却改向户部原来是去得罪人的,老十一握紧拳头,真是不参与其中也难知道当中的难处,当时还给十二出主意呢,难怪效果不显著,扫了一眼撇嘴的周义风,看来也是过来人呢,老虎不发威还真当他是病猫了,上前一步向周玉皇说道:“父皇,儿臣在东周时亲眼所见当地百姓生活的疾苦,而户部官员只管每天舒服的签个到,无所事事还自以为天下均是欣欣向荣,百姓日进斗金,儿臣提议不如下发几人到各地,让他们也亲眼看看以实物为准。”

     “圣上,老臣们一直集思广益、鞠躬尽瘁……”

     “忠言谁不会说。”周义云懒听他们的费话,针锋相对道:“就如你们自说的孜孜不倦,那么我问你们大周所记录的疆土、田地有几册,放在什么位置,赋税、粮饷每年都下发多少,兵将拿到几层你们可有了解?你们是户部老臣答不出来就是失职,不学无识贻笑大方!”

     “你们可能答出太子所问?”周玉皇神色威严,目光从容看着下跪的几位老臣。

     “圣上,老臣自知年老体弱,请圣上成全让下官这些老家伙辞去官职,告老还乡。”

     周义云和老七对视一眼,七皇子出例:“儿臣请父皇看到他们为大周朝鞠躬尽瘁大半辈子的功劳上准了他们所愿之事,会试将即考生来自四面八方,更会了解民生,不如从中选举人才添补空缺。”

     “准。”周玉皇一声令下,为这些顽固的老臣职场生崖画上句点,坚守本分是好事,不思进取也不可取,一代代的万象更新,跟不脚步必要淘汰,新人换旧人自然规律。老臣子也明白此言一出必不能再收回,只能恭敬扣首,谢主隆恩,文武官心中大惊,这是要改朝换代的节奏吗?

     老七和老十一这两个胜利者懒理他人巡视的目光,继续发挥他们刻苦耐劳的精神回到户部,大门一关原形毕露,老七上前就是一巴掌:“十一弟,干的好呀,你怎么知道他们会用这一招。”

     周义云呷了口茶:“七哥你不是和弟弟说过了,他们惯会用以老卖老来说事,他们年纪大了哪有那个精力天天翻看那些文册,这呀也是弟弟占了便宜,能用东周来说事,要是你呀还真没有实例做说法。”

     “十一弟说的对,你问那些七哥都不晓得,吓我一跳真怕父皇也询问我。”

     “七哥,这是你的地盘人才你来拉拢,所行之事咱兄弟商量着来。”

     老七看了他几眼问道:“你就没人介绍?”

     周义云晃晃脑袋,得意的显摆:“我手下是有一名大才之人,不过我可舍不得让出为你所用。”

     “十一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才可不能被埋没了,也得让他重见天日。”

     周义云点点头,瞄了老七一眼正合他意呀,如果不是怕七哥心里有疙瘩,他何必拐弯抹角。